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da8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第二百零四章 四面楚歌聲分享-yj0h7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小說推薦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对于张氏这个亲家,吴氏实在是爱不起来。今天看着沉着脸的张氏,她心里也来气。
“来的正好!”吴氏没好气地说道:“这二郎回来也有段日子了,也该回去陪陪你们才是。正好你来,倒也省的我着人去知会你了!”。
吴氏这话不亚于当头一棒,张氏本来满腹的话要说,都被她给憋了回去。
隐婚娇妻:总裁心动百分百
“难为你想的周到!”张氏冷哼一声,“正好我也要跟你说件事呢!这女子嘛,还是要有些度量才好。不然,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可不要说我老婆子没有事先提醒。”。
吴氏气的冒火,冷笑着道:“我家女儿,有皇上赞誉,天下称颂。除了你,倒也没人敢说她哪里不好了!倒是你啊,该劝劝你那宝贝儿子,别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家里拽。大齐国的女人都死绝了吗?偏偏要找个北漠人?呵呵,真是让人眼界大开。”。
“你,你胡说什么?”张氏怒气冲冲地道:“我儿子不是那种人。”。
“真要如此,那就谢天谢地了!”吴氏怪笑一声,“你们带她往东院去,要什么自己去找管事。”。她对一旁的大丫头说道。
“是!夫人!”。
到了东院,张氏跟韩修齐一阵数落。韩修齐黯然说道:“夫人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叨扰许久了。娘,我这就跟你回去。只是要麻烦大嫂,帮忙安置娜穆丝的这些族人。”。
张氏不高兴地道:“安置什么?让他们住旅店就好了。”。
韩修齐脸上一黑,“那怎么行?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怎么能住客栈呢?要是这样,那我也不回去了!”。
张氏无奈,只好气鼓鼓的答应了。
跟娜穆丝他们说回自己家去住,几人都很高兴。卢府确实不错,对待他们也好,吃住都是上等的,里外换的新衣。卢忆霜还着人一人送了他们二百两银子来,让他们自己去街上逛。
怕他们被京城里的人坑了,还着意找了精明能干的管事跟着,务必照顾好这些客人。
起先他们还开心不已,可时间长了,就觉得憋闷。卢府再大,也不可能大过草原。好久没有骑马了,让他们觉得心里可不自在。
韩修齐是武将,那家里说不定有骑马的地方。
对于他是北漠的敌人这事,从娜穆丝开始几人都不介意。与大齐的战与和,那都是贵族老爷们操心的事情。就算打草谷,他们离得太远,也没有他们的份。
一行人兴冲冲的来的韩府,眼前的一切,不禁让他们失望了。
韩府虽然也可以,但在见识了卢府之后,韩家就更显得小了。
重生逍遙道 黑弦
“阿丟,你家还不如郡主家大呢!”木托大咧咧地说道。
小五在一旁笑着说道:“我们少奶奶家是三品侍郎,自然要更阔气一些。不过我们府上的老爷夫人,人也是很好的。几位尽管住下来,不要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跟我和小六说。”。
悍妃天下,神秘王爺的嫡妃 雪夜妖妃
我的屌丝鬼差生涯
这些人救了他家少爷,他跟小五都感激万分。
不过说韩老爷跟张氏会对他们很好,那就差了。
韩老爷可是礼部之人,最是看重这华裔之别。这么一大群北漠蛮子挤进他家,他真是避之不及。
冷王馭妻:腹黑世子妃 妾不如妃
他不禁埋怨老妻,“好端端的就在卢家吧,带回来干什么?真是添乱!”。
张氏也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那好亲家母,硬把人塞给我的。这么些人人吃马嚼的,你以为不要钱啊!要不是这些人也算齐儿的救命恩人,你以为我想搭理他们!”。
两人心里都不舒服。娜穆丝他们来的第一晚,韩老爷夫妇杜没有出现,只有韩修远,尴尬的当着陪客。
可他一个文人,面对着一群粗蛮的汉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坐了一会,敬了三轮酒,就装作酒力不胜,退了下去。
这里,就剩下韩修齐一个主人家了。
纵然娜穆丝等人不太介意,但一对比卢家众人的态度,他们也知道,韩家人没有他们想的那么欢迎他们过来。
一餐酒喝到后来,就变得沉闷起来。
韩修齐虽然努力的活跃着气氛,但没什么效果。众人喝了两坛酒后便散了,各自回屋不提。
韩家也没有卢家阔绰,没有给见面银子。张氏很不情愿的拿出几十两银子,交给柳氏让给这些客人裁衣服。
幻想之巅 那儿美
柳氏看着他们身上的贡绸,心里直发愁。
这些银子,想要裁跟卢家一般质地的衣服,只怕两件就用完了。
想了想,没法子,回屋里拿了一百两自己的私房钱,才交给丫头去采买。
韩修远叹道:“娘子,真为难你了!”。
妃医莫属:撩个王爷好生娃
柳氏白了他一眼道:“知道就好!要不是看在二弟的份上,我才不出这个钱呢!”。
韩修远汕汕地笑着。
家里进项小开支大,在京城里,有些人情上的开销又不能免。厨娘门房,马车与马夫,也是不能省的。不然,出去也不方便,在众人眼里也看着寒酸。
光凭他们父子两个的俸禄,一家人过得捉襟见肘的。
还有个张表妹,一住就是十几年。现在看来,以后还要无限期的住下去。
这日子,难啊!
娜穆丝等人住进来,没出几日,韩家的账面上就吃不消了。这些人都是无肉不欢的,可京城里的肉食,可都不便宜。
阳世鬼差 彦之
三天吃掉韩家平常一个月的饭钱,张氏怒道:“这些人都是饭桶吗?”。
张清婉低声道:“姑母,您别生气。我那边还有些簪环,回头我给了嫂嫂,多少也能贴补一些家用。”。
张氏拉着她的手,感叹地道:“还是我的婉儿贴心!哎,不是那女人,心太狠了。连丈夫也不要了。”。
张清婉笑着劝道:“姑母,别这么说。郡主也只是现在有点赌气。过上一段时间,她就想开了。回头,您劝她就把娜穆丝妹妹收了不就行了。”。
“她那么好说话?”张氏从心里就不相信。
穿书后我成了富婆 玉米粒粒
“您可以跟亲家娘说嘛!”张清婉低笑着道:“她应该也不希望表哥跟着蛮女跑了吧!那她堂堂郡主,脸面往哪里摆?一个堂堂一品郡主,连个放羊的女人都比不过,还让人抢了夫君去。这事要是传出去,她还不给人笑死了。”。
“是啊!”张氏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