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討論-第八百三十一章 老本行相伴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双方狠话都放了出去,眼看就要掀桌子打起来了。
在林朔眼里,王帝是大西洲五大圣人之一,强当然强,可也就是个陈天罡的水准。
圣人级的高手能利用大西洲的天地规则,可这种规则类的攻击陈天罡已经试过了,他那一拳“破碎虚空”对林朔无效。
而这个距离下的肉身搏杀,追爷这会儿就在手边。
这种情况下,林家人要是认怂,以后会被追爷看不起,老人家以后就请不动了。
更何况,林朔本来就有这个自信。
另外山上山下自己这边还有这么多人呢,林朔倒不是想人多欺负人少,现在他还没动手,其实就是忌惮自己这边有强有弱,跟这种高手全面开战,容易出现伤亡。
所谓的高人风范,得是实力碾压了才能去做。这会儿林朔跟王帝之间,属于麻秆打狼两头害怕,双方都有顾忌。
一个觉得事儿能谈拢,没带什么随从,孤身一人跟对方相见,偏偏对方实力不俗的同时还人多势众。
另一方则是身为众人的首领,得照顾到其他人的安危,有些投鼠忌器。
双方都是各自组织的老大,都不是冲动的人,今儿这场面显然不是打架的好时机,于是狠话放完,这事儿就算拉倒了。
王帝身体迅速虚化,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苗成云正在用念力锁着他呢,一下就空了,弄得苗公子人愣了一下。
林朔也用念力锁着,就感觉这人是凭空消失的,根本就没有由近及远的过程。
换而言之,这是瞬移。
“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要来杀海尔兄弟了。”苗成云回过神来,说道,“估计是神通类似,海尔兄弟以后要是成圣,顶得是他的缺,所以他就过来先下手为强了。”
“那这么说起来,这人对老娘可能心怀不满。”林朔说道,“毕竟海尔兄弟的神通,是从老娘那儿得来的。”
“哎,你说咱老娘干嘛平白无故给海尔兄弟这个能耐啊?”苗成云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拍巴掌,“林朔,老太后怀孕的事儿提醒我了,不会是咱老娘来大西洲之后孤单寂寞……”
林朔听到这儿赶紧喝止:“你给我住嘴!”
苗成云挨了骂,倒是没生气,显然也知道自己这话确实胡闹,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是有点儿过了哈,不过林朔啊,这么多年不见,咱确实得多想几层。
你刚才也听人家说了,老娘在迷雾森林那儿,待得时间很长了。
看来之前结界生效的时候,大西洲的时间规则,跟外界是不一样的。
咱那儿过了三十年不到,这儿起码一百年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禁區獵人 愛下-第八百三十一章 老本行看書
百年岁月,那是沧海桑田,人变成什么样都很正常。
反正不管怎么说,娘就是娘,无论她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身边有没有男人之类的,咱都不管,她愿意认咱就认,不愿意认那也随她。
我只要能见她一面,能叫上一声娘,我就知足了。
哎,林朔你倒是说句话啊。”
林朔叹了口气,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这才说道:“你倒是挺想得开的,我心态被你给说崩了。”
“行了行了,我也就这么一说,别太当真。”苗成云拍一拍林朔肩膀,“走了,下山。”
“等会儿,我定定神。”林朔把烟屁股嘬得通红,说道,“看来老娘在大西洲,现在都快成唐僧了,惦记她的人不少。”
“那错不了,毕竟这是咱娘啊。”苗成云笑道,“当年整个门里惦记她的人还少吗?你我老爷子,当年那是门里的一时瑜亮的顶尖人物,眼高于顶,又是拜了把子的兄弟,为她能去决斗,你细琢磨去吧。”
“两回事儿。”林朔说道,“老爷子那辈人那时候也都年轻气盛,男女之间这个正常。如今大西洲这情况,我感觉有点儿不对头。”
“哪儿不对啊?”
“杨宝坤说他老爷子,也就是杨玉成杨老家主,是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以交代后事的语气跟杨宝坤要了杨家祖传的黑龙棒,然后来了大西洲,看样子是来拼命的。
现在我们知道,杨玉成极有可能是烈日帝国的两位圣人之一,也就是那位‘仙’。
杨玉成在大西洲成圣,好像也是老娘帮忙,七十年前的事儿。
而如今这位大西洲圣人级的人物,能有什么事儿要豁出性命去办?”
