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hewm人氣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六百八十二章 情感廣告狂人閲讀-dhy0z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早上八点,吴良拨了拨压在他身上的玩年腿,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到了宾馆,大部分客人都是上午离开,吴良候在大厅外一一给他们欢送走,酒店门口热闹的如同菜市场一般。
繁华过后尽是虚妄,不管怎么说,入住仪式算是热热闹闹的圆满结束,这是属于他个人的高光时刻,有收获更有艰辛,是一个阶段的终点,更是一段新的征程的起点。
吴良记不清自己说过多少句,“有空肯定去拜访您”,又或者是“有新项目记得想起老弟我啊”之类的话。
迎来送往原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礼节,这无关于重生者的荣耀,仅仅是他证明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有力证据。
在这一时刻,吴良终于算是融进了这个世界,即便有些许的不适,那也是可以通过改变习惯而解决的问题。
神魔之上 被罰站的豆豆
人们都说,培养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不是么?
送走大部分宾客,当然,留下来的客人也有,大多数商务会的正常模式——来都来了,专程拜访一下主家,商量一下明年的合作也未尝不可,尤其是吴良展现出的更多的广告策划能力,让绝大多数人改变自家品牌的想法如野草般疯长了出来,不为别的,就冲他制作的这些广告让厂家产品大卖这一点,也当的起他们对吴良的尊敬。
最強匹夫 大頭
商场上的这些人之间自然信奉实力一说,能让我赚钱的我给你喊爷爷都行,不能的,找上门喝个酒聊聊天没什么,想要进一步的合作,先展示一下自家的实力吧!
有人冠以“温情广告大师”的称号,这是对吴良最好的评价。
在商品同质化的今天,情感广告似乎是广告人成功的不二法宝,而吴良率先在这一流派走出了自己的风格!
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求別撩
看广告看到哭,很可笑,不是吗?
但是广告中传递出的各种各样的情感元素,不仅仅是亲情、爱情亦或者是友情,这些情感元素赋予了商品生命力和人性化,激起消费者怀旧或向往的情感共鸣,最终产生对商品的购买动机,实现广告最终的需求。
吴良在这方面似乎是渐入佳境,也无愧于他天朝消费心理学第一人的称号。
午饭前,吴良看了看何羞羞递过来的名单,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他也趁机到茶座的沙发上稍事休息,准备去吃午饭。
没有着急离开的人当中,明光乳业的董事长王嘉芬是一位,前一天吴良忙,她有些事情想征询一下吴良的意见,眼下找到机会,终于可以仔细问问。
王嘉芬看到吴良坐在沙发上假寐,身边就一个留着短发波波头的女子在一旁陪着他,走上前去,笑着打招呼,“累坏了吧!”
吴良睁开眼,见是王嘉芬,苦笑一声,“还好!”
王嘉芬理解的感慨,“难为你了,入驻仪式举办的这么成功,很多人都在感叹,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尤其是何总!”
何羞羞作为会议的组织者,很多人也见识到了她的雷厉风行,任何突发事件只要她在,绝对会完美的解决!
王嘉芬是企业的掌门人,自然是内行看门道,此刻见猎心喜,就想着挖人,“何总分管市场部么?”
何羞羞这几天组织会议也算是熟读英雄谱,从口袋里递了张名片过去,笑着回答,“王董,您好,我是洛城分公司的总经理!”
王嘉芬接过名片看了看,叹了一口气,“还想着何总能过来帮我呢,看来我这里的庙还是太小啊!”
何羞羞闻言就是一喜,“到了您那里,我就是甲方了吧?”
王嘉芬狐疑的看了眼何羞羞,脑中急转,思忖着这是两口子吵架么?都能联系到甲方乙方这方面?
怪不得两个人的眼神不像是上下属的关系,真要是给这位爷请过来,明光乳业指不定和吴良的会变成什么样呢?
王嘉芬笑呵呵的解释,“是甲方没错,正常情况下甲方强势,但是面对吴董这样的强势乙方,我们也只有听命的份咯!”
何羞羞撇了撇嘴,用手指头捅了捅吴良,“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怎么不知道?”
吴良没搭理她,给王嘉芬解释,“小丫头没经历过风雨,在公司的庇护下总觉得顺风顺水,这样不好,我看啊,要不我就忍痛割爱让给王董得了?”
王嘉芬知道这是两个人斗嘴拿自己开涮,她才不上他的当,摆了摆手,“何总年纪轻轻就是分公司的总经理,肯定有自己独当一面的地方,我这公司,头上婆婆太多,干的一点都没劲,倒是吴董您啊,等我退休了,来你这里谋个差事,吴董可别拒绝哟!”
这借力打力的功夫实在是了得,要不是吴良知道曾经的她从明光乳业离开去了家投资公司,还真以为对方是开玩笑。
不过,对方都愿意退休之后加盟,这样的大佬级的人物,在自家公司发挥发挥余热也算是人尽其用,真到了那一天,让她联系明光乳业一家客户都行。
吴良想通这一点,很真诚的看着王嘉芬回答,“王姐,您是行业大佬,来我这个小公司才叫屈才,不过,您真的愿意来,我自己的业务也挺多的,身兼数家公司董事长,您看上哪个随便挑!”
这样的承诺显然是意外之喜,王嘉芬笑得愈发开心,“好,有小良你这样说,我也算是有了着落了!”
“这是我的荣幸!”吴良笑着回答,这才问起对方公司的事情,“鲜奶吧的试点还可以吧?”
提起鲜奶吧,王嘉芬的脸色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一扫之前眉间的沮丧,“公司有个老的送奶工跑不动了,就开了一家,生意好的很,每天两百斤鲜奶销售一空,甚至于他的这个点,都成了晚上人们休闲的好去处。”
吴良大概算了算,“四头奶牛供应一家鲜奶吧,奶源够不?”
