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ipbe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五章 穿幫看書-jnohu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对胡孝民的决定,施健吾都觉得是应该的。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如果他还担任情报一科的科长,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至于其他人,就更没有意见了。大家都知道,胡孝民在情报处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的。
施健吾站了起来,信誓旦旦地说:“等我亲手把这个人挖出来后,再向处座请罪!”
他突然发现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吴顺佳还活着。
凰的女人
胡孝民已经让陶准然接任他的职务,想必,陶准然很快会与吴顺佳联络。一旦陶准然与吴顺佳接上头……,他这个卸任的情报科长,恐怕就不是免不免职的问题了,而是活不活得成的问题。
胡孝民摆了摆手:“你一个人怎么查?让情报一组配合你。”
劫師 君不見
施健吾哽噎难鸣,他是真的感动了:“多谢处座……”
重生西遊之大唐皇族 大夢泣
之前自己对胡孝民多有误会,回过头想想,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如果能对胡孝民多几分尊重,或许在情报处的这段经历会很愉快。
散会之后,施健吾与陶准然交接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可交接的,一科的工作,陶准然本来就很熟悉。但陶准然问到了吴顺佳的联络方式,施健吾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告诉了他。
陶准然诚恳地说:“施科长,中午在谢记饭馆办两桌,赏脸一起喝一杯?”
开会之前,胡孝民就找他谈话了。先让他主持一科的工作,再接替施健吾的职位。今天中午的这顿酒,其实就是提前准备的庆祝宴。
施健吾原本嗜酒如命,可现在实在不能喝酒:“今天哪里有心思喝酒?下次吧,一定跟兄弟们喝个够。”
陶准然微笑着说:“那行,下次再喝个够。”
流年不訴衷腸
施健吾正准备离开,苗刃之又找到他:“施……施科长,处……处座命令,我配合……配合你查案。根据线报,发现了向晶报送信的人。”
施健吾眼睛一亮:“真的?”
苗刃之说道:“我已经……拿到了……了地址,正准备去抓人。”
他其实也很奇怪,施健吾与胡孝民作对,为何还要帮他办事呢?但他对胡孝民的为人更加钦佩,换成自己,早就趁机对施健吾动手了。
施健吾突然改变了主意,冷哼一声:“一起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暗算老子!”
中午陶准然要去喝酒,今天也不是与吴顺佳联络的时间,先把人抓住,说不定明天案子就结了。
胡孝民回到办公室时,看到门口有个蓝眼睛高鼻梁穿着笔挺西服的男子。他的下巴有点向前突出,非常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正当胡孝民在疑惑,这是哪个国家的人时,对方主动开口了,说的还是较标准的中国话:“你好,我是律师达商,受宪兵队委托来见施健吾,替他用法律手段向各大报社讨回公道。”
今天早上的丑闻,不仅涉及到特工总部的施健吾,还涉及到日本宪兵石桥信。宪兵队看到新闻后,宪兵队长林少佐把石桥信叫过去,重重地甩了几十个巴掌,打得石桥信的牙齿都掉了两颗,头肿得跟猪头一样。
就算把石桥信打死,也无济于事,刊登“中日合作”新闻的报社,大多位于租界。他们不能算是抗日组织,宪兵队只好让达商出面。
胡孝民打量着达商:“你准备怎么个讨回公道法?”
达商表面是法国律师,暗地里却为宪兵队效劳,为日本特务机关提供情报。法租界不少中国人,包括之前抗日人员,被法捕房逮捕后,会找达商寻求帮助。哪想到,达商不仅没帮他们,还加重了他们的刑罚。有些人,原本只需要在法租界审判就可以的,最终却引渡到了虹口区。
达商眨了眨蓝色的眼睛,说道:“收回所有报纸并公开道歉,协助法捕房抓捕偷拍照片者。”
胡孝民缓缓地说:“这件事我们自己会调查。”
帶著超級電腦穿越了
达商一脸傲然地说道:“我还需要特工总部配合,你们的调查进展,需要及时与我共享。否则,我只有让宪兵队下令,请胡处长与我合作。”
他是受宪兵队的委托,本身又暗中为宪兵队做事,胡孝民只是日本人养的一条狗罢了。他是法国人,与日本人是合作关系。
胡孝民转身走进办公室,淡淡地说:“那就让宪兵队下令吧。”
“喂……”
达商正要跟着胡孝民进去,门却“砰”地一下关上了,要不是他缩得快,鼻子差点撞断了。
达商并没有因为胡孝民的蛮横生气,反而放低了姿态:“胡处长,晚上我在公馆马路的法国餐厅请你吃饭,到时一起探讨案情如何?”
刚才他确实是狐假虎威,想着用宪兵队的名头,让情报处替他打探消息。哪想到,胡孝民并不吃这一套。
胡孝民没好气地说:“你早这样,不就好商量了吗?”
陶准然上午确实没与吴顺佳接头,根据之前约定的时间,今天不是接头时间。如果有紧急情况,吴顺佳会给情报一科打电话。
下午的时候,陶准然突然接到了吴顺佳的电话。两人用暗号接上头后,约好傍晚见面。
吴顺佳见换了人,很是警惕地问:“施科长呢?”
陶准然说道:“鄙人陶准然,现接替施健吾的工作。”
吴顺佳嘴里啧啧有声:“是早上的新闻吧?我看了报纸,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口味。”
陶准然不满地说:“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吴顺佳似乎才突然记起自己的目的,连忙说道:“刚提到消息,新二组不仅要暗杀胡处长,还要暗杀法租界的律师达商。很有可能,就在这两天动手。甚至有可能今晚动手!”
陶准然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着双眼问:“什么?新二组什么时候要暗杀胡处长了?”
吴顺佳解释道:“新二组一直要暗杀胡处长啊,我早跟施科长说了。陶先生难道不知道?”
陶准然缓缓地说:“这件事我不知道,处座也不知道。”
名門撩寵之寵入骨 水雲行
吴顺佳也是一脸茫然:“什么?胡处长也不知道?施科长这是怎么搞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