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討論-第1028章 承哥:你到底還有多少小馬甲展示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小說推薦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贺一渡忽然觉得林霜不愧是能和顾芒成为生死之交的人。
他长腿有些憋屈的坐在小椅子上,看着面前小桌子上煮着的黑色砂锅的麻辣小串:“……”
一次性纸碗,廉价的一次性筷子。
处处都透着“廉价”两个字。
周围还有小情侣和小夫妻一边聊天一边吃,都挺开心的。
贺一渡发现自从碰上顾芒跟林霜,他们几个真变得挺……接地气的……
两人都长得几位扎眼。
旁边有小女生拿着手机偷偷拍照,贺一渡只是淡淡看一眼,没说什么。
林霜知道贺一渡这样的大少爷可能看不上吃这种饭,就把啤酒拉环拉开,砰的一声杵在他面前,“不想吃就随便喝两口。”
贺一渡掀了掀眼皮,最终端起一次性纸碗,给自己夹了几片一看就很假的牛肉卷。
“你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的。”贺一渡说,吃了一口,肉质很差,还又辣。
“我哪儿都能去。”林霜大卷的长发随意绑着,在锅里捞肉。
贺一渡吃了口,有点儿辣的受不了,喝了口酒。
看着她吃的嘶嘶抽气还停不下来的样子,“少吃点儿,垃圾食品,对身体没好处。”
“我知道啊,垃圾食品。”林霜抬起头冲他笑,唇很红,有些妖,“但是香啊,就像渣男,虽然渣,但是香啊,谁不想和渣男谈场恋爱呢,就像谁不爱吃垃圾食品呢?”
贺一渡:“……”
林霜看着贺一渡无话可说的样子,笑容扩大,低下头继续吃。
“你,”贺一渡忽然出声,“还挺了解这些东西,亲身经历过?”
和渣男谈恋爱?
林霜挑眉,“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贺一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金丝眼镜遮住的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再给你要盘肉?”
“行。”林霜继续跟锅里煮的特辣肉丸战斗。
两人在这边吃了两个多小时,小桌子上堆满了啤酒易拉罐。
虽然林霜说她请,贺一渡不可能让她买单。
照着她的喜好给全场买了。
以至于两个人走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都在用“这两个人是疯了吗”的眼神看着两人的背影。
下了马路牙子。
贺一渡看着林霜的侧脸,很君子的和她保持着一点距离,“心情好点没?”
他说着,自己走到了左边,让林霜靠里走。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起點-第1028章 承哥:你到底還有多少小馬甲推薦
林霜点头,“吃饱喝足,还有啥事儿过不去。”
她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发现只剩两根,前边正好是便利店。
“我去买盒烟。”林霜往便利店走。
贺一渡跟上她。
最后进了便利店,林霜又抱了几瓶啤酒,和烟一起结账。
贺一渡把手机付款码递给收银员。
收银员目光不断在两人之间暧昧的来来回回。
拿了塑料袋装好东西,两人离开便利店。
对面商场大屏幕上在放电影,林霜走到台阶那边坐下,单手开了罐啤酒,一边看科幻电影,一边喝着。
贺一渡也没嫌弃地上脏,就这么安静的坐在她旁边。
还是很克制的和她保持着礼貌距离,“别喝太多,一会儿回不去了。”
林霜五指扣着易拉罐,其实刚才吃的时候已经喝了很多,这会儿看着电影眼神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但能感觉到贺一渡是他们三个里头唯一一个没有崩人设的。
跟传闻中的一样,温文尔雅,待人有礼,“贺一渡,以后你公司有啥项目需要帮忙,我不收你钱。”
闻言,男人笑了笑,“该给还是要给,不能让你白做,要不怎么跟那位姓顾的交代?”
