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新書 起點-第176章 加戲分享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邯郸,数百年来一直是潮流和富贵的代名词,人口拥挤,市坊繁荣,当之无愧的河北第一大城。
而王宫与城池分离,位于西南方,围成了一个小城,里面既有赵武灵王、惠文王的高台,亦有汉朝赵国诸王修筑的奢华宫殿,廊桥如虹,蔚为壮观。
“美哉室!”
刘林坐在窗扉前,看着熟悉的一切,他知道,这座宫殿在自家入主前,早就换过无数个主人。
汉朝最早的赵王,姓张,刘邦做游侠时跟着混过的大哥张耳,以及他的儿子张敖,只是张敖被几个胆大包天试图刺杀刘邦的臣子牵连,丢了王位。
然后,就轮到姓刘的赵王了,最先来的是高祖的宝贝儿子刘如意,这孩子就一个字,惨,母亲被吕后弄成了人彘,自己则被强灌毒药给鸩杀了!
接着是刘邦另两个倒霉儿子,继踵而至。
赵王刘友:因为讨厌吕后塞给的吕氏王后,被杀。
赵王刘恢:因为讨厌吕后塞给的吕氏王后,自杀。
然后又变成了异姓王,赵王吕禄,在功臣列侯诛灭吕氏时,被斩。
再变为同姓王,赵王刘遂,可算过了几十年好日子,却在汉景帝时卷入七国之乱,见大势已去,自杀身亡。
顺着数下来,短短几十年间,就换了五个家族,简直是葫芦娃救爷爷,其中好几个还是一世而绝,这赵王简直有毒。遂有人说……是刘如意和戚夫人的毒咒,让每一任赵王都不得好死!
直到刘林的祖先,赵敬肃王刘彭祖到来,才结束了这诅咒。
作为汉武帝的兄长,刘彭祖命很硬,硬到什么程度?那个鼓捣出推恩令,以折腾诸侯为乐的大恶人主父偃,硬生生被刘彭祖设计弄死了!而刘彭祖自己一点事没有,依然享乐到老。也只有心狠手辣的他,才镇住了赵王宫里的邪气,竟传承了六代人,与汉始终。
十多年前,就在刘林即将成为这一系第七世赵王的时候,晴天霹雳传来:“我大汉,亡了!”
倒霉的刘林遂被降级为“邯郸侯”,只得以保留赵王宫。
虽然被废去了王位,但一百多年的积威和财富仍在,邯郸轻侠豪强尊崇赵王子,甘为门客。从赵国推恩令分出去那二十几家侯国,也皆以刘林为宗主,毕竟在这乱世里,哪怕是豪强,也只有抱团才能求存。
刘林听说,始祖刘彭祖当年对待到任赵国的二千石,都穿着黑布衣扮为奴仆,亲自出迎,清扫下榻之处,让流官放松警惕。然后多设惑乱之事引动对方,置酒饮宴,记录他们言语失当之处,以此相威胁。在位五十多年,排挤了了三十多位二千石,没人能干满两年的,赵王也就因此专擅大权。
刘林效仿先祖之事,利用自家财富,施展手段,由此操控了王莽任命的“桓亭大尹”:想收税,想征兵,想要保住官印,就必须与赵刘合作,否则就等着滚蛋。
底下的小宗也有样学样,架空了各自的县宰,这就使得刘林名为赵王子,实为两郡尹。
说来也是戏剧,汉朝的时候,朝廷对诸侯十分防备,管控严格,剥夺了他们军政大权,只当猪养在地方上。
可在失去王冠,成了普通豪强后,看似是贬斥,刘姓子孙却赫然发现,自己也被解除了束缚,做事反而比以前更加方便,十余年后,眼看新朝日薄西山,这些重新控制地方权势的诸侯后裔,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为了让冀州牧告诉朝廷赵王后裔没有异心,刘林甚至故作姿态,将王宫一半让了出来,交给郡尹作为办公场所,实则是为了让他就近作为傀儡。
今日在王宫温明殿中,刘林就上演了“垂帘听政”的一幕,前堂是桓亭大尹在接待来自第五伦派来的使者,而刘林则坐于漆扆屏风之后,耳附于上,仔细听着冯衍的每一句话。
“敢告于大尹,此次之事,实在是武安李氏屡欺郡尹初任,勾结盗贼劫掠铁器、粮食,使得西北三县消息不通于邺城,这才不得已,向朝廷请求,更始将军遂发兵数千,从上党击之,如今已取武始、涉县,将李贼困于武安。”
“这本来是魏成内政,但考虑到两郡声息相闻,便遣我来告知大尹一声。”
原本冯衍奉命行事的话,就只需要说这么多,告诉桓亭大尹就相当于转告赵刘:别乱来,我背后可是有王师大军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可冯衍却觉得有些不够,若是威慑没起作用,反而将赵刘逼反,导致魏成与赵刘兵戎相见,那他的大计岂不是要黄,遂在表明第五伦的态度后,给自己加了点戏。
他抬起头,正视桓亭大尹背后的木屏风:“接下来的话,我想亲自对赵地主人细说!”
