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kda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二章 兒子-age8e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平西侯爷,终于回到了忠诚于他的奉新城。
只不过,考虑到平西侯爷现在的身体状况,进城被刻意地低调处理了。
一来郑凡现在实在是懒得站到外头去对蜂拥而来的百姓打招呼,二来,要是让百姓们看到自己现在的身体虚弱,他郑凡的形象可以不在乎,但由此可能引发的人心动荡,是不能不在意的。
现如今,平西侯已经是整个晋东军民的核心所系,尤其是在没有明确的接班人的前提下,平西侯爷的身体状况,对晋东的影响,是直接且直观的。
大家伙刚过上安稳的日子,熬过了最为艰难的复产一年,今年的收获也入仓了,接下来,就是对未来的美好展望;
在这个当口,一旦让他们知道平西侯爷变得病怏怏的了,军民的心气儿,马上就会出乱子。
再者,
魔王之中,真正插手负责军务的,其实也就是梁程一个,晋东地界上的诸多军头子,他们服的,也是平西侯。
不像是燕皇驾崩了,至少朝廷的架构还在,所谓的人心思动,受影响的,也不过是地方对中枢的敬畏亦或者叫中枢对地方的压制;
而在晋东这块地界上,平西侯一旦有个什么意外,这个架子,是根本无法维系的,只能散架。
前些年郑凡和魔王们一起将自己打造成了“神祇”一般的存在,有利自然也就有弊;
当然了,对于魔王们而言,弊端他们并不在意,因为很有可能郑凡一死,他们也要跟着一起嗝屁,去讨论什么郑凡万一遭遇不测后的布置和安排……有什么意义?
待得马车快到侯府时,剑圣才决定下车。
前日,就有来自奉新城的传信骑兵将其夫人产子的事情告知了,虞化平也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属于自己血脉的儿子。
郑侯爷对剑圣挥挥手,
提醒道:
“记得进屋后先看媳妇儿,看完媳妇儿后再看儿子,最好是装作自己压根不在乎儿子的样子。”
剑圣摇摇头,道:“你倒是经验丰富。”
“代我向嫂子赔罪,本来你可以来得及赶回来的。”
“言重了,是我让你差点出了岔子。”
“得了得了,等我修养几日再去看我干儿子。”
“好。”
剑圣回自己家了。
郑侯爷的马车则直接进了侯府。
侯府现在,很是冷清。
四娘在盛乐城调查事儿,公主和如卿还在楚地没来得及回来,习惯了腰酸背痛的郑侯爷,这会儿,忽然有些不适应。
作为侯府里的嬷嬷,客氏亲自伺候郑侯爷沐浴。
深冬了,外头还在下雪;
郑侯爷被婢女搀扶着躺上床后,婢女们退下,客氏则褪去了外衣,也进了被子,将郑侯爷的双脚,放在了自己胸前帮忙捂着。
家里,三个夫人都不在,她倒是能随意一些了。
郑侯爷半眯着眼,马车上睡足了,这会儿是睡不着的,但他依旧很享受这种腐败且慵懒的感觉;
这万恶且该被批判的旧社会。
瞎子于昨日出城了,中途和郑凡碰上,交接了事情。
人间苦 甲六一
接下来,瞎子将前往上川县,对了凡小和尚的事进行全方位的调查。
这件事,必须要查个通透。
一旦查清楚了,知道了具体的位置,接下来,说不得就得动刀兵了。
打乾国还有些远,但打雪原,随时都可以。
至于其余的魔王们,则都忙着各自的事儿,郑凡事先打了招呼,回来后要休息几日,没太大的事儿不用来打扰。
“孩儿……来拜见父亲。”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得知自己干爹回来了,天天马上小跑着过来要见。
小小的人儿,
在门外恭恭敬敬地行礼,在其身后,黑猫和狐狸也都匍匐着。
客氏听到了,马上起身,将自己的衣服穿戴好,用被子垫在郑侯爷身后,这才走过去,打开了门。
“见过小主子。”
“嬷嬷好。”
“儿子!”
躺在床上的郑侯爷喊了一声。
天天脸上露出了笑意,踏过门槛,走进了屋,来到了郑凡的床前。
“父亲。”
天天对郑凡行礼。
这些礼数,其实没人教他。
郑侯爷对自己这个干儿子一直是宝贝得紧,就算是养出一个纨绔子弟、混世魔王啥的,郑侯爷也不在意。
亲爹干爹,家大业大,打拼下来的这基业,不就是让他造的么。
一个二世祖,他郑凡难不成还养不起?
