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iof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洞螟-第七百三十二節 堵截與快人一步閲讀-wqazx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归墟之内阴寒无比且水汽弥漫,师弋身为水属性修士,对于此地呈现出水属性的天地元气最是敏感。
即便没有动用过武力,不过根据梦境师弋也能够大致估算出。
如果在此地进行战斗的话,水属性分支流派的修士,天地元气几乎不会产生多少消耗。
并且,功法和咒术威力还能再暴涨三分。
不过,在这种环境之下战斗。
受益最大的,还不是师弋这样的水属性高阶修士。
真正的受益者,乃是水属性的圆觉境存在。
在质变的功法能力加持下,水属性圆觉境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将能够爆发出极强的威力。
而很不幸的是,师弋的仇家当中,恰好有那么一家正是水属性流派。
没错,那家势力正是雁国专修魂道流派的降府。
在现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们才是真正的受益者。
而更糟糕的是,之前因为师弋与林傲闲谈,再加上所处位置距离归墟较远的关系。
两人进入归墟的时间虽不算太慢,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快。
而圆觉境存在本来就有优先进入归墟的权限,这使得袁崇海等一众雁国圆觉境修士,是在师弋和林傲之前进入此地的。
当然,这其中还有那在大帐之中见过,疑似降府府主的存在。
一众雁国圆觉境修士,对于师弋这个眼中钉,已经是早就存下杀心了。
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师弋通过此地,进入秘境之内。
而现在这归墟通道之内,一旦进入其中。
那就只能随着水流不断向下,而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
这里正是解决掉,师弋这个仇敌的好地方。
另一边,师弋以惊人的目力。
远远就看到了,袁崇海等一众雁国修士,正在竭力减缓下降速度。
他们这些人这么做,很明显就是在等师弋从身边经过,然后合力进行攻击了。
师弋对于自己的实力,一向都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不要说,此地会让那降府府主的功法能力暴增。
就算没有这一节,面对复数圆觉境修士的围攻,师弋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这个时候顺着水流而下,只能是自投罗网。
前有强敌后无退路,如果是换了其他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恐怕已经心生绝望了。
不过,师弋的内心却始终很平静。
毕竟,此行来自于敌人的威胁,完全是可以预料的。
而师弋在梦境之内演练了一个多月,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层。
另一边,袁崇海回身看着。
位于上方的师弋和林傲两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正科级干部 姚有赳
其人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前些时日即便与道旗派达成了井水不犯河水的协议。
不过,他们却一直都没有对师弋动手。
袁崇海知道,在实力方面他们肯定是占优的,这点毋庸置疑。
不过,若真的想要将对方彻底干掉,却也有些难度。
毕竟,谁也不会在明知不是敌手的情况下。
还硬着头皮拼命,对方也是会逃走的。
而圆觉境修士在速度方面,并不比胎神境修士领先多少。
原本他们还有方剑戟可以防备这一点,可惜其人也已经陨落了。
而为了能够干掉师弋,袁崇海他们直接将这归墟当做了笼子,用来限制师弋的逃脱。
这个时候,袁崇海心中无比自信,这里必将成为对方的葬身之地。
然而,他的自信很快就被打破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师弋带着林傲靠近了周围的水壁。
接着,师弋五指成爪对着身侧的水壁猛的一拉,一条水龙直接被师弋扯了出来。
这水龙犹如活物一般,环绕在师弋和林傲的身体之外。
就好像蟒蛇拖拽猎物一般,直接将师弋和林傲二人,拉入了旁边的水壁之中。
师弋和林傲二人,就这个消失在了归墟通道之内。
而另一边,袁崇海看着仇敌就这样消失在眼前,不禁有些发懵。
沉默了好一会儿,其人才不确定的对身边几人问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除了这归墟通道之外,周围的水路并不能够通行吧。”
另一侧的降府府主伸手抚了抚颌下白须,点头说道:
“不错,但凡进入归墟水壁之内的修士,都免不了一个死字。
毕竟,这归墟乃是众水汇聚之所,天地元气已经充盈到了极点。
归墟通道之内的天地元气,还稍显温和一些。
而周围水壁之内的天地元气,可是要狂躁许多倍的。
那些狂躁到极点的天地元气,会不断地四处流窜。
一旦进入其中,必然会导致天地元气不断朝着体内蜂蛹。
最终所导致的,只能是爆体而亡这一个结果。”
听完降府府主的话语之后,袁崇海又接着问道:
“那么,刚在那进入水壁之内的师弋,可是已经死定了。”
此言一出,场上竟然无一人能给出确切回答。
毕竟,师弋这些年做出的惊人之举实在是太多了,甚至方剑戟都死在了对方的手上。
这样一个实力惊人的对手,在没有看到尸体之前,谁也不敢妄下定论。
袁崇海也明白这个道理,其人调整了一下心态开口说道:
“罢了,其人若是死了最好。
不过,即便没死,想必也能够在秘境之内遇上。
介时,再杀掉他也不迟,我们走。”
说罢,袁崇海率先朝着归墟地部降了下去。
另一边的水壁之内,师弋自然不可能死去。
在梦境之中经过此地无数次的师弋,自然也清楚这里天地元气的厉害。
如果不做任何防护的进入水壁之内,最后肯定会像当初在五功山之内,被山岳人一个吐息撑爆的雷泽一个下场。
并且,这个地方的天地元气,比山岳人的吐息可厉害多了。
毕竟,归墟乃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天地异象。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借此,抵挡住吞噬欲望强烈的天渊秘境。