此言一出,殿中左右响起了一阵躁动的脚步声,隐约还有甲裙摩擦之音,若有烛光,定能从中映出一片刀斧之影。
优美言情小說 新書笔趣-第176章 加戲鑒賞
但刀斧手们终究没冲上来要了冯衍的小命,倒是屏风后刘林笑道:“这说客有点意思,将他带进来!”
……
“先生何以知道我在后堂?”
刘林穿着一身常服,头上却戴着刘氏冠,晓有兴致地看着冯衍。
冯衍胆子确实大,自信地说道:“桓亭大尹说话时频频回首,只有两种解释。”
“其一,他忍着内急想要更衣。”
“其二,他只是个傀儡,身后另有其人。”
刘林拊掌笑道:”妙哉,那先生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冯衍暗暗想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使者也一样啊,我曾祖左将军讳奉世矫制平莎车立大功,我也得随机应变才行。”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新書笔趣-第176章 加戲閲讀
于是他大言不惭:“非是我想说,而是要替魏成大尹第五伯鱼,向大王表明不便明说的真心!”
“我不是区区邯郸侯么,怎么成大王了?”
“再者,第五伦能有什么真心?”刘林冷笑:“打狗还要看主人,武安李氏是我家姻亲,他派人围攻武安,却还要派人来宽慰我么?”
冯衍摇头:“魏成大尹是不能容忍李能,因为李氏欺辱二千石太甚,若不翦除,第五大尹难以立足。但却不意味着,他想与赵刘为敌。”
刘林道:“他带着大兵屯驻于梁期县,一日之内可兵临城下,还说没有敌意?”
因为魏成郡的用兵,刘林也警惕地将自家掌握的数百车骑组织起来,防备第五伦偷袭邯郸。但仍在犹豫,若是不管此事,则李氏亡,自家外围势力被打掉了一块,而且武安、武始地势高,与邯郸近在咫尺。
李能可是连续派了三批人来求助,将态势说得越来越严重:他说第五伦是新朝死忠,早就想要灭赵刘,武安与邯郸唇亡齿寒,今日李氏灭,明天就轮到邯郸了!
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若是直接举起反旗支援李氏,又可能会引来王师征伐,替赤眉挡了刀,不符合刘林坐观王师、赤眉成败再做打算的计划,他们虽然在暗暗联络,但还没做好准备。
这犹豫之间,就给了疯狂加戏的冯衍发挥空间。
冯衍作揖道:“大王却是想错了,若是对赵刘有敌意,第五公何必派我来多此一举?他在给朝廷的奏疏里,直接编排赵刘欲谋反不就行了,届时那更始将军的大军,也不必去打赤眉,只怕先来河北一圈。”
刘林道:“我听说有王师自上党击涉县,这不是来了么?”
冯衍大笑:“大王可知那支王师来自何方?”
消息混乱,刘林尚未搞清楚这点,而冯衍想着反正瞒不了多久,竟直接擅自做主,帮第五伦透了底,只把人数多说了几倍:“他们来自新秦中,是第五伦的三千旧部!”
“当真?”刘林对冯衍和第五伦,并无半点信任。
冯衍道:“由此可见,第五伦和大王一样,也不愿意惊动朝廷,生怕王师北巡啊!”
“天下纷乱,眼看江湖之上,海岱之滨,风腾波涌,匹夫僮妇,咸怀怨怒,人心思汉,第五大尹亦常与我唏嘘,往后不知何去何从。”
冯衍开始抬高自己身价:“于是我便喻以匡扶汉家之言,让第五伦有所触动,这才会遣我来见大王。”
事实是,冯衍答应了鲍永要拉第五伦入伙,却一直没胆子摊牌,觉得时机还没到,但并不妨碍他将这件事当作已经成了。
冯衍将自己在上党说服鲍永的话又复述了一遍,大概意思就是,第五伦对王莽忠诚不绝对,那就是绝对不忠诚,是赵刘可以拉拢的对象,只看他家愿不愿意付出诚意。
“第五大尹想要控制整个魏成郡,以便未来谋大事,所以武安李氏这绊脚石,是必须踢开的。”
“若大王愿意牺牲李氏,缔结盟约,一旦赤眉与新军决胜负后,魏成郡,愿意拥戴大王!”
见刘林似乎有些犹豫触动,冯衍加重了谈判的筹码:“不止是魏成,还有上党也会加入!”
“上党?”
冯衍得意道:“然也,我其实不止是第五伦的说客,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上党的真正操持者,功曹掾鲍永的知己好友,他亦心念前汉,暗暗叮嘱我注意河北宗室可谋大事者。”
“依我看,值得吾等拥戴之人,就在眼前啊!”
冯衍明示刘林:“大王,是为了区区李氏坏了大事。还是忍耐一时,共谋大举,得到第五伦与整个魏成为友,使得天下去亡新,复圣汉!孰轻孰重,唯望君深思!”
