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起點-第兩百一十一章破結界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殇情崖上,一抹素白身影如仙女下凡,飘飘落地。
脚步刚落,还没来得及站稳,步子就已迈开。
只是,凰久儿走的太急,心里又是心急如焚,导致她也沒有心思仔细观察,一头撞在了破釜洞外的结界上。
草,痛死了。辰叔叔居然设了结界。到底是想防谁,用脚趾头想都猜的到。
她捂着撞疼的额头,看着破釜洞口,眼神充满了怨念。
辰叔叔可真狠,防她跟防贼似的,至于嘛。
辰叔叔设的结界,她试都懒得试,肯定破不开。所以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想些其它办法。至于什么办法无非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戏码。
下定决心,她小脸一哀怨,小嘴一撇,泪珠儿一落,楚楚可怜样就出来了。
自从跟墨君羽相处的多了,她发现自己的装功,也是练的炉火纯青,连自己差点儿都信了。
果然是近墨者黑啊,甚好甚好!
“辰叔叔!”很好,声音再软一点,再糯一点,谁能不心软。
然而,她喊了一声又一声,结界依然在,彦辰也没有出来。
也许是火候还不够。
她贝齿轻咬着的粉唇,努力的不让眼睛里的泪水掉落,一副受了委屈,却又隐忍故作坚强的样子,清廋的肩膀还很配合的抖了抖。
“辰叔叔,你让我进去好不好。辰叔叔,你出来。辰叔叔,我有话要问你。辰叔叔,我好想你。辰叔叔……”
凰久儿几乎说的口干舌燥了,那结界依然如半透明的水幕,稳固如泰山。
忽然,那结界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凰久儿心中一喜,难道是辰叔叔肯放她进去了?太好了,果然还是卖惨卖萌有用。
然而,喜悦刚浮上来,那光芒就慢慢褪去。凰久儿再定睛一看,差点骂出口。
卧槽!辰叔叔这个梁子可结大了。
那结界看上去竟比之前的还要稳固。之前还是半透明,现在那结界上面居然隐隐还有暗金色符文流光闪过。
这是又在结界上加了符文了哈,真是好的很啦。
她还就不信了,既然辰叔叔做的这么绝,那她还就要来破一破这个结界。
凰久儿抬起如玉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符文,她动作优雅,又携着丝漫不经心的慵懒,看上去赏心悦目。
再抬掌一挥,那符文如风般朝结界飞去,打在结界上,就好像石沉大海,沒掀起一丝波澜。
一道符文不行,再换一道,一道道符文,自她指尖而出,如流水,如闪电般划破长空,倾进那水幕般的结界。
然,依然毫无用处。
她不死心,再接着试。即便是固若金汤,也总会有破绽。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兩百一十一章破結界鑒賞
又将近试了半个时辰,额头上都冒出细细薄汗,自己也都累的个半死,那结界依然闪着金色流华,似乎在向她炫耀。
嘿嘿,你打不过我,你打不过我。
凰久儿心中一闷,眸光一沉,如墨点睛的眸子里盛满了倔强。
她抿紧薄唇,缓缓的抬起双臂,紫色灵力从四面八方穿过时空,如丝如华汇聚于她双手中,形成两朵盛开的怒莲,莲花光芒万丈。
双手缓缓聚拢,两朵紫光流莲合二为一,手腕轻转,莲花骤然飞出,打在结界上,碰撞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凰久儿微侧过头,抬起手,挡在眼前,遮住那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兩百一十一章破結界推薦
光芒缓缓褪去,凰久儿再抬眼瞧去,眸光一亮,唇缓缓的勾起。
结界终于没有了,终于被她破掉了。嘿嘿,辰叔叔,看你还往哪里逃。
辰叔叔,我来了…
凰久儿昂着头,得意的迈着步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那样子颇有点小人得志的欠扁样。
她故作深沉的瞥了一眼,洞中央那柄银色的辰龙剑。“辰叔叔,你还不出来,这是想躲我躲到什么时候去啊。”
彦辰沉默。
凰久儿语调一转,颇为严声厉色的喝道:“辰叔叔,你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不敢面对我。”
激将法自古就是非常有用的一招。此法一出,那就得看对方能不能沉得住气。
显然,彦辰就不是一般人,激将法对他没用。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凰久儿摸着下巴,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
她提步朝着辰龙剑走去,伸出手一把握住,“唉,好久没有耍过剑了,今天就带你出去玩玩。看能不能碰到几个不怕死,也让你尝尝血的味道。”
说罢,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这时…
“你真的要将它带出去?”彦辰清浅的嗓音响在耳畔。
“呀,辰叔叔,你出来了。”凰久儿故作讶异的抬眼,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身清冷如仙的彦辰。
彦辰挑眉,没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而是直接问明她的来意,“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折腾这么久,可别说真是来看他的。
然,凰久儿还真是这么答的,她挽上彦辰胳膊,甜甜一笑,“辰叔叔,我就是来看看你。”
求人之前,得先将人哄高兴喽。
“是吗,既然看到了,那你可以走了。”彦辰面无表情,嗓音依然淡如水。
看他是假,打探消息是真。就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辰叔叔,我们都已经好久没有说过话了,你也不让我坐坐就赶我走啊。”想赶她走,她偏不走。
“嗯,那就坐会吧。”似是妥协,彦辰顺着她,邀请她坐一坐。
然,屁股刚坐下,还没坐热乎,彦辰又开了口,“既然看也看了,坐也坐了,这下你可以走了吧。”
凰久儿气息一窒,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但她忍住了,真是打破牙齿还得和血吞,好憋屈啊。
她撇着小嘴,委屈巴巴的看着彦辰,眸子里氤氲着水光,变脸之快,令自己都感到瞠目结舌。语气再来个委婉,“辰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此话何意?”
“那你为什么总是想赶我走?”
“那是因为你不说实话。”
凰久儿眼神再一变,特诚恳,特无辜,“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来看辰叔叔的。然后再顺便问几个问题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子,问问题只是顺带,绝对不是特意来问问题的。
然,彦辰会相信吗?不会,凰久儿心里清楚。
但信不信的,不重要,能问到她要的答案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