不过,这个时候身处此地的师弋与林傲二人,全部都安然无恙。
只见,原先的一条水龙,已经变成了许多条。
它们不断的在师弋和林傲的周身游动,搅动起的水流,直接将两人周围的水分全部都排空了。
原来,师弋早就料到了可能会有这个一遭。
于是,师弋便在梦境之内练习。
以水葬术排空水壁之内的水分,以此来缓解压力的办法。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师弋和林傲还是免不了爆体而亡的下场。
毕竟,这里的天地元气汇聚程度,完全不能以常理揣度。
除了用水葬术缓解压力以外,师弋还同时激活了银粟报身以及神仓能力。
此前就已经说过了,神仓乃是血脉能力,而血脉能力又与天地元气相性不合。
这使得神仓之内天生不存在天地元气,那片空间原本就是处在空寂状态的。
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开启状态,天地元气也不会流入神仓之内。
当然,这是指天地元气相对温和的正常环境。
而在归墟这个天地元气汇聚之地,狂躁的天地元气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只要有能够进入的区域,它们必然会毫不犹豫向着其中涌入。
周围的天地元气涌入神仓之内,如此一来师弋和林傲周身的压力自然会减弱。
不过,只是这样的话,依旧无法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毕竟,神仓的容量有限。
即便不会被撑爆,也容纳不了多少天地元气。
一旦神仓被填满,师弋和林傲依旧面临爆体的危险。
而师弋一早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原来师弋带着林傲进入水壁之前。
曾经在归墟通道之内,留下了自己的一滴血液。
而此地原本温度就非常低,在开启银粟报身之后。
即便师弋不主动释放寒气,也依旧可以达到塑造雪躯的条件。
雪躯作为能够看做本体的特殊分身,同样可以借血脉分身激活神仓。
如此一来,这一片神仓空间,等于像是两头开口的管道一般完全被贯通了。
疯狂涌入师弋这里天地元气,直接从雪躯方向又被释放了出来。
天地元气有了发泄的渠道,师弋和林傲二人自然也就安全了。
不过,两人虽然安全了,但是位于归墟通道之内的其他人就有些惨了。
天地元气的疯狂涌动,致使一众修士被吹的东倒西歪。
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却也大幅减缓了他们的下降速度。
而另一边,师弋单手持印在眉心处一点。
周围由水葬术所形成的水龙,如同戏珠一般将包裹着二人的水球顶在最前头,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地向着最深处潜去。
…………
盏茶时间就这样一晃而过,此时归墟底部异常的平静。
就在这个时候,数条水龙呼的一下自周围的水壁之上窜出。
在留下两道人影之后,瞬间消散无踪了。
毫无疑问,这两人正是师弋和林傲。
面对周围空无一人的状况,师弋丝毫不显惊讶。
毕竟,之前天地元气的巨幅扰动,严重影响了其他修士的下降速度。
面对这种扰动几乎没有人可以不受影响,哪怕是开启了法华,也是无济于事的。
法华虽然可以免疫五行攻击,使自身不受任何控制效果。
但是,面对天地元气这一本源力量的扰动,抵御能力是极其有限的。
形容起来,法华就好像是一把雨伞一般。
一般情况之下,有人一瓢水泼过来,撑起雨伞,自然可以将水挡下。
可是,一旦到了下雨的时候,雨伞虽然能确保身上不会被淋湿。
但是,却无法保证鞋子不会在雨中被浸透。
而师弋所掀起的扰动,还不只是毛毛雨,而是倾盆大雨。
这种情况下,还没有人先一步到达此地,完全在师弋的预料之中。
再者说了,师弋在梦境之内演练了一个多月。
如果连第一个赶到此地都无法做到,那本身就算是失败的。
另一边,从进入水壁开始。
林傲被师弋的一连串操作,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此地天地元气的异常,其人身为一名高阶修士自然能够感受到。
刚刚所有的环节,只要有一点出现差错,他们二人直接就会变成一堆血肉。
如今总算脱离了危险,这个时候林傲才忍不住对师弋问道:
“刚刚在冲出水壁的时候,我注意到你的报身能力也在那个瞬间消失了。
那应该不是师弋你主动关上的吧,我猜是持续时间结束,才陷入了使用间隔之中的。
我虽不知师弋你把天地元气弄到了哪里,但是报身能力应该是维持搬运的渠道吧。
报身能力消失,也意味着天地元气无处宣泄。
当时如果再晚一息,我们两人应该就会当场死掉。
面对这样的极端情况,我想师弋你应该预留有补救的手段吧。”
师弋闻言,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说道:
“我又不是神仙,那种情况之下,我能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如果晚了一步,那就真如你所说的,我们两人一起死翘翘了。”
林傲闻言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一脸苦笑着说道:
“没想到啊,向来行事沉稳。
讲究谋而后动的你,也有这样不顾一切赌命的一面。
说真的,经过刚才那一遭,我有些后悔来这个地方了。”
林傲所不知道的是,师弋沉稳的性格一直没有变过。
非到万不得已,师弋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面对不可知的危险。
刚才那一连串的举动,看起来像是在玩命。
其实呢,师弋已经在梦境当中模拟过无数次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有的细节,都在师弋的掌控之中。
哪怕是闭着眼睛,师弋也不可能失败的。
不过,心协镜碎片这种事关自己底牌的东西,自然不可以拿到台面上说的。
师弋闻言,也只是笑着对林傲说道:
鬼王嗜宠:逆天小毒妃
“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想清楚再跟过来。
事到临头才想起来后悔,那也已经晚了。
好了,闲话少提。
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不然等袁崇海那帮人赶上来,又少不了一番波折。”
林傲自然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刚才她仅仅只是自我调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