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gnei好看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 遺忘之志-1656 大單看書-gfr7u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指的是哪个任务?”
想要离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段青的表情仿佛也随着周围气氛的凝固而停顿了一瞬间,他握了握扯住自己的雪灵幻冰冰凉无比的手,然后带着微笑转身问道:“是之前搬运货物的那些?还是修理风车的——”
“那些任务不是在昨天就已经报告完毕了么?”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呼莫卑转向这些玩家的表情依旧平静:“我指的是后来交给你们的第二部分,被你的队友拿来刮开火漆的那些。”
“那些啊,那些我们最近也正在努力。”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段青略显恍然地回答道:“我们已经清除了将近十个威胁点,消灭了一百多个敌人……你手底下的士兵没有向你们长老会报告这件事么?他们明明是跟着我们一起去的啊。”
“是你们跟着他们,不要搞错了。”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呼莫卑随后也收起了直视对方的视线:“不过这件事我确实有所耳闻,你们的努力也已经受到了其他长老和勇士们的赞赏和认同……还有呢?”
搖滾教父 黑色貝斯
“那个找寻娜希娅的委托呢?你们有没有发现她的下落?”
特意的指出和点明了这个任务,呼莫卑那望向段青的视线却依旧显得非常平静,被盯视着浑身不自在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微微地晃了晃自己的肩膀,将手中的冒险者手册拿了出来:“没有,不过——”
“我们也算是调查出了一些情报和线索。”他点着自己冒险者手册上勾勾画画的字迹,眼中的光芒也开始明亮地闪烁:“我们首先调查了有关那位娜希娅小姐的一些信息,以现在的情报总合来看,这位小姐似乎不是呼伦族人士,甚至不像是一名草原部族中人。”
“她在几日前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麻烦之中,最后消失在了呼伦族的权力中心——阿波伦附近。”灰袍的魔法师随后收起了自己的手册,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眼前的长老身上:“所以你们的这则寻人启事,看上去更像是一纸通缉令,想要将这位闯了什么祸事的小姐抓捕回来。”
“不愧是人人口中言传的冒险者,调查的能力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很多呢。”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掌,呼莫卑一脸自然地称赞道:“虽然与实际情况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和出入,不过也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能告诉我们实际的真相么?”重新摆出了单手扶腰的姿态,雪灵幻冰歪着脑袋低声问道:“这位娜希娅小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确是闯下了祸事,如果那件事真的可以被称作是‘祸事’的话。”摊了摊自己的双手,呼莫卑的嘴角罕有地出现了一抹笑意:“然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对我们部族的影响力并没有其他长老们所想象的那般巨大,所以‘追讨’的力度自然也没有你们所感受到的那样强。”
“是与某种石头有关么?”段青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种叫做‘镇风之石’的东西?”
“……没错。”盯着段青望了望,呼莫卑那大方承认的话音随后也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响起:“精彩,我要更正之前的话——你们的调查能力令人刮目相看。”
“只是随口一猜,毕竟我们是手头上的情报就那么一点。”段青无谓地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不过先前我们跟随那苏族一同前来此地的路途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所以有一些情报是能对得上号的。”
“哦?说来听听。”
“镇风之石这个名字我在调查过程中只听到了一次。”
指了指呼伦族营地的另外一个方向,段青毫不避讳地继续说道:“乍一听这个名字就能够猜得到它的用途,想必一定也是与镇压风暴、阻挡季风侵袭等效果有关,不过如果真的是如此简单,那么各大部族里所拥有的风之石本身理论上也应该起到了相同的作用了才对。”
五界至尊 哈啤
超能神警 六劃先生
“我在调查贵族聚落的时候也有过注意,怎么说呢……不愧是草原上的大部族,风之石的储备确实令人惊叹,即使是向塔兰木一家那样的普通家庭,家中的风之石也是非常多的。”段青自顾自地继续分析道:“既然如此,一个有可能被供奉在阿波伦这样的地方、被众多长老所保护的石头,能够起到的用途恐怕就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了。”
“它应该是用来储存风暴的吧。”
灰袍的魔法师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冲着眼前的呼莫卑摊开了自己的手:“将不断经过这个地方的风系能量吸收,凝聚压缩在一个便于携带的范围内——这恐怕都可以称作杀手锏一样的存在了。”
“很大胆的猜测,我并不反感你有这样的想法和勇气。”依旧带着那一点点的微笑,呼莫卑冲着段青点了点自己的头:“不过——是什么启发了你会这样想?”
