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7r7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 愛下-第782章 西山城隍府之事閲讀-17h0g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官法,青山城隍府七品阴神,阴阳司使。
在图央率领鬼差、阴神,前往苦陀天的西山城隍府后,便由他统管着青山城隍府事务。他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图央在豐都城忙着鬼民户籍之事时,便是由他管理着青山城隍府事务。
而且经验丰富。
只要代管着城隍府时不出什么大错,基本都能够成为城隍,毕竟地府现在十分缺人。
他不是傻子,别人亦不是傻子。
大家都在努力。
而被图央带走的鬼差和阴神,基本都是副职,这让他们多少有些激动。
一个新的城隍府,只有副职,没有正职,这意味着什么?
傻子都明白。
所以,前往西城隍府的鬼差、阴神,都充满了干劲,以及期待着扶正……
“林石,游方殿乃是城隍府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在城隍府初建之时,你可是明白?”
在西山城隍府里,图央对着一名青年阴神道。
“府君,属下明白。”
林石道。
他乃是青山府游方殿的勾魂使,九品阴神。
不久后,他就率领四十余鬼差,入驻西山府的游方殿,训话后就派出游方鬼差,迅速查看四周的情况。
毕竟是陌生地方。
没有摸清情况,怎么运转游方殿?
毕竟游方殿的职责,乃是抓捕苦陀天的孤魂野鬼。
而现在的苦陀天,所有亡魂都是属于孤魂野鬼,都需要游方殿来进行抓捕。
虽然说,四十余名鬼差,占了将近图央带来的鬼差三分之一。
在游方殿里,也属于超编了。
但是。
对于现在的西山城隍府,现在的苦陀天来说,四十余名游方鬼差,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对于苦陀天来说。
即使是一万名游方鬼差都不多,甚至还不够。
而封青岩,只是暂时在各界,先建一座城隍府,至于苦陀天的第二座城隍府,还不知道在何时……
这时,不仅游方鬼差去摸清西山,或者说是苦陀天的情况,林石也没有闲着。
他以前并没有听说过苦陀天,所以还得他亲自去看看。
当他看到后,心里惊讶不已。
不过数天。
林石就大概把西山四周的情况摸清了。
虽然现在的西山城隍府,一穷二白,但是林石,很快就把游方殿运转起来。
他能成为青山城隍府,游方殿的勾魂使,其能力毋需置疑。
毕竟青山城隍府的游方殿,可不单单管着青山境,还兼管着整个周天下……
所以说。
游方殿的权力十分大,鬼差也是最多。
而且。
在他查探苦陀天的情况时,顺便把西山城隍府,方圆百里的亡魂抓捕了。
四十余名鬼差,被他分为四队,分管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报!”
戰淩 吉祥淩
一名游方鬼差,匆匆冲入游方殿,脸上带着些焦急道:“勾魂使,在吾等抓捕人间亡魂时,遭遇苦陀天的僧人的攻击,不让吾等抓捕亡魂……”
黑薔薇白薔薇 一線瘋箏
“抓捕亡魂,乃是吾游方殿天职,世间谁人敢阻挡?”
林石脸色立即沉下来。
“可是、可是,吾等乃是鬼差,府君曾有言,不可轻易与生人接触。”
那游方鬼差吞吞吐吐道。
“府君所言不与生人接触,不在世人面前现身,乃是因为阴阳有别,而不是让生人欺负。吾等,乃是地府阴兵、阴神,其天职就是抓捕亡魂,生人岂能插手……”
林石皱着眉头冷哼一声。
“那现在怎么办?”
游方鬼差道。
“若是那僧人再敢阻挡,便将其魂拘来。”
林石沉吟一下道。
“呃,勾魂使,那僧人的实力有些恐怖,恐怕吾等鬼差无法……”
游方鬼差迟疑一下道。
“鬼将级别?”