……
“先生请回去转告魏成大尹,我会派人劝武安李氏放弃武安,让第五伦控制整个魏成。”
“但第五伦也要如约,不可深追杀绝!”
这是刘林的最终决定,让冯衍大为欣喜,承诺道:“诺!一定能让赵、魏化干戈为玉帛,他日共谋大事!”
等刘林送冯衍出王宫时,看到冯衍的车马,摇头说太过简朴,让人将自己的车驾拉出来赠送,冯衍力辞后,便让人往他车上塞些金帛之物。
末了却又关切地问冯衍:“我看先生高才,不知在魏成担任何职?”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新書 愛下-第176章 加戲閲讀
“主簿。”
“才是区区主簿?”刘林故作惊讶,大呼可惜:“第五伦不识人啊,我觉得以先生的口舌谋略,不亚于陈平、张良,胸中亦有韬略,乃是复汉三杰之才也。”
复汉三杰?这称号让冯衍都快飘上天了。
“我现在只是区区邯郸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只能赠与先生金帛。”
刘林凑近冯衍:“但日后若能举大事,三公九卿,封侯何足道哉!”
这话让冯衍轻飘飘的,他竟然真的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赵刘和第五伦化敌为友。
在回梁期的路上,冯衍满心欢喜:“刘林说我是当世张良、陈平,算是看对人了!”
“我得素衣縞冠,使於三郡之间,不持尺寸之兵,升斗之粮,使三郡亲如弟兄。”
他现在有三重身份了:魏成第五伦的军师主簿。
上党鲍永可以托付妻子的至交好友。
还有赵地主人刘林的复汉谋主。
不管在哪个郡,他都能抬出另外两层身份,来加重自己的份量,在三个鸡蛋上惬意跳舞,最终踩着它们一举跃上“复汉三杰”的位置。
如此一来,冯衍更加自信了:“哈哈哈,就算是古之纵横家张仪、苏秦,亦不过如此啊!”
……
而在目送冯衍离去后,刘林却止住了笑容。
方才说好要让武安李氏撤入赵地境内,并非诓骗,只是撤起来没那么简单,最好让李能作困兽之斗,给第五伦的旧部以重创,再从容不迫离开。
如何在不直接反叛的情况下支援另一家豪强的斗争,这里面门道可就多了。
而且,虽然对冯衍的“复汉”大计十分欣赏,但在细节上,刘林却早有自己的打算。
“他想要推我为主做皇帝?当旗号?”
刘林却摇摇头,知道自己不可以贪心那个位置,起码暂时不行。
河北冀州,是前汉时设立诸侯国最多的州。除了巨鹿,其他每个郡都建立过王国。
所以,河北可不止赵刘一家诸侯后裔。
诸如北方的实力派,真定王刘杨,与当地豪强联姻,而且更自己这个“赵王子”不同,人家是当真做过王的,只是被王莽将冠冕给撤了,据说刘杨若是发狠,能从常山、真定两郡拉出十多家豪强,十万人来,凭什么听你刘林的?
还有中山刘,中山靖王的那一大批子嗣,以及广平刘、清河刘、河间刘、信都刘……家家都是当地实力派,可以为助力,也可能变成敌人。
他们与赵刘世系不同,只是亲戚,刘林当头,人家不一定服啊。
所以,若是举事,需要一个能让河北诸刘起码嘴上臣服的人,一面可以让河北一夜变色的旗帜!让他去前面做傀儡皇帝。
而他刘林,则像坐在屏风后操持赵地之政一样,做摄皇帝!
推开赵王宫一座偏殿的大门,里面戒备森严,外人轻易不得靠近。
刘林入了院中,来到一位三旬左右的男子面前,他正在被赵王宫的侍从礼官教导着,穿着一身明显僭越的皇袍冠冕,堂皇章服,在室内亦步亦趋,学着宫廷的礼仪步伐,进退举止,还真能唬住人。
他是王郎,那个在魏成自杀的卜算者的儿子,差点被李焉立为皇帝的“刘子舆”。
在漳水之畔目睹第五伦平定魏地之后,王郎带着杀父之仇,回到了邯郸,转投刘林,对这位“赵地主人”说了他那编造的故事。
超棒的小說 新書 起點-第176章 加戲推薦
“我是刘子舆,今年二十九……不,三十了。”
“我被偷偷送出宫抚养长大,逃过了妖后赵飞燕毒手;年十二时,认识了卜命者郎中李曼卿,跟着他前往蜀地;十七岁,汉家被逆贼王莽所篡,我到了丹阳;二十岁,还于常安;因为跟着家师学了望气之术,发现河北有天子气,于是辗转中山,来往燕、赵,以待天时。”
刘林听后,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遂将王郎偷偷养在宫中,至今已大半年了。
“赵王!”
王郎见到刘林来,便立刻朝他见礼,刘林却连忙避让,反对王郎作揖。
“不错。”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新書 txt-第176章 加戲分享
“子舆,孝成皇帝的遗孤。”
刘林夸赞王郎:“你越来越像一位真正的皇帝了!”
……
PS: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