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笔趣-398:鴛鴦那個浴(一更鑒賞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棠光养伤的第二日,戎黎摘了两朵莲蓬回来。
她见过莲花,但没见过莲蓬,不认得那绿油油的东西:“这是什么?”
戎黎把莲蓬掰开一个口子:“莲子。”
看上去很爽口的样子。
棠光把褥子踢了,坐在戎黎的床榻上,晃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可以吃吗?”
“嗯。”
她抱着莲蓬就啃。
戎黎按着她的脑袋推开:“不是这样吃。”
他坐到榻上,把莲子剥出来,去掉莲心再喂给她。。
“是甜的。”
她若吃到好吃的东西,就喜欢晃来晃去,发梢就动啊动,扫在戎黎身上,惹得他心痒。
“别晃了。”他按住她的肩膀。
“哦。”她乖巧地坐好,“你下凡世了吗?”
“没有。”
戎黎拿着一朵莲蓬在剥,她把另一朵抱在怀里玩:“那莲子是哪里来的?”
“白术的莲池里摘的。”
那莲池几万年也就开出了几朵莲,戎黎一次便摘了两朵。
他剥出两颗莲子,一起喂给她:“以后想吃就跟我说,我去摘。”
“那他会不会也打你?”
塔缇神尊定是个小气的,她就拔了一根雪藕来吃,就被他打了。
“还是不要去了,我怕他打你。”
地上扔了一地莲心,戎黎一颗莲子也没吃,都喂进了棠光嘴里:“不要紧,他打不过我。”
“戎黎,”她歪着个头,笑得很甜,“你好厉害啊。”
她张嘴去吃他喂过来的莲子,嫣红的唇碰到了他白皙指尖,出于猫的本能,她舔了一下。
他手立马缩回去,平日里总是冷峻的一张脸竟覆了胭脂红。
戎黎啊戎黎,千千万万年的清修都修到哪里去了。
他掀了被子盖住尾巴:“以后跟着我修炼,不准再偷懒。”
“哦。”
棠光张嘴,要他继续喂。
他看着她的唇,有些晃神。
她脑袋凑过去:“啊——”
想亲她。
戎黎把莲蓬往她手里一塞:“自己剥。”
“……”
自己剥就自己剥。
棠光埋头剥莲子,剥得专心致志。
戎黎坐在旁边看她,被子盖不住,尾巴还是钻了出来,在她裙摆处慢慢摇,偶尔会轻轻地蹭。
想让她亲他的尾巴。
好想。
棠光突然抬头,目光跟他撞了个正着:“你很热吗?”她用莲蓬去碰他的脸,“你脸好红。”
戎黎推开:“吃你的。”
“哦。”
她继续剥。
戎黎的尾巴继续摇。
下午戎黎出去了一趟,天光暗了后他才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棠光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趴在床榻上。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398:鴛鴦那個浴(一更讀書
“你在干嘛?”
她脑袋贴着读者:“舔毛。”
她身上血腥气好重,她要舔干净,左边爪子舔一下,右边爪子舔一下,再在肚子上舔一下。
噢,她是只多么爱干净的猫啊。
戎黎神情微妙,大概是觉得可爱又略微带点嫌弃:“别舔了。”
“不要。”
她埋头继续舔肚子。
戎黎走过去,把她抱起来:“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啊?”
她就眨巴了一下眼,便已经不在释择神殿了,眼前水雾缭绕,远处有葱葱郁郁的树。
“这是哪里?”
“毓秀山。”
棠光听凡汐说过:“东问神尊辟出来的那个山吗?”
“嗯。”戎黎捻了个诀,布了结界。
凡汐说这个山很厉害,里面处处是宝,就是地上的一根草,吃了都可以长修为。
棠光把自己团城一团,窝在戎黎怀里,眼珠子四处瞧:“你带我来这儿干嘛?”吃草吗?
他抱着她走到一处汤池前:“泡澡。”
猫的祖先起源于沙漠。
嗯,它们不爱耍水。
棠光很大声:“我不泡!”
“你受伤了都没洗。”戎黎蹲下,要放她下水。
细算起来,她有几百年没洗澡了,上一次洗澡还是因为她抓鱼掉进了鱼池里。
她四爪并用,紧紧抱住他的胳膊:“我舔了。”
“没洗。”
“舔干净了。”
“没洗。”
“……”
戎黎扒开她一只爪子。
她立马泫然欲泣,表情可以用如丧考妣来形容了。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98:鴛鴦那個浴(一更讀書
“这里的温汤可以疗伤。”戎黎试图哄她,“就泡一会儿。”
她用牙齿叼住他的袖子:“我不要。”
优美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98:鴛鴦那個浴(一更讀書
戎黎耐着性子:“就一会儿。”
她睁着泪汪汪的眼,可怜巴巴:“我怕水。”
“我会抱着你。”
“也不要。”
戎黎脸严肃了:“听话。”
要是再不听,他肯定会断了她的零嘴,上次她不听话他就是这么干的。
她不敢再反抗,松开了牙齿,用可怜无辜的表情控诉他的暴行。
戎黎刚把她放进汤池里——
“喵!”
她惨烈地叫了一声,一爪子推开戎黎的手臂,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溅了戎黎一脸水后,幻成人形,站了起来。
人氣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 ptt-398:鴛鴦那個浴(一更展示
汤池内雾气腾腾,将她的身子遮得若隐若现。
戎黎立马转过身去,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扔给她:“穿上。”
语气很凶,好像她犯了天大的错误。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把衣服接过去披上,又挤了一把头发上的水,抱紧自己,默默地缩到汤池的最边边上,脸上是一副饱经沧桑、饱受折磨、饱含委屈的凄惨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