“当然是那座风车。”手指由自己所示意的方向收了回来,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座风车里的装置——既然流经于风之大陆的风暴如此强烈,任何地表的完整建筑本来都不应该存在如此之久的时间,既然那不是你们来到此地的时候已有的古老装置的话,那就只能证明是你们亲手建起了那个地方。”
腹黑寶寶超霸氣:爹地,我要退貨 鳳曉離
“呼伦族具备着古代科技与魔法传承的可能——这可不是一桩小事。”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再度摊了摊自己的手:“当然,如果让我这名魔法师兼炼金师有机会接近那块石头,好好地研究一下的话,我可能就有更多的信心可以确认这个结论了。”
“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鼓起了自己的双掌,站在众人面前的呼莫卑随后也发出了越来越明显的笑声:“可怕,真是可怕,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你们这些冒险者放入族内,任由你们到处调查。”
“不过这些事告诉了你们也没什么。”他骤然收起了自己的笑声,重新挺起的身躯之上也散发出了一股自豪与自信的模样:“毕竟我们呼伦族已经在这个草原上足够强大,即便向整个大陆披露出自我强大的秘密和理由,你们也已经来不及对付我们了吧。”
“我们是风之大陆上少有的、将自己的古代历史与文明完全传承下来的部族。”他指着自己身后堆满了书籍和纸卷的帐篷和方桌:“许多大陆上的草原部族都是那些古代遗民们分化出去的部族,又或者是自生自灭的淘汰者逐渐茁壮成长起来的部族,很少有部族可以在这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保留自己的所有文明,以及一直维系着那个时代的古代科技。”
“那个风车便是用来收集风元素的终端装置,是么?”望着对方的段青用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它,还有布置在这个部族聚落其他方向的另外一些东西——它们将途经于此的风汇聚在镇风之石内,然后供你们使用,没错吧?”
“没错,但是风现在已经停了。”点了点自己的头,呼莫卑的面色也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和正常:“我们不能被困于这无风之地,所以我们决定离开这个已经定居了很久的地方。”
“结果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镇风之石却不见了。”一旁的雪灵幻冰也终于像是弄懂了什么一般点了点自己的头:“所以你们才想抓回娜希娅,为了将镇风之石讨回来?”
“镇风之石并非天然形成的宝石,想要再次获得一块那样的石头非常麻烦。”点了点自己的头,挺直了腰杆的呼莫卑随后也将双手背到了自己的身后:“在即将出发的这个关键点,我们肯定不可能再去耗费人力和时间去再造一块,况且经过初步的确认,我们也判断出那个女人并未逃离聚落,只是趁乱在这个聚落内的某个地方藏了起来。”
“所以你们只是选择了一种更为简单合理的处理方式。”段青不由自主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但这还是很奇怪——你们为什么要封锁消息?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情况,普通的族人们甚至都不知道阿波伦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抱歉,我现在可没有心情讲这些故事。”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白色部族长袍,收起了笑容的呼莫卑声音冷冷地说道:“那些普通的族人们也只管照顾好自己就好,知道得太多对他们来说可不算什么好事。”
請叫我弗萊迪 是雨不是玉
“看来这句话对我们同样有效。”望着周围开始默不作声聚集过来的其他呼伦族的士兵,朝日东升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上:“想要杀人灭口?别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人啊。”
“不不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脸上的面容逐渐恢复了平静,呼莫卑随后却是将逐渐形成的包围圈伸手挥散了:“要是不小心激怒了你们,让你们误以为已经无计可施,冲上来妄图用手无缚羊之力的我来当作人质,那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更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位呼伦族的长老甩开了自己的袍袖,脸上的表情也依旧显得从容和自信:“我们可不会为了这种无谓的理由去找你们的麻烦,我们还需要你们继续帮助我们呢。”
“什么意思?”依旧保持着戒备的模样,雪灵幻冰声音清冷地问道:“你还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如果你们还将我们想得那么坏的话,那就尽管由着你们好了。”没有在意眼前这几名冒险者散发出来的敌意,呼莫卑面色如常地继续说道:“不过——你么不会真的以为镇风之石与风暴的一同消失,只会带来这么一点点的不良效果吧?”
“……?”
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段青只是用严肃中带着疑惑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对方,而呼莫卑也没有辜负他的这份无言的期待,自顾自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样吧,你们不是冒险者吗?冒险者可是有冒险者的那一套规矩,这我还是非常了解的。”
“我们会再给你们一份委托。”他转身在自己帐篷前方堆满了书本与羊皮卷轴的桌台上翻找了一阵,然后取出了一张与段青等人之前拿到的任务委托看似相同的一张卷轴:“与之前的交换条件不同,这一次我们将会以呼伦族的名义,为这份委托准备一大份丰厚的报酬。”
“只要你们能帮我们完成的话。”
重生之劍道獨尊
他用笔在展开的羊皮卷轴上大肆挥舞了一番,然后向着段青所在的位置抛去:“我很看好你们的能力,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这是——”
斷夢仙緣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段青随后也将落下的视线放在了朝日东升与雪灵幻冰一同聚集过来的卷轴表面:“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慎重的表情闪过了一瞬间,呼莫卑这一次真正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那刻意留下的背影此时此刻也透出了决绝的感觉,连带着那低沉的声音一同向段青等人下了逐客令:“好了,闲话已经聊得够多的了,请你们离开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向着自己身旁的两个人点了点自己的头,得到了肯定的段青随后也在转身离开此地的最后一刻忽然问道:“如果你们真的找不回镇风之石,你们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该怎么做怎么做,毕竟我们呼伦族的传承可不会这么简单地就败给别人。”依旧没有回过自己的头,属于呼莫卑的声音也响起在了段青的耳边:“不过……如果此间事情可以完美解决的话,我们倒也不介意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对你们宽宏大量一番。”
重生之農家小悍婦
“我明白了。”
冲着那道背影行了一个注目礼,段青终究还是将自己的脚步迈向了自己身后的道路:“尽管我们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并不顺利,不过——”
“我们会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你们最后可以付出的那些肯定与承诺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