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y96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七十四章 墨離一語驚鐘文讀書-15stm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九首,还不去看看曼清!”已是知晓些端倪的李道陵,赶紧出声让钟文去看看曼清去。
而钟文突闻自己师傅之言,顿觉有些不解。
曼清这是自己离开的啊,怎么还需要自己去看呢?
这没受伤没干嘛的。
钟文还以为自己师傅这是有事让自己去找曼清,或许是因为曼清有话与自己要说。
随即也不多话,小步的往着居所方向走去了。
至于墨离。
嘴角突然上扬,皱着鼻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随即捧着那块熏肉返回饭厅去了。
理竺与伯溪有些莫名其妙的相互看了看,“李道长,这是怎么了?”
“理前辈,难道你们二位没看出来吗?昨夜九首带着这位墨离回来,慈航殿的这位圣女就已是有些不高兴了。看来,这位圣女啊,是对九首暗生情愫了。”李道陵望了望居所方向,小声的向着理竺他们说道。
理竺一听先是一愣,“啊?李道长你没看错?”
“哈哈,没看错,没看错的。”李道陵哈哈一笑。
理竺又是与看了看自己的师弟,两人眼中突然也多了一丝的笑意。
对于慈航殿。
他们二人可谓是清楚的很。
上一任的圣女,好像入世修炼之时,就与这太乙门的某位高手发生了感情,而后还闹得江湖之上的各高手非要找太乙门的麻烦。
直到那位殿主出面,这才平息了那一次的江湖之乱像。
不过。
至此那位圣女也就成了慈航殿中的某位坐殿信女了。
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圣女之位,自然而然的就给丢了。
不过。
这位圣女冒似到了后期,这慈航殿的殿主,却是把慈航殿的殿主之位传于那位本已是取消圣女之名的坐殿信女。
这也使得有些知情的宗门甚是不解。
但人家慈航殿的事情,也轮不到外人去管。
哪怕就是三荒也管辖不到。
而这上一任的圣女,也就是曼清和龙玉二人的师傅,也正是当下慈航殿的殿主。
可如今。
李道陵的话,这让理竺师兄弟二人突然想到许多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来。
同时也觉得这样的事情,估计这慈航殿又要上演一次了。
慈航殿的圣女动了情,这放在慈航殿是不允许的。
否的的话,那必然是要被取消圣女之名的。
甚至回了慈航殿的话,会直接降为坐殿信女。
坐殿信女。
这并非什么好事,也非什么大人物。
说白了,就是永远不得离开慈航殿,更是永远不得与任何男子相见,而且连下山的机会都没有。
彼岸非流年
農門小嬌妻
说来。
就是直接老死在慈航殿。
至于是与不是,外人也知道这么一些,但想来坐殿信女肯定还有着其他的含义与惩罚。
三人相视一笑后,随即往着居所方向行去。
而此时。
钟文已是入了曼清龙玉二人所居住的屋子。
“曼清,你这是怎么了?”当钟文来到曼清的屋子后,发现曼清眼睛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曼清刚才好像是哭过的。
钟文还以为曼清这是有什么伤心事,心下还在想着该如何安慰对方。
对于女子哭泣之事。
钟文可以说是最怕了。
这到了嘴边的话,冒似有着什么东西堵着一样,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想安慰都不知道怎么安慰。
被钟文瞧着自己窘迫样子的曼清,侧着身子有些不好意思。
可这心中,却是异常的开心。
“九首道长,我师姐想我师傅了,昨夜还哭了呢。”一边的龙玉却是以为自己知道自己师姐的心思。
随着龙玉的话一出口后,曼清真心想要打死这个丫头了。
心里还想着,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好吗?
更或者,还想把龙玉轰出去不可。
钟文看了看曼清,又看向龙玉道:“原来是想师傅了啊,不过也是,当年我离开龙泉观去长安的时候,年岁也小,一离开之下到是没怎么想,可随着时间久了,越发的想师傅了,想着赶紧回龙泉观。”
狩獵世界 弓長九虎
曼清侧着身,听着钟文的话,心里暗骂着钟文就是一个木头。
自己哭是什么原因,难道刚才还没瞧出来吗?
