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192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五十七章 出關,天人之境推薦-ajik3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有主之物?”看着可在两柄神兵上的字迹,那些还在丝毫要如何分配这两柄神兵,要拿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够获得这两柄神兵的星君们也不由得一愣。
重生在六零 海星99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神兵上的字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是修行者的手笔——换言之,这两柄神兵,非是天地造化而成的无主之物,而是有大修行者以不可思议的手段所祭炼而成的绝世神兵。
“三衰的神君,还是四衰的巨擘?”
“亦或是精擅于祭炼神兵法宝的修行者?”一时之间,那些星君们都是犹豫了起来。
能够将人工而成的神兵祭炼得如同天地造化的神器一般,这样的人,其修为之高,其手段之妙,可想而知。
为了一件神兵和这样的强者产生冲突,任是谁来,都得在心中细细的斟酌一番,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地皇传说 孤独漂流
但这些星君们在犹豫的时候,那两柄神兵背后的大修行者,却不曾犹豫。
天河之上,有缥缈无比的道韵浮现出来,受那道韵一引,那两柄神兵便立刻是得了助力,顿生无穷玄妙,只一转,那镇住这两柄神兵的星辰之影,便是直接的崩溃,那两柄神兵,亦是在一阵如梦似幻的光芒当中消失于无形。
星辰虚影崩溃之后,这天河之上的剧变,才算是刚刚开始。
无穷的光华,浩荡的星辰之力,也是如同流水一般填充到那道韵之类,在那道韵当中隐隐的凝聚做一个人形的模样,而随着那人形的一个吞吐,这灿烂无比的天河,仿佛都在刹那之间变得幽暗了起来。
这一口吞吐之后,星光当中的那人形给人的感觉,便是再度一变——若是在之前,那人形给人的感觉,便只是一个大修行者,是强绝无比的力量,那么这一刻,这人形给人的感觉,便是令天河上的修行者们觉得自己所面对的,仿佛是整个天地一般。
1“这是,天人?”刹那之间,不管是那些寻常的不朽金仙,亦或是那些星君巨擘,都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手脚一阵冰凉。
……
“原来,这便是天人!”刀剑的嗡鸣当中,云中君的意识终于是从不可言说的玄妙状态当中清醒过来。
在两柄神兵铸成出世的刹那,云中君也终于是将自己在紫霄宫中听道的所得融会贯通,成功的渡过了天人之衰,成为了这天地之间,太乙道君之下最绝顶的存在。
而在渡过了天人之衰之后,云中君才终于是明白,为什么龙族的记载当中,对于这天人之衰说的不清不楚,为什么修行者只有渡过了天人之衰以后,才能够真正的触及太乙道君的玄妙,才能够承载太乙道君的玄妙,以铸就登临太乙道君的根基。
——原因很简单。
所谓的天人之衰,其实便是天与人的界限,是道与人的界限。
在渡过天人之衰之前,修行者被称之为修行者,练气士,这个时候,修行者是参衍天地以成就自身,但在渡过了天人之衰之后,修行者便被称之为修道者——这个时候,修行者本身,便已经是成为了天地的一部分,从这个阶段开始,修行者的修行,便不再是法力的积累,而是如何将自己所修行的大道,将自己的印记,都铭刻于这天地的根源之处。
到了这个境界,修行者本身已经是有了那么几分天地不朽,我则不朽的味道——只要修行者在天地根源之处的印记不曾被磨灭,那修行者就算是陨落,也不会堕入永劫之地,而是会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三魂七魄,会逐渐的重新在那印记的作用之下,重新聚拢起来,令修行者转劫而成。
天人之名,由此而来——而不朽金仙的修持,其最终的目的,也正是这天人之境,由人而登天。
天人之境,便是不朽金仙之境的终点。
是以,想要彻底的诛杀一位渡过了天人之衰的修行者,便必须是要将那修行者留在天地根源处的印记给彻底的磨灭方可。
渡过天人之衰的过程,便是由人而天的过程,听起来简单无比,但实际上,却是困难到了极致。
——首先,需要修行者将自己的精气神打磨到极致,要修行者的道心,坚固无比。
玄帝归来 微笑大师
然后,是修行者将自己的精气神,将自己的元神,将自己的血气,将自己的法力,甚至于是将自己的修行,都彻底的散到天地之间,成为这天地之间的元气,随风雨而动,随日月而落——在这过程当中,修行者却又要保持着极致的自我的存在,以免是迷失在这天地之间,真的化作天地之间的一缕元炁。
无论是精气神的充沛,亦或是道心的坚定,这四者任何一项有了瑕疵,那修行者在散做元炁归于天地之后,便再也不会有重新的凝聚为一的机会。
毫不客气的说,不朽金仙前四个衰劫的修持,血肉之衰,法力之衰,元神之衰,以及道心之衰,究其本质,都可以说是为了最后的天人之衰再做准备。
天人之衰当中,修行者以人身化作元炁归入天地,然后在重聚自我,由人及天,由天返人,天人合一不分彼此——是以,这不朽金仙修持的终点,这最后一个境界,才是被称之为,天人之衰,天人之境。
……
无量的光华当中,云中君的身形缓缓的聚拢,在他苏醒过来的刹那,他的意识,便已经是将这浩浩荡荡的天河,都笼盖起来,天河的权柄在他的周身上下涌动,只需要一个念头,他便能够出现在这天河的任何地方——在这天河当中,空间于云中君而言,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都有一万多的星君了吗?”意识在天河当中掠过的时候,这星空当中的情况,亦是通过天河的倒影大差不差的落入到云中君的脑海当中,令那刹那之间便对此时星空当中的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
“还有这些法舟……”云中君的目光落到了天河上那无数的小小的法舟上,然后他的眉头一皱。
于是整个天河,便都在这一刻回应着云中君的心绪。
浩浩荡荡的水气自天河的浪涛而起,将天河之上天地元气,以及无穷无尽的星辰光华尽数排开,几个呼吸之间,这天河之上三千丈,便是成为了一片不见任何光明的黑暗之地,驾驭法舟游于天河上的所有的不朽金仙们,皆被困于其间。
换做之前,这是云中君号令麾下那一支定止军才能做到的事,但在云中君渡过了天人之衰,登临了天人之境以后,执掌了天河权柄的他,只一个念头,便在这天河当中做到了只有号令大军才能做到的事。
这万万里天河,其间所有的变化,一切天地元气的流转,一切空间的蔓延,便皆在他的一念之间。
——换而言之,便是登临了天人之境以后,云中君只要立于这天河之上,那他的存在,就等同于是半个太乙道君,虽然不能说与太乙道君匹敌,但要将一位太乙道君拖在这天河之上,却是十拿九稳。
至于说太乙道君之下的存在,哪怕他已经是摸到了太乙道君的玄妙,若是出现在了这天河之上,也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被云中君镇压在天河当中。
“云道友闭关万载,却不想今日一出关,便闹出了好大的动静。”云中君还在感受自己登临天人之境以后实力变化的时候,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便是在云中君的身边响起。
长庚星的光芒,在天河的上空聚拢,显化做长庚星的虚影,然后一个须发皆白,面容极具亲和力的道人,从长庚星的虚影当中踏了出来。
不是明庚道人,还能是谁?
“天河星砂玄妙异常,天地诸族皆是孜孜以求。”明庚道人看着云中君,言语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