林霜想了想,也是,顾芒怎么可能看着她白做。
她“哦”了声,心里仅剩的那点戒心都没了。
都被贺一渡尽收眼底。
林霜捏瘪喝完的易拉罐,又开了一瓶,灌下去一口,望着对面商场巨大的电影屏幕,“这电影还挺好看。”
一个小时后,又是一堆捏瘪的易拉罐。
林霜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来,“爽!回去了。”
起的有点儿猛,她似乎没站稳,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摔倒。
贺一渡伸手想扶,却发现她又站稳了。
“我收拾垃圾。”林霜喝酒不上脸,人看着是正常的,弯腰就要去把瓶子都收拾了。
结果头重脚轻,人往下栽,反射条件的用双手撑着地。
贺一渡见她这样,伸手握着她的肩膀把她扶起来,沉着声,“站稳,我来收拾。”
易拉罐装袋子,然后扔到可回收垃圾桶。
回头,林霜狐狸似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
人醉了,贺一渡确定,但他不确定林霜喝酒有没有断片的习惯。
他走过去,“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林霜思考了两三秒,才开口,“我住W酒店。”
“走吧,我送你回去。”贺一渡打量着她,“能走吗?”
林霜反应慢半拍的点头,“应该可以。”
贺一渡嗯了声,也没扶她,只是让她走路里边。
“你未婚夫怎么回事?”他状似不经意的问。
林霜双手插在外套兜里,低着头,一喝酒,再加上贺一渡今晚给她印象不错,话也多了起来,“就那么回事儿,小时候我妈给定的,都不知道人现在长什么样子。”
“很久没见了?”
“是啊。”林霜点了根烟,“有,一二三四……年,反正挺久的了。”
贺一渡脑子里似乎有根弦就这么松开,“这么久,你敢跟他结婚?和陌生人没区别。”
林霜笑笑,“我是不想嫁,有人想啊,偏不给她腾地儿。”
她用一种报复的语气说。
贺一渡没听懂这个“她”指的是谁。
他的注意力全在林霜那句“我是不想嫁”。
……
W酒店离这边不远。
十分钟后。
贺一渡的车停在W酒店门口,看向旁边的副驾驶。
林霜安静了一路,这会儿酒意似乎有些上头了,眼睛都稍微眯着。
贺一渡不知道她能不能顺利回到自己房间?
“到了……”林霜看一眼酒店前面挺有气势的门头,推开门下车,留下一句,“谢谢师傅。”
贺一渡:“?”
这是把他当司机了?
贺一渡看着她进了酒店,人不太稳,走的晃晃悠悠。
他摘下眼镜,胳膊搭在车窗上,想到她说的话,嘴角扯了扯,“原来是这种未婚夫。”
还以为感情多好呢。
等林霜的背影消失在酒店里头好一会儿,他收回目光,心情不错的发动车子。
这时候,余光瞥见副驾驶上脚底下的黑色背包,他愣了愣。
林霜的。
贺一渡拿出手机,给林霜打了个语音通话。
那边接的有点慢,“林霜,哪位?”
男人道:“贺一渡。”
林霜在那边跟门较劲,使劲拧,也拧不开,“贺一渡,你走了没?我回不去了,我快忍不住了,我想吐……”
砰砰砰按门把手的声音传到贺一渡这边。
他看着她的包,就知道房卡可能在里面。
这时候,那边传来酒店员工严肃的声音,“这位小姐,这是1608,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林霜身上酒味重,被误会走错房间了。
但堂堂影盟的元老九尾,就算喝醉了,怎么可能连自己住哪儿都不知道。
贺一渡立刻拿着包下车,直接进电梯上1608。
他到的时候,林霜正在跟工作人员争执。
“我就在这个房间住。”
“这位小姐,您若是房卡丢了,请拿着身份证跟我去下面登记。”
“我……”林霜喝酒太多头疼的不行。
“身份证也丢了?”工作人员道:“那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也行,稍后我们给您报警。”
“不必了。”贺一渡走过去。
工作人员转头。
贺一渡把包给林霜,“找你房卡。”
林霜接过来在里面一通翻,还能认出房卡,拿了出来。
工作人员见状,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两位早点休息,有事打电话给前台。”