王嘉芬没有奇怪吴良连这个都知道,而是给吴良说起牧场的事情,“我准备收购闽南的长富乳业!”
吴良颇为惊讶,“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收购不划算吧?”
王嘉芬不以为然,“三个月后,全国的乳业公司或许都会陷入困难,但绝不会是我明光,我要让坏事变好事儿,鲜奶吧就成为最佳替代品!”
“有魄力!”吴良顿时就被王嘉芬的这份气势所折服,点头同意,“的确,得奶源者得天下!”
这回轮到王嘉芬惊讶了,“吴董连这句话都知道?”
吴良苦笑一声,“按照国际传统乳制品企业的惯例,奶牛养殖生产、奶品加工、奶品销售三个环节的资金占有率通常是6:3:1,在国外似乎很行得通,可是在国内,老牛和一利两家正好相反,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啊!”
王嘉芬对于奶业的现状看的更是清醒,顿生不忿,“是啊,这两家办的那是人事儿吗?”
吴良摇摇头感慨一声,“所以,能够有一款利润高的产品做支撑,明光也不至于在面对常温乃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了!”
俠氣天降 愛上十八歲
王嘉芬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吴董又有新想法了?”
“打广告呗,还能有啥?”
明光乳业并不是没有打广告,只是主要的媒介都放在魔都电视台这边,毕竟,魔都市场才是明光最大的市场,尤其是生鲜乳。
只是现在的广告,让吴良看的实在是有些牙疼,连句slogan都喊不响,他下意识的就提了出来。
王嘉芬也不隐瞒,“这回过来的意思就是明光乳业的广告代理交给你了!”
“哟,这可是意外之喜啊!”吴良没想到又接了个广告,试探着问,“只是,我接广告不想坏口碑,业内都知道,我吴良给出的广告语都是一字千金,但是,这一字万金的广告语并不仅仅只是广告语,而是品牌运作的结果!”
王嘉芬没想到自己抛出的橄榄枝居然被人嫌弃了,脸色有些讪讪,“你是说明光乳业的品牌运作有问题?”
吴良哈哈一笑,“何止是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
總裁我要蛇寶寶
王嘉芬略带埋怨的看着他,“上次见面怎么不说?”
吴良想了想回答,“上次?认识你不到半个小时,我说的也得你信才行!”
这是实情,交浅言深的事情,吴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想法试试,结果,王嘉芬认真了。
她既然认真,这事儿就有的继续,吴良无非就是以退为进,想将品牌运作的业务一并接下。
王嘉芬则是打起了苦情牌,“三聚青胺的事儿,姐承你的情,品牌运作,在商言商,你是广告商,我是广告主,广告的业务都准备交给你了,再加上一个品牌运作也不是不能接受!”
王嘉芬这么大气,吴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广告词,“乐在新鲜,这四个字送给你,算是展示一下我做广告的实力,但是,品牌运作这边,你连一个合适的产品都没有,我说品牌运作也是白说不是!”
奉子時代:拒嫁億萬老公
王嘉芬有些沉默,“明光的品牌还不够响么?”
吴良不答反问,“和老牛酸酸乳相比?”
王嘉芬嗤之以鼻,“一款添加剂里面加上牛奶的饮料而已!”
话是大实话,吴良也认,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从广告的层面来讲,酸酸乳算是成功了,不是么?”
王嘉芬有些黯然神伤,“成本五毛售价两块五,还有那么大的傻子在喝!”
吴良笑笑,“这不就是广告的魅力所在?”
王嘉芬反问,“那你给我的牛奶卖上五倍的价格?”
吴良龇牙,“五倍又有何不可?鲜奶吧的牛奶几倍了?”
这笔账,王嘉芬显然是算过的,为了打响鲜奶吧的这块招牌,供应鲜奶吧的生鲜乳都是优中选优,大型牧场加冷链运输直供,蛋白质含量都在3.0克以上,收购价每斤两块,销售给鲜奶吧四块,对外销售八块,中间的利润,明光挣自己生产物流的那部分,鲜奶吧挣渠道的那部分,利润分配很清晰。
末日黑暗途 血魔狂刀
王嘉芬有意收购牧场的原因也很清楚,牧场的利润也是一部分。
按一头牛年产奶四吨,所需青储玉米约八吨来计算,每吨收购价230块,每公斤牛奶四毛六,每斤两毛三。
长富乳业的奶源就符合王嘉芬的需求,大型牧场,夏季时候,牛奶的蛋白质含量甚至能达到3.2以上,远远高于国标的2.95。
也正是基于此,长富乳业的奶好,售价高,反而经营效益差,产品卖不出去一切都是白扯。
醫行天下:難馴妖孽夫君
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
而现在,有了鲜奶吧这样的终端销售渠道,长富乳业的高品质奶源就派上了用场。
可以预期的是,牧场将会大有所为。
吴良点出鲜奶吧的利润分配,王嘉芬内心的震惊真的是无以言表,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难理解的,吴良既然能提出鲜奶吧的概念,自然清楚这套盈利模式的结构。
这不是五倍的利润,毛利润在六七倍。
同样,鲜奶吧还可以走连锁的路子,魔都地区,明光乳业的根据地,以自营为主,她企业那么多的送奶工,可以合理安排,解决企业的人员臃肿问题。
其余地区,只要冷链跟得上,加盟店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这不是什么难事!
另外,鲜奶吧也不仅仅只是销售鲜奶,酸奶也可以,虽然这一块是明光的短板,但是,有了鲜奶吧,完全可以将明光自有品牌推到前台和达能集团相抗衡。
王嘉芬显得信心满满,吴良忍不住打击她,“和达能掰扯不清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