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249.決心、生路與一葉障目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唔……我在哪?”从地上醒过来,游作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忽然间他感觉脸上有些紧,下意识的抬起手碰了碰,“好疼!”
“游作大哥,你没事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事!”
“抱歉抱歉!”穗村尊连忙上前将游作扶起来,“刚刚力度没控制好,我们再来一遍……”
“等一下,”游作皱着眉头拍开了穗村尊伸过来的手,“我没在迷茫,第一,我是人类,而莱特宁是人类的敌人;第二,无论我作出怎样的反应,莱特宁他们会用AI取代人类的目标永远都不会发生改变;第三,我与草薙哥有过约定,人类的未来,会托付在我的身上。
因此,无论草薙哥牺牲与否,都与我必须要消灭莱特宁他们没有半点影响。”
“啊哈哈,是吗?”穗村尊傻笑着挠了挠头,然后和泰瑞斯一起将游作从地上搀扶起来。
连道歉这个步骤都省略了。
“我最近只是一直都在想,接下来的行动是不是要避免群体进入link vrains呢。”
“什么意思?”焚魂者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
“上一次,因为莱特宁的计划,让我不得不与草薙哥对战,哪怕是胜利了,被削弱的依然是我们这一方,所以我想着,是不是我应该自己去想办法与莱特宁他们作战了呢?”
“……”穗村尊和泰瑞斯反应了过来,“游作大哥你是想抛开我单干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游作说道,“比如说穗村你,如果莱特宁说,打败我他就有办法将不灵梦唤醒,你会怎么做?”
“我当然还会贯彻我和不灵梦的道,”穗村尊想也不想的说道,“不灵梦说过他是不会原谅莱特宁的,当然我也不会原谅莱特宁!”
还有这种说法吗。
“不过算是问错人了吧?”
游作随后看向了泰瑞斯。
看到游作的视线看过来,泰瑞斯连忙举起双手,“我当然永远站在游作大哥这一边!我家里人都是不玩link vrains的,所以莱特宁没有办法威胁到我。”
这个家伙也是吗?
“那么……蓝色少女呢?”游作忽然间问道,“还有厄斯与阿库娅,我们能放下他们吗?”
此言一出,两个家伙都没有动静了,的确,这也是个要命的事情。
蓝色少女、阿库娅和厄斯他们,对于不灵梦而言同样重要,自然穗村尊也不可能无视他们的性命。
“这一点没问题的!”艾忽然间跳了出来,“蓝色少女是成为了another,成为那种程序的受害者,伊格尼斯根本没办法解开,
而厄斯和阿库娅这边,和不灵梦不同,鲍曼是将厄斯和阿库娅完完整整的吸收掉了,只要及时让他吐出来,那么我还能让他们回来!”
“让他吐出来,就要打败他们!”穗村尊说道,“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会替不灵梦打败鲍曼和莱特宁的!”
“总而言之有我们在,游作大哥就放心吧!我们现在是处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位置上了,莱特宁已经没有办法拿我们要挟到谁了!”
我们已经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时,终端的来电声音突然响起。
三个人同时拿起了决斗盘一看,毫无反应。
“不是我的。”泰瑞斯摇了摇头。
“也不是我的。”穗村尊也说道,随后看向了游作。
而游作则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位置。
原来那个来电声音,是在不远处一个路人的口袋中响起的。
路人接过了决斗盘,看到上面显示的乱码,一脸莫名其妙,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摩西摩西?请问是谁?”
“……”
“什么什么鬼?你神经病吗?谁信啊?还有你到底是谁啊?我……”路人破口大骂,随后挂断了通信,同时扫了一眼一旁用古怪神情盯着他的游作等人。
不好惹的样子。
“神经病……”路人啐了一口,随后转身离去。
“什么啊,”泰瑞斯说道,“就算是打错了电话也不应该用那种恶劣的态度嘛。”
“确实……有点神经过敏了。”穗村尊也跟着评价道。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阵激烈的来电铃声响起,三人再度转头看去,是另一旁一个绑着马尾辫,看起来很乖巧的女生。
“摩西摩西……请问是哪位?”
“最近看不到脸的这种电话很流行吗?”穗村尊莫名其妙的问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流行嘛,”艾回答道,“人类可是很喜新厌旧的,怎么可能会对老掉牙的东西感兴趣,估计是骚扰电话吧?”
“啊!是!”忽然间,那个女生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随后立正站好,电话里的人似乎嘱托了些什么,让她四下张望。
这一举动引起了游作的注意。
随后女生的视线就落在了一旁的三人身上,特别是中间的游作,随后小碎步跑了过来。
“蓝发的少年……请问……啊不是!”女生九十度鞠躬,将决斗盘递到了游作跟前,“这里有您的电话!”
“找我的?”游作皱起眉头,随后看向了决斗盘中的艾。
而艾因为陌生人存在的关系,早就闭上了眼睛。
游作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监控摄像头,对方是用那个东西在看着这边吗?
虽说这样一个电话很可疑,但游作还是接过了电话,而这时,那个女生似乎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躲到了一旁背对着他们捂上了耳朵。
“……”怪不得,刚刚那个人会骂骂咧咧的走了。
游作将决斗盘贴到了耳边,问道:“谁?”
“谢天谢地,终于联络上你了!Playmaker!”
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游作猛地瞪大了眼睛,就要立刻放下电话。
“不要挂!我知道解救草薙翔一的方法!”
“你是谁?为什么会说我是……”
“请放心,这是加密的通讯,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电话里的声音说道,“我是财前晃!”
“你……不是失踪了吗?”