贺一渡点头,目光看向林霜,她把卡对着门把手下面一直蹭,半天打不开门。
真的喝挺多的。
贺一渡从她手里抽走门卡,滴的一刷拧开门,“进去。”
林霜拎着自己的包,身体左摇右晃的走进去。
贺一渡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一进去包扔在地上,走到床边把自己砸在床上,就不动了。
他沉默了几秒,扫了一圈房间,看见桌上一些小包茶叶还有小袋蜂蜜,走过去。
给她泡了杯解酒的蜂蜜水,他端过去,“林霜,喝水。”
对方还有反应,听到他这句话,坐起来,接过水杯像喝啤酒那样灌。
“别喝那么猛。”贺一渡说。
喝完一杯,林霜把杯子给他,贺一渡刚接到手里,就见她用力捂住了嘴,含混不清的说:“我想吐……”
站起来就要往洗手间冲。
结果人起的急,撞到贺一渡身上,又摔了回去,死死捂着嘴。
贺一渡见状,立马放下杯子,抱起她大步走向卫生间,还不忘低头威胁,“忍着,你要吐我身上我今晚就——”
话还未说完,林霜呕的一声。
贺一渡整个人僵在原地,“……”
混杂着晚上吃的辣串还有啤酒尽数吐在他胸口。
怪异的气味冲进鼻子里。
……
会所这边。
十一点左右,大家就准备散场各回各家。
秦放手气好,今晚赢了不少,人神清气爽的,走到季衡跟前,“老贺呢?”
季衡道:“有事儿走了。”
秦放皱眉,这还是第一次贺一渡提前走,也是第一次没跟他打招呼。
啥情况啊?
最近他们手里没啥事,贺家也没啥事啊。
云陵穿好外套,看着他们,“你们见林霜了没?”
一群人摇头。
季衡道:“林小姐出去接了个电话,就没回来。”
云陵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林霜走不跟他说一声。
秦放脑子忽然闪进来什么,脸色惊恐的看向季衡,“他俩是一起出去的吗?”
季衡想了下,“差不多吧。”
云陵也反应过来了。
立马拿出手机给林霜打电话。
那边接的很慢,接通了,一道男声传过来,“喂?”
这声音格外熟悉。
云陵心里咯噔一下,控制着声音,“贺一渡,林霜呢?”
那边,贺一渡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呕吐物,再看看脱了脏外套躺在床上的林霜,“她睡了。”
“贺一渡!”云陵咆哮,“你把林霜怎么了?!”
贺一渡被吼的拿远了点手机,随后又挪回来,“喝多了,我送她回来,她没事。”
“林霜喝多了,你怎么会在她身边?!”云陵是真的炸了,今天刚送他家老大结婚,现在还要再搭上一个人给赤炎,他绝对会被气出脑溢血!
贺一渡穿着脏衣服难受的不行,没再废话,“她没事,挂了。”
云陵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忙音:“……?!”
秦放在云陵叫贺一渡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天崩地裂怀疑人生。
老贺跟有钱小姐……
那他咋办?
他没有伴儿了?!
云陵气的恨不得提刀去砍了贺一渡,盯死了手机,“操!”
秦放闻声,看向云陵,发现了一位同是天涯沦落人,悲痛道:“小花,就剩我们两个了。”
云陵被外界戏称影盟“外交花”。
冷不丁被秦放叫小花,他脸都黑了,“花你妈。”
……
这边。
林霜只是外套上沾了呕吐物,脱了,里头没有。
贺一渡只穿了件衬衫,这会儿全脏了,人想走也走不了。
他叹了口气,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浴袍穿上。
一边系浴袍带子一边走出来,抬眸,就看到林霜坐在大床中央,一瞬不眨的盯着他,那张妖媚的脸上此刻多是冷艳。
贺一渡:“……”
怕她误会什么。
贺一渡思索着解释,“衣服被你吐脏了,一会儿我助理送衣服过来我就走。”
林霜没说话。
贺一渡继续道:“你睡吧,明天起来再洗澡。”
“我要喝水。”林霜命令式的。
贺一渡给她倒了水,看着她喝了,“你睡吧,我走的时候会给你把门关好。”
他放下水杯,拉开被子,让她躺进去。
贺一渡要给她关大床区域的灯时——
“贺一渡。”林霜忽然出声,看着男人转过头,她侧躺着,盯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来,“你知道我在床上有多厉害吗?”