可偏偏这娃儿打出生起,陪伴他的要么是鬼要么是僵尸要么是妖精,可偏偏居然能自己跟着侯府里的下人们学了礼仪,而且还一板一眼的。
最重要的是,听话也懂事。
现在,天天已经不喊什么干爹或者义父了,而是直接喊“父亲”。
当然,他知道自己真正的父亲是谁,虽然,他没什么印象。
喊郑凡“父亲”,是一种亲昵的表现,加个“干”字就像是“外公外婆”的“外”字一样,显得有些远了。
其实,后世不少地方的小孩,也不喊“外公外婆”了,都是喊“爷爷奶奶”。
郑侯爷伸手,摸了摸天天的脸。
“父亲病了?”
“回家的路上,被人刺杀,不过你爹我本事大,刺杀我的人,已经被我反杀了。”
打打杀杀的事儿,寻常长辈是不会当着小孩子的面提的。
但郑侯爷没那种顾忌,天天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比普通孩子高得多。
“父亲最厉害了。”
天天一直很崇拜郑凡。
“嗯,被你亲爹救下来的。”
“亲父来了?”
干爹,省略了“干”字,亲爹,多了个“亲”字。
这不能怪孩子。
郑凡从不介意在天天面前说老田的好话,老田多么多么厉害云云,他这个干爹,真没必要去吃那位亲爹的醋。
再者,郑凡也希望天天能够一直记得他亲爹的事迹,知道他的生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伟岸存在。
“你亲爹跑西边去了,很远的西边,那里人的头发颜色和眼睛,都不是黑的,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你亲爹去帮咱们探路去了,等天天长大了,爹我就带你一起去西边找你亲爹。”
“嗯。”
“姐姐呢?”天天问道。
郑凡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那块红色石头,“累着了,在睡觉呢。”
望江江面上,魔丸消耗过度,进入了短暂的休眠,问题不大,和自己一样,需要一段时日养一养。
“咳咳……”
郑凡咳嗽了起来。
“父亲,你的身体……”
“没事儿,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盗棺
“那我……不打扰父亲了。”
“你就在这儿多陪陪我,爹出门后,就一直在想你。”
听到这话,
天天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道:
“天天也想父亲。”
“等你再长大一点儿,以后爹出门,就带着你一起去。”
“打仗……也可以么?”
“可以,爹把军旗交给你来举,就和爹一起站在战车上,看着爹指挥大军作战。”
就像,
当初你亲爹带我一样。
“嘿嘿,虎子哥做梦都想跟着父亲你出征去哩,下次,天天可以带上虎子哥么?”
“当然,我儿子的面子,怎么可能不给?”
他去,剑圣自然也会去。
“父亲,孩儿到了练字的时辰了。”
“就在这里练吧。”
“是,父亲。”
哑巴男孩赖定你
接下来,
天天就坐在郑凡的卧房里练字。
字帖在小茶几上,他坐着小板凳,后背挺得笔直,字虽然写得慢,但相当工整。
红色石块被压在字帖上,和以前一样,魔丸喜欢监督天天练字,虽然她现在还在沉睡着,但天天习惯了这样。
郑侯爷就侧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干儿子练字。
当下的氛围,让郑凡很是享受。
看了许久,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天天练好了字,回过头,看见干爹睡了。
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小手腕,抱起红色石块,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卧房。
走出来的天天来到了自己的屋里,将红色石块放在了自己存着的零嘴里头。
而后,
他又将自己房间里的两个茶杯放在了自己的兜里,取了几块零嘴,也塞了进去,最后,抱起了茶几上的茶壶出了自己的屋子。
狐狸和黑猫在后头一直跟着,生怕福娃一般的小主子磕着碰着。
天天走到了假山后,走入了密室。
走台阶下到最底部后,看见了那口静静躺在那儿的黑色棺材。
天天将茶壶放下,再从兜里将小茶杯和零嘴拿了出来,而后,将茶水倒上。
他以前见过干爹带着酒水和吃的进这里来,小孩子嘛,模仿大人是一种本能。
茶碗摆好,
三块沙琪玛堆起,
天天对着棺材坐了下来。
“爷爷,父亲今天回来了。”
棺材悄无声息。
“父亲在回家路上,遇到了坏人。”
棺材继续悄无声息。
“父亲说,是我亲父救了他。”
棺材仍旧悄无声息。
“父亲说我亲父,很厉害唉,说这世上,好像没什么人能打得过他。
爷爷,您和我亲父打过么?”
在天天的认知里,这世上,最厉害的,应该是自己的干爹郑凡,第二厉害的,就是一直陪着自己近乎寸步不离的……干爷爷。
“嗡!”
棺材颤动了一下。
他,
被打过。
——————
今天短了点,因为需要停一下整理一下下面剧情的思路,毕竟,接下来剧情的侧重点,无疑是魔王们,需要斟酌的地方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