林石问。
“不知道,总之就十分恐怖,吾等根本就进不了门。”
游方鬼差摇摇头。
游方鬼差不仅有游方皂服,还有勾魂锁链或打魂神鞭,乃是专门克制神魂的神器。
一般情况下。
即使是普通的鬼差,持着勾魂锁链,都能够将鬼将境以下的魂勾勾走。
而且,地府的鬼差亦修炼。
霍氏青敏
现在地府的鬼差、阴兵,基本都是鬼兵境,即是相当于文人的文秀般。
即是修行的第三境。
林石蹙着眉头想了想,便道:“暂时不理会,先抓捕其他亡魂。”
“诺。”
游方鬼差行礼便退去。
毕竟现在的西山城隍府,太穷了,要阴兵没有阴兵,要阴神没阴神。
基本什么都没有。
林石打算先不理会,先抓捕其他亡魂再说。
若是强行去抓捕,有可能导致西山城隍府与苦陀对上,让西山城隍府无法正常运转。
先等等!
林石如此想着。
随着时间的过去,游方殿抓捕越来越多的亡魂,基本清空方圆千里的亡魂。
这让图央大为满意……
而且,这对于林石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只要管理好游方殿,他便有可能成为西山城隍府的,第一任游方殿正。
虽然游方殿正只是八品阴神,但是其权力,不小二十四司使。
而且游方殿相对于二十四司殿。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錦上花
较为独立。
特别是在城隍府初建之时,其重要性比二十四司殿,还要重要……
即使不是初建。
只要苦陀天的城隍府,不超过十座。
游方殿都是无比重要。
所以他在来到西山城隍府后,一直处于激动之中,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般。
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管理游方殿上。
不过。
随着时间的过去。
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僧人,阻止游方鬼差抓捕亡魂,甚至还有僧人打伤了游方鬼差。
这让他大怒不已,毕竟是他的手下。
而且。
这是在打他的脸。
“报勾魂使,苦陀寺中不仅有僧人,阻止吾等勾魂,还打伤了吾等鬼差,取走了勾魂锁链。”
一名游方鬼差匆匆赶回来禀报。
“什么?”
林石脸色一变。
这段时间来,他岂会不知道苦陀寺?
这乃是苦陀天第一寺,寺中有着众多的高僧,但是听说在十余年前。
苦陀天与魔物大战,导致苦陀寺死伤无数。
不少菩萨境的高僧纷纷战死,但现在依旧是苦陀天第一寺,还有数位菩萨境的高僧。
“哼,找死!”
林石冷哼一声,就立即走出游方殿。
但是,在他正要走出西山城隍府里,眉头猛然一皱,毕竟是苦陀寺。
他现在只是九品阴神。
若是论境界,只是鬼将境而已。
以他的战力,怕是远远不是菩萨境的对手,即使加了阴神之位,也无法让他超两境战斗。
在鬼将境后。
每一境的差距都十分大。
看来只能禀报府君了,毕竟涉及到苦陀寺,苦陀寺不能小看,以免西山城隍府与苦陀寺开战了。
现在西山城隍府并不适合与苦陀寺开战。
“府君,林石求见。”
片刻后,林石就来到城隍大殿,准备将事情禀报图央,让图央来决断。
“林勾魂使啊,进来。”
图央道。
“拜见府君。”
林石走进大殿,便恭敬行礼。
“有什么事吗?”
图央正在翻阅着折子,片刻后就抬头看着林石,微笑道:“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
林石点点头,沉吟一下就道:“府君,自我游方殿行使神职以来,不时遭受苦陀天僧人的阻止,但属下并没有正面对上,以免事情闹大了。毕竟,我西山城隍府正初建,不宜与苦陀闹翻了。但是现在,苦陀天的僧人,却是越来越放肆,竟视我游方殿为无物。不仅阻止我游方殿勾魂,还打伤我游方殿的鬼差,夺走勾魂锁链……”
图央眉头大皱起来,他早就已经知道,西山城隍府在苦陀天,必定会遭遇种种阻力。
但是没有想到如此快,还打伤游方殿的鬼差。
在前世谁敢?
谁敢,谁就死!
没有丝毫的道理可讲,毕竟阴兵不可侵犯,地府神威不可藐视!此刻他猛然想起一句话: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
但是现在的地府,还没有做到,但做到了神恩如海。对于无数的亡魂来说,地府的存在,便是神恩如海了。
那神威如狱呢?
图央思索着。
其实,林石说得不错,毕竟西山城隍府正在初建,并不宜与苦陀天闹翻了。
若是闹翻了,对西山城隍府没有好处。
但是。
西山城隍府,就任由苦陀天欺压了?
这怎么可能?