“起码得是圣人之战。”苗成云说道。
“大西洲目前格局已定,圣人之间打不起来。”林朔说道,“最多也就跟王帝这趟似的,偷偷摸摸杀一下对方的亚圣。”
“那就不是现存五位圣人之间的战斗。”苗成云说道,“另外不是还有四个吗?全让迷雾森林占了。对了林朔,我还是不明白,老娘一个人怎么能占四个名额的?”
“这个你不用管,说不定这是王帝的话术,就是为了引起你的兴趣。”林朔摇头道,“所以极有可能,杨玉成要处理的事情,跟迷雾森林有关。”
苗成云也摇了摇头:“你这种猜测,不确定因素还是太多,事先想了没用,到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朔白了他一眼:“那你说说看,如今什么是可以确定的?”
“你啊,平时没这么蠢,如今估计也是为情所困,脑子不转了。”苗成云说道,“屋里有头大象你没看到吗?”
“你是说……阿尔忒弥斯?”林朔问道。
“那是啊。”苗成云说道,“咱刚来大西洲就撞上她了,还是老娘的徒弟,哪儿来那么巧的事儿啊?你信吗?”
“我一开始也不信。”林朔说道,“可她的念力修为,就是云家人的路数,这个错不了,而且当时我们第一次见着她的时候,她确实幻化出了老娘的模样,老娘名字她也说出来了,这些好像没法作假。”
“真要作假还是可以的,念力操纵而已。”苗成云说道,“不过我倒不是怀疑她的身份,因为真要是这么作假,那也太假了,没必要。”
“那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的是,凭什么会这么巧。”苗成云说道,“我觉得她当时会出现在那里,应该是老娘事先安排的。”
“这个我也想到了。”林朔说道,“然后呢?”
“然后……”苗成云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林朔的肩膀,“你要多想,会想明白的。”
“你什么意思?”林朔莫名其妙。
苗成云说道:“这事儿我现在看出些端倪了,可又不方便多说。给你一个提示,你不妨想一想,为什么老娘一个人,却能在大西洲圣人之位上九居其四。”
林朔微微一怔,随后脸色一阵苍白,夹着香烟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苗成云点点头:“看来,你差不多猜到了。”
“真是这样?”林朔抽了口烟稳了稳心神,问道。
“但愿不是这样。”苗成云说道,“走吧,我们下山。”
……
这天晚上的一段小插曲之后,狩猎队是披星戴月马不停蹄。
还是林朔和苗成云在前面领头,林朔还得稍微控制着点板肋乌麒麟的速度,这马过于神骏高大,小踱步的速度就跟一般的马撒蹄子飞奔差不多了,林朔要是不拉着点缰绳,容易把后面的人甩没影。
总之以全队最快的速度赶路,也不管附近山头明月帝国的边防哨所有什么反应了。
反正就算哨兵看到了,以狩猎队的速度,边防巡逻骑兵也够呛能追上。
为什么要这么赶路,其实就是因为这会儿已经把此地的老大给得罪了。
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无所谓了,没必要藏着掖着,路该怎么赶就怎么赶。
到了拂晓时分,一行人在山沟沟里跑出八十多里,人都还行,马受不了了。
于是选了一个半山腰,众人安营扎寨,给马喂点豆料养养力气,人也吃点东西打个盹。
林朔坐在营地的一个角落里,一边嚼着狮鹫肉干,就着一皮囊清水。
最近一段时间他就吃这个,这肉干半是主粮半是补药,对修行有益处。
正吃着,阿尔忒弥斯过来了,挨着林朔身边坐下。
林朔头也不抬,屁股往外挪了几公分,继续吃饭。
“你别这样,就算不是夫妻了,我们也是师姐弟。”阿尔忒弥斯幽幽说道。
林朔没吭声,咕咚咕咚喝水。
阿尔忒弥斯叹了口气,说道:“狮鹫肉干你快吃完了吧?”
一说起吃的,林朔就不装傻了,“嗯”了一声。
确实,这么多天下来,狮鹫肉干是被林朔差不多啃没了。
“这里附近的盆地,叫做足印盆地,形状像一个兽爪。”阿尔忒弥斯说道,“相传古代山中有神兽出世,一脚踏在山川上,随后破天而去,于是足印盆地就被神兽一脚踩出来了。
这当然只是传说,不过这里再往南三十里,那片山脉名为巨兽山脉,这倒是名副其实的。
那里是三大帝国的交界处,三不管地带,也是目前大西洲野生异种唯一的栖息地。
你的口粮,可以去哪里补充一些。
不过你只在周边捕猎一些异种就可以了,千万不要深入。”
林朔一听这话有些感慨,心想来大西洲这么久,终于有人建议自己去捕猎了。
自己其实不是弓师,而是一个传承猎人,这道理在这儿都没处说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