“师姐打小就跟着师傅,没爹没娘的,而且师傅对师姐也最好,不像我,师傅都不疼我,每每有事都是让我去做。”一边的龙玉听后,反到是说起自己的不快来了。
“龙玉。”曼清怕龙玉多言,赶紧出声喝止。
钟文感觉有些不便,在这屋子里与着两位女子说话,赶忙说道:“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即然无事,那我先离去,要是你们有什么事,尽可来寻我,我还有事要去处置。”
话一说完的钟文,也没多想曼清如何,直接出了屋子去了。
这让曼清心情顿时又从高处跌落低处。
早饭前。
理竺现伯溪二人带着一些食物回去了。
平日里。
理竺他们的吃食,基本都是由着伯溪过来领取带回去的。
对于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子在山洞之中,想要生火做饭都难。
再加上小花嘴又挑,吃不惯二人所做的食物。
所以伯溪每天都得来龙泉观领取两餐之食物,这也算是对自己新收弟子的疼爱了。
话说此时的饭厅之中。
却显得异常的诡异。
不知怎滴。
重生之我是戰機
随着曼清与龙玉二人坐下后,墨离直接就坐在了二人的对面,而且还带着一副挑衅的姿态看向二人。
坐于不远处的李道陵,瞧着这场无声的硝烟,顿觉自己还是赶紧吃完闪人。
重生之武將修仙
哪怕陈丰以及其他的弟子也均是如此。
反到是钟文。
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
心中认为,只要她们不争不吵即好。
“师傅,看来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好了,这里还是留给她们吧。”有些受不住这气氛的陈丰,压着声音向着李道陵言语道。
李道陵随之也是点了点头,往着自己碗里扒拉了些菜肴之后,端起后直接向着其他弟子使了使眼色。
随后。
众人就这么端着饭碗离开了饭厅。
只留下曼清、龙玉,以及墨离,还有正在奋力吃着盆中的饭菜的钟文四人。
对于自己师傅他们端着饭碗出去吃饭的钟文,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奇怪。
这样的场景,在龙泉观也不是没有过。
说来,钟文到是想端着一起出去。
可钟文除了自己跟前的那一盆米饭之外,还有着一盆菜呢。
就钟文想端,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端。
正当钟文奋力吃着饭菜之际,龙玉见当下已是没有什么人了,向着坐在她们对面的墨离冷哼了一声。
墨离本就是带着一股挑衅的姿态,又哪里受得了龙玉的这一声冷哼声,“你哼什么哼,豆芽菜,别以为你们有两人我就会怕你们。”
“你才是豆芽菜,身为客人,一大清早不告而取,就吃了主人家的熏肉,现在又吃这么一大盆的饭食,就是山林中的野猪,也都知道哼哼两声。”龙玉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这不。
直接说墨离即是山中的野猪,也不如野猪了。
“你才是猪,你全家才是猪,我这叫能吃是福,就你这豆芽菜,吃这到一小碗,难怪长得跟根豆芽菜一样,胸前连块肉都没有,还好意思说我,哼!”墨离被龙玉这么一说,顿时就站起来指着龙玉叫骂了。
而墨离指着龙玉叫骂之时,还不忘向着龙玉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向着龙玉展示一下她傲人的胸襟一般。
随着这二人讥骂声,不远处的钟文直接给噎住了。
这清早就闹出了这么一出。
那一夏初見的時光 長燭
而现在这早饭时间又给闹出了这么一出。
而且墨离这展示之下,更是直接把钟文都雷得有些外焦里嫩了。
着实。
墨离的身材,那绝对是丰满之极。
反观龙玉,娇小不说,还如平地一般,这不让墨离找着了攻击的对像嘛。
龙玉见墨离如此羞辱自己,顿时就委屈不已,“师姐。”
曼清一直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饭菜,两人的争斗,好像跟自己无关一样。
不过。
曼清虽低着头,但这眼神,却是时不时的往着钟文瞟去。
说来。
钟文也是莫名其妙的。
这两人为什么这才刚见面,刚认识,为何就如仇人一样见面分外眼红呢?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非得吵上两句分出个你我对错来。
“我说二位莫要吵了,这也没啥可吵的,吃饭吃饭。”钟文做为主人,自然是要出声劝阻的。
可随着钟文这一出声后。
龙玉却像是找到了帮手一样,直接走向钟文,“九首,她欺负我,还欺负师姐,你可得帮我们。”
“这~~我怎么帮?你们女人的事情我可不好插手。不过,墨离啊,你能不能少给我找事啊,这一路之下,你可给我闹出太多的事情来了,我龙泉观乃是修道之地,你这一闹,是要把我龙泉观给折了不成吗?”钟文也知道自己再不说话,这女人的战争必然是不会停止的。
钟文的话,说来完全是就是阻止这女人的战争而已,不过这话里话外,冒似好像全是往着墨离去的。
墨离一听之下就不高兴了,腾腾腾的直接来到钟文的身边,“九首,你是要轰我走吗?你是不是想要跟这两个狐狸精好?然后把我一脚踢开,我可告诉你九首,没门,哼!”
墨离话一说完后,还不忘踢了一脚钟文,随即抱起自己的两个如钟文一般饭盆,丢下三人直接离开饭厅去了。
墨离的话。
说的真是没头没尾的。
墨离说话,也从不跟钟文讲路数,更是不会跟你讲什么道理,就是这么直接。
至于你怎么理解,那是你的事情。
而此时的曼清这脸,却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獨步清風
反到是龙玉,却是恨恨的跺了跺脚。
反观钟文。
这头可谓是大的很。
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曼清。
可这一看,却是让钟文有些心慌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