西山城隍府,乃是代表着地府!
图央想到的是,谁敢阻拦西山城隍府,就勾走谁的魂。
但是,现在的西山城隍府,怕不是苦陀天的对手。若是开战了,西山城隍府有可能会输,或者会输得一塌糊涂。
最后只能请府主出来收拾残局。
府主自然可以一手压下苦陀天,但是最后却要府主出手,还要他这个西山城隍府干什么?
他这个西山城隍,合格吗?
既然不能与苦陀天开战,也不能任由苦陀天欺压,还要打出城隍府的威风。
这怕是有些难啊。
看来得自己亲自走一趟。
图央想着,就看向林石道:“可是苦陀寺?”
“不错,正是苦陀寺。”
林石道。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前往苦陀寺一趟。”图央道,但想了想,又言:“你先前往苦陀寺一趟,说本府三日后亲自登门。”
“诺。”
林石道。
此刻他带着数名游方鬼差,立即前往苦陀寺。
不久后。
他便来到苦陀寺。
但是苦陀寺佛光迸发,竟然让鬼差难以接近。
“这佛光,乃是专门克制亡魂,甚至连吾等鬼差、阴神,都受到一定的影响,亡魂能够在苦陀寺里活下来?”
林石有些疑惑道。
“勾魂使,乃是我亲眼看到苦陀寺的僧人,领着亡魂进入苦陀寺。”
碧水 無調貓貓
游方鬼差道。
“可是确定?”
林石道。
“确定。”
“岂恨欺骗勾魂使?”
数名鬼差纷纷道。
林石点点头,身上就猛然迸发煌煌神威,瞬间就劈开浓郁的佛光,朝苦陀寺走,高喝道:“吾乃西山城隍府,游方殿正林石,奉府君之命告知诸位一声,府君三日后登门拜访。”
呼呼——
此刻一道道强大的身影,从苦陀寺中猛然飞出,身上迸发着无量佛光。
“西山城隍府?”
“游方殿正?”
“府君?”
“何人?”
有僧人纷纷问着。
此刻林石扫视一眼众僧人,脸色依旧有些傲然,却没有回答。
西山城隍府,乃是何等存在?
地府又是何等存在?
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天国,方能够比得上现在的地府吧?
所以林石有他的傲气。
他现在前来苦陀寺,只是转告一声而已,说完,他依旧没有理会众僧人,就转身走了。
“哼,装神弄鬼!”
有僧人大喝一声,就一掌朝林石拍来。
“找死!”
林石冷哼一声。
此刻挂着腰间的打魂神鞭,猛然被他抽出,狠狠地朝拍来的僧人打去。
呼呼——
打魂神鞭顿时迸发耀眼黑光。
瞬间打在僧人的灵魂上,让僧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反应过来却无法抵挡。
“啊——”
那僧人惊恐惨叫,感受到灵魂在颤栗,目光里浮现骇然之色。其他僧人看到,脸色猛然一变,感受到打魂神鞭子的恐怖。
林石打出一鞭后,并没有继续打,冷眼扫视一下就收回鞭。
“哼,神威岂是汝等能侮!”
林石冷哼一声。
“你是何人?岂敢在我苦陀寺出手?”
有僧人怒喝道。
“何人?”
林石冷着脸,身上蓦然迸发煌煌神威,道:“现在可知,吾是何人?吾乃地府阴神,掌管西山府游方殿,主管抓捕苦陀天亡魂……”
“地府阴神?”
“诸位可是听说过地府阴神?”
青詭紀事 荊棘之歌
“阴神倒是听说过,但是没有听说过地府是什么。”
“还有,那什么西山城隍府,又是什么?我苦陀天,何时有西山城隍府?”
此刻苦陀寺的僧人皆是有些疑惑。
不过,有些僧人却似乎想起什么,好像在不久后,苦陀天有什么恐怖的存在降临……
似乎就是主管着苦陀的亡魂。
难道……
此刻林石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数名鬼差转身离开了。
“哼,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自称是阴神?还主管抓捕苦陀天亡魂?”
“我苦陀天的亡魂,何须你来抓捕?”
有僧人怒道。
“他身上,似乎,的确有神的气息……”
也有僧人凝视着离开的林石道。
自从与魔物大战后,苦陀天的僧人都变得火气较大了。
……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