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萬界之全能至尊笔趣-第1338章 我不想重複第二次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700字修改】
仙寇 罗玛
【请2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感,让安洁丽可再也没办法平静下来继续祈祷。
她心念一动,发动了通讯术式。
【安洁丽可大人?】
通讯术式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古德米拉的声音。
“至今五分钟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有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吗?”
飞行幻想战记 尛髯秀才
内心里的不祥预感,让安洁丽可丝毫都没有废话,直接开口询问道,语气带上了一些严肃之意。
从安洁丽可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意味的古德米拉,也是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想了想,道:“您所说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并未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
“什么异常都没有?”安洁丽可深深地拧起了秀眉。
……
圣灵殿内,中央大殿的后方,通往仿圣杯所在之处的回廊之中。
一道肉眼几乎看不出来的阴影,悄无声息地贴着地板砖石的缝隙缓缓地往着回廊的深处移动着。
那小心翼翼的前进速度,充分显示出了这道阴影的谨慎。
大 將軍 的 公主
因为,这条回廊上,没走一段距离都会有各种肉眼可见和不可见的术式和结界对沿途经过者进行监测,一旦来者的身份有问题,触发了这些术式和结界,不禁会引来无数致命的攻击,还会触发警报,从而将圣灵种的高层强者都吸引过来。
到那时候,除非入侵者拥有逆天的实力,不然都是凶多吉少。因为,这一座圣灵殿,整个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庞大的神兵秘宝,一旦被全面激活过来,就可以化为一座巨大充满了无数危险禁制的牢笼,将入侵者关在里边并进行镇压。
圣灵殿内铭刻了无数的圣光系的攻击和封禁类术式形成的危险禁制,每一道禁制的威力都相当于至少一位六翼级大天使的全力一击,单独的一两道,对于准神级的强者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威胁,但如果是上百道、甚至上千道呢?
就算入侵者依然拥有着抵抗这种攻击而不死的强悍实力,但如果在遭到圣灵殿的禁制镇压的同时,还同时需要面临八翼天使长级别的强者的进攻呢?
所以,已经对于这里的危险性有过了解的梅菲斯,哪怕是已经脱离了拉文劳德的视线,也依旧是不敢太过放肆,而是选择了继续保持小心谨慎。
其中也有着他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的理由在内。
之前梅菲斯潜伏在亚伦的阴影之中,借着他为掩护进入圣灵殿的时候,拉文劳德特意跟星图殿的古德米拉进行通讯,其实是让星图殿那边动用了「天堂界图」的权能神力重点地侦测了一下圣灵殿这边的情况。
而为了防止自己被星图殿那边侦测出来踪迹,梅菲斯当时可是使出了全力,几乎是将自己灵魂中的『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催动到了他可以使用的极限。
而为了供给『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运转,梅菲斯体内的灵力几乎是毫不保留地接受着它的压榨,别看刚才星图殿那边的侦测仅仅只是持续了短短一小会,但梅菲斯体内的灵力却是被消耗得直接没了大半。
而现在,在星图殿放松了侦测力度之后,他体内的灵力不仅没有得到恢复,还在持续被消耗着,只是消耗幅度并没有先前在拉文劳德附近时那么严重罢了。
因为这圣灵殿内铭刻的无数高等级的术式禁制,同样也有许多是属于侦测功能的。在这里边的一举一动,如果不注意小心隐藏的话,一旦被其中任何一道术式禁制侦测到,那立刻就会引发连锁反应,将自己的踪迹暴露出去。
而且,星图殿那边虽然是比刚才放松了一些侦测力度了,但对于圣灵殿这边的关注度,依旧是维持在远高于其他区域的水平上,哪怕圣灵殿内没有这些术式禁制,但只要梅菲斯敢疏忽大意,照样就有被发现的可能。
在这么危险的处境里,也就难怪梅菲斯要如此小心谨慎了。
好在的是,『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神力确实是足够靠谱的,尤其是在梅菲斯将欺诈权能的力量全部集中起来仅仅作用于自身的时候。
之前梅菲斯还需要将欺诈权能的力量分摊出去,帮那数量越来越庞大的恶魔种军团遮掩踪迹,神格的权能效果被分散了成千上万份,却也依然保持到最终开战的时候都没有出现问题。
如今这份权能效果全部都被集中到梅菲斯一人的身上,其效用自然也是被发挥到了极致。
这也是梅菲斯有自信亲自潜入到圣灵殿内行动的最大依仗。别说此刻圣灵种还未察觉到异常,他相信,就算星图殿那边明知道有敌人暗中潜入了圣灵殿内,但除非梅菲斯主动作死,不然对方一时半会也别想将他找出来。
只是,权能虽然好用,但不得不说,它对能量的需求消耗真的是太大了。
而以非神之身来强行催动神之权能,会导致事倍功半的结果,不仅不能将权能的效果发挥到应有的水平,甚至消耗还会变得更为严重,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要不是在行动之前,梅菲斯特意用早就携带着的「魔果」给自己好好恢复了一下,事先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水平,恐怕这会儿都得因为顶不住消耗而暴露破绽了。
不过好在最危险的时刻已经渡过了,根据拉文劳德的通讯提供的信息,星图殿刚才已经对这边施行了一次重点侦测,那么按理说,在短时间里,这边都应该会是比较安全的。
毕竟星图殿里的「天堂界图」的神力也是有限的,所以不可能太过于频繁地针对某片区域额外加大侦测力度,那会导