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九百零九章:城頭上的烏瑟爾相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萨鲁法尔从床上站起来,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
用力挥舞了几下战斧,萨鲁法尔笑了,变得比从前更加强壮。
圣光悄悄改变了他的体质。
乌瑟尔喘着粗气,眉头的皱纹更深了,衰老使得他的体质变差了,有气无力道:
“大酋长,你感觉好些了么?”
萨鲁法尔得意的一笑:“不错,乌瑟尔,你做得很好,我一定要嘉奖你。”
乌瑟尔大喜,讨好的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大酋长不必放在心上。”
萨鲁法尔摇头,坚决的说道:“我们兽人一向是有恩必报,你救了我的命,让我想想该怎么奖励你。”
乌瑟尔急忙跪在地上,已经准备好了谢恩。
“伊崔格,你觉得应该怎么感谢乌瑟尔?”萨鲁法尔问道。
伊崔格摸着下巴,想了想道:
“大酋长,乌瑟尔立下如此功劳,应该赐予他的家人最高荣耀,乌瑟尔本人也该得到晋升和嘉奖。”
萨鲁法尔阴险的一笑:“正合我意,来人,将乌瑟尔全家吃掉。”
乌瑟尔吓得脸都白了,急忙磕头:“大酋长,饶命呀,求你放过我的家人。”
萨鲁法尔狞笑道:“乌瑟尔,你难道忘记了,被我们吃掉是无上的荣耀,你应该感觉到骄傲和自傲。”
“不,不,那都是欺骗百姓的谎言,求你了。”乌瑟尔抓住萨鲁法尔的裤子,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萨鲁法尔一脚踢飞了乌瑟尔,冲上来踩着他的头:
“把乌瑟尔扒光了,钉在城门口,让百姓们参观,既然你救了我的命,这就是你应得的奖励。”
“大酋长,不要呀,求你饶了我吧。”
几头兽人冲过来,不由分说,对着乌瑟尔一顿拳打脚踢,直到打得奄奄一息。
乌瑟尔不甘心,质问道:“我无数次帮助兽人,又救了你的命,为何要这样对我?”
伊崔格感觉受到了侮辱,火冒三丈,一口咬到乌瑟尔的肩膀上,撕下一大块肉。
“乌瑟尔,你太让我气愤了,竟然用人类的低级道德来要求兽人,这是对兽人的侮辱。”
有恩必报,这是人类的道德标准。
以怨报德,这是兽人的光荣传统。
早年,有人曾经向乌瑟尔讲过杜隆坦和奥格瑞姆小时候被德莱尼人所救,后来毁灭德莱尼人城市的故事。
乌瑟尔最初并没有觉得不对劲,直到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明白自己和德莱尼人一样的愚蠢。
兽人抬着奄奄一息的乌瑟尔,将他的机械四肢钉在城墙上。
乌瑟尔赤裸着身躯,披头散发,虚弱的低着头,如同一位受苦的殉道者。
超棒的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九章:城頭上的烏瑟爾鑒賞
城门口人来人往,对乌瑟尔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兽人将一盆污水泼在乌瑟尔头顶,身上满是污秽之物。
更可怕的是,圣光保护着乌瑟尔,让他求死不能。
曾经不可一世的光明使者乌瑟尔,竟然落得这幅下场。
痊愈后,急于建功立业的萨鲁法尔大王召集众将,准备屠戮提瑞斯法林地的百姓。
信使送来了布莱克摩尔的信,上面只有一行字:
“你若是伤害一个百姓,我就让你后悔来到艾泽拉斯。”
萨鲁法尔怎会惧怕布莱克摩尔,嘴角微翘,露出了嘲讽之色,但很快他笑不出来了。
下方有两行签名,不是布莱克摩尔。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格罗姆.地狱咆哮。
萨鲁法尔与这两位鼎鼎大名的酋长共事过,认识他们像是蚯蚓爬过的特别字迹,在兽人中,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书法真迹。
难道他们落入了布莱克摩尔手中,或者为布莱克摩尔效力?
这两位传奇兽人酋长,无论是实力还是声威,都远远超过萨鲁法尔。
萨鲁法尔后背发凉,涌出了无尽的恐惧,一言不发,将信递给伊崔格。
伊崔格接过信,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双手忍不住颤抖:
“大酋长,此事有古怪,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萨鲁法尔脸色苍白,喘着粗气:
“伊崔格,你立刻去调查清楚,暂时先放过提瑞斯法林地的百姓。”
伊崔格沉下心来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
“大酋长,布莱克摩尔不允许伤害百姓,但是没提贵族。”
萨鲁法尔一愣,哈哈一笑:
“不错,洛丹伦有很多贵族,是时候将他们收刮一番,就从阿加曼德家族开始。”
萨鲁法尔带人冲入阿加曼德家族庄园,代理族长戴弗林·阿加曼德急忙迎出去。
“我们兽人中有一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戴弗林老东西,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对待我的么?”萨鲁法尔面目狰狞。
戴弗林莫名其妙,当初是他从村民手中救下了萨鲁法尔大王,这些年也都认真侍奉,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为了讨好萨鲁法尔,女儿和女婿都被他吃掉了,更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弟。
萨鲁法尔抓住戴弗林的衣领:“老东西,你难道都忘记了么?今天,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戴弗林哭丧着说道:“大酋长,扪心自问,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萨鲁法尔一巴掌扇在戴弗林的脸上,打得他飞出去好远:
“该死的老东西,你还不知错,你救了我的命,就该受到惩罚,我要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伊崔格,都交给你了。”
伊崔格阴险的笑着:“放心,我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兽人占领了阿加曼德庄园,将阿加曼德一家驱赶到一片小树林旁。
当着戴弗林的面,兽人将这一家人活着加工成硬肉干,凄惨嚎叫久久回荡在提瑞斯法林地。
很久以后,人们路过这片森林,偶尔能听到阿加曼德族人的惨叫,这片树林于是名为哭林。
戴弗林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懊悔的痛哭流涕:
“我都做了什么?我与泰瑞纳斯和乌瑟尔一样的愚蠢,为何我要拯救一头野兽,是呀,兽人就是野兽呀。”
伊崔格将戴弗林折磨了七天七夜,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身体不足十斤。
阿加曼德庄园遇难后,洛丹伦开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口迁徙。
大量的百姓和贵族经由银松森林,进入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投靠布莱克摩尔。
有趣的是,有贵族和百姓被和平之鸽洗脑,对兽人报以幻想,萨鲁法尔以杀戮和恐惧回应他们的天真。
洛丹伦皇宫门口,和平之鸽的总部。
身为兽人的忠实走狗,和平之鸽认为自己是安全的。
一天,萨鲁法尔带兵冲入和平之鸽总部,当众撕碎了三名和平之鸽的官员,大口吃着。
“从今天开始,这里需要改个名字。”萨鲁法尔阴沉沉道。
“请大酋长赐名。”一名幸存的和平之歌官员忐忑不安的问道。
“就叫做,大酋长的饭堂。”萨鲁法尔舔着嘴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