闻言,男人脑子里嗡地一声:“……”
林霜长得漂亮,人也开放,交过男朋友,甚至有过亲密行为贺一渡不意外。
但这是之前,以后她没机会了。
“怎么厉害了?”贺一渡以为她在邀请,坐在床边,眼神已经是深不见底的黑,反问。
林霜笑着说:“我可以玩着手机,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一天。”
说着,她眉眼微挑,一脸你看我厉害不的表情。
贺一渡:“……”
血液里有些冒头的东西,就这么被一盆凉水浇的不上不下。
……
翌日。
七点左右,顾芒睁开眼睛,拧了拧眉,人就要跟陆承洲拉开距离。
身后,男人察觉到她的意图,胳膊收拢揽紧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动。”
顾芒抿唇,“今天要回长宁镇给我爸妈扫墓。”
“我都安排好了。”陆承洲脸埋在她颈窝里,“我们十点走,下午两点就能到。”
京城到长宁镇有些距离。
“再睡会儿。”陆承洲握着她的手搭在她身前腹部。
顾芒嗯了一声。
……
九点左右。
蓝鲨带着顾肆从西山墅那边过来陆园。
大厅里只有忙碌的佣人。
顾肆看着陆管家,“我姐呢?”
陆管家恭敬道:“陆少和夫人还没醒。”
顾肆看了眼大厅里的钟表时间,“还没醒?”
都九点了。
陆管家给两人倒了茶水,“昨天婚礼夫人应该很累。”
顾肆是看了昨天程序有多繁琐,陆承洲省去了不少不必要的环节,婚礼办下来,还是程序多的不行。
“行。”顾肆看向蓝鲨,“义父,那我们等等,让我姐多睡会儿。”
蓝鲨点头。
陆管家拿了些吃的过来,摆在茶几上,还带来了基本杂志。
顾肆就在一边打游戏。
一直等到九点四十,陆承洲和顾芒才从楼上下来。
“义父。”两人齐齐叫了声。
顾肆也乖乖叫人,“姐,姐夫。”
陆承洲按了按顾肆的脑袋。
蓝鲨放下军事杂志,看着难得穿了件复古红色卫衣的顾芒,笑了笑,“先吃饭,吃完我们再走。”
顾芒点头。
蓝鲨和顾肆吃过了,但是在跟着顾芒和陆承洲又吃了一点儿。
一行人用完早餐。
直接去了陆承洲的私人机场,私人飞机直飞长宁镇最近的机场。
陆承洲手底下的最新款私人飞机。
里头陈设布置奢侈豪华到令人发指,技术都是最先进的。
顾肆以前没见过多少世面,穿几十块钱的地摊货。
但自从半培训半就业极境洲理事,他的生活质量就是乞丐到皇帝的质的跨越。
看见陆承洲的豪华私人飞机,也很淡定。
顾芒上了飞机,拿着手机回复消息,回京之后,她没有立刻回京大,所以学校那边在催。
还有在极境洲的那几个月,手里一堆的事儿等着解决。
当时跟陆承洲说可能没空结婚,真不是开玩笑的。
兰庭这边把春夏款要发布的样衣拍给她看,顾芒照例提出了些意见。
X声工厂那边发来消息:【老大!你粉丝快把你催死了!死之前想听你贵气又**的声音!】
顾芒:【爸爸早就退出江湖了。】
X声工厂:【爸爸!求您重新出山!!!】
顾芒:【现在没空。】
退出这个聊天,顾芒又回复了一堆消息。
陆承洲看着她从上了飞机就比他还要忙的样子,有些沉默。
等她回复的速度差不多慢下来。
陆承洲喂她吃了块水果,“夫人,有些事你是不是没跟我说完?”
顾芒闻言,咬着水果的动作一愣,随即嚼了几下咽下去,“啥?”
陆承洲又给她喂了一块,“你到底还有多少小马甲,是不是该跟我坦诚相待一下?”
顾芒挑眉,“那你呢?你名下还有多少产业?不是也没跟我坦诚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