“对,说来有些话长,playmaker,站在你身旁的是焚魂者对吗?”
游作看向了穗村尊,随后抬起头对着监控摄像点了点头。
“那就好……焚魂者也在的话就太好了,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所以playmaker,我想请你带着焚魂者,一起来圣玛丽医院,我们随后在那里会和!记住!只有你和焚魂者两个人!”
随后电话挂断。
木 贏 歡喜 記事
“骗人的!”就在这时,艾忽然间喊道。
在另一侧,看着屏幕中的两个人放下电话,财前晃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忽然间停在了附近,从车上下来几名警察,开始对这块区域巡视。
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吗?
财前晃惊愕了一下,随后就立刻明白了过来,恐怕来者是SOL公司的爪牙。
自己已经将通讯加密了,如果不是被SOL公司监控,并且被他们特殊要求,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King的爪牙吗?我是不会被你们抓到的!
财前晃收起了电脑,转身逃离了这里。
“等着我,小葵,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
“诶?为什么你说是骗人的?”穗村尊问道。
“因为声线就符合,”艾说道,“之前我录过财前晃的声线,他的声音哪怕用通讯听起来都不是这个样子的,而且,很可疑啊。”
艾眯起了眼睛,“已经失踪的财前晃,为什么突然间给我们来信息说他知道了拯救草薙酱的办法?而且,他是SOL公司的高管对吧?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有更好的办法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才对,但是他却选择了这样通知我们,太可疑了吧?”
“那么,你是知道有电话打进来了吗?”游作问道。
“没有注意,应该是被防火墙自动拦截了,”艾回答道,“毕竟这种骚扰电话用普通防火墙就能屏蔽掉,而我帮你更新换代后的防火墙,绝对没有被打破的可能。”
“……”游作捏着下巴沉思一会儿,忽然间发现,一旁的泰瑞斯也在沉思着什么。
“泰瑞斯,你觉得怎么样?”
“啊?我的意见?”泰瑞斯挠了挠头,“我还是觉得,既然对方邀请我们,那么我们就过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吧……”
“不怕那是陷阱吗?”
“那里是公共场合吧?”泰瑞斯说道,“就算是陷阱,貌似也没办法将我们一网打尽呢。”
“说的也是,”穗村尊说道,“那么我们赶快走吧,解救草薙大哥和蓝色少女的办法,如果真的能得到的话,那么我们就再也不用怕莱特宁耍什么花招了!”
“playmaker大人,就算知道是假的你也要去一趟吗?”
“目前为止,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游作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那么作为你的AI,我会时刻准备着替你们报警的!”
没有那么夸张。
虽然游作很想这么说,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再加上一道保险也好。
打定了主意,认为这一半几率是个陷阱的游作终于还是将那句提醒忘掉了。
而财前晃小心翼翼的潜行着,精准躲开了一路上所有的监控摄像头,zone对他的人体改造延伸到了这个虚拟世界中,让他受益匪浅。
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或是机器的注意,财前晃卡在游作他们抵达之前,先一步进入了在圣玛丽医院对面的废弃大楼中。
架起了电脑,将镜头对准了医院门口,充当望远镜的将镜头拉近。
同时,财前晃的心里也在嘀咕另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会来呢?”
如果不来的话,自己必须还得给他们打一个电话,毕竟现在,唯一能帮到自己而且自己还能联系到的只剩下playmaker了。
就在这时,两道人影闯入了电脑的摄像头中。
“来了!”财前晃心中一喜,随后看向了医院门口,忽然间,第三道身影却莫名的如同嵌入这个世界一眼,出现在了财前晃的视线范围内。
第三个人?!
财前晃的脑子如同挨了一榔头一般,为什么……计划出错了吗?我不是告诉过playmaker,除了他和焚魂者之外,不要带其他人过来的吗!?
然而,电脑屏幕上依然显示的是两个人。
财前晃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后看向了屏幕,没错!屏幕中的确只有小心翼翼进入圣玛丽医院大门的playmaker和焚魂者,但是电脑屏幕中却并没有捕捉到第三个人的身影。
电脑镜头和眼睛仿佛出现了bug,财前晃亲眼所见,看到走入医院大门的,分明是三个人,然而电脑屏幕中,却只录下了两个人的身影。
电脑屏幕和世界似乎察觉到了这个bug,忽然间晃动起来。
这一刻,财前晃似乎明白了什么。
恍惚之间,他看到,跟在playmaker和焚魂者身后的那个少年,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他,面带笑容。
——找到你了。
财前晃迅速将电脑收了起来打算撤离,下意识的看向医院大门一眼。
就在这时,他愕然的发现,眼前已经失去了那个少年的踪影,而楼下则传来了脚步声,一阶一阶台阶,如同踩在他的心脏上一般,向着自己这里走来。
“这是一场试炼,财前晃,”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让财前晃的脑海中发出一阵嗡嗡的响声,“我们都是凡人,但是,能以凡人之躯,做到凡人做不到的事情,那么,我们就是神明。”
财前晃的脖子如同生锈的老轴一样缓缓转动着,看向了楼下。
拾级而上,一名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财前晃台阶的下方。
“你……到底是……”
“忘记我了吗?还是说认不出我现在的样子了?”少年抓起了自己的衣服,随后信手一扬。
他的人类外表,如同序幕一般拉开,开启了一个错乱的世界,一叶障目,当再度拿开那片叶子的时候,世界在财前晃的眼中变为了黑白的异色格状。
泰瑞斯——King!!
“你没有辜负我对你寄予的厚望,财前晃,你出色的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
财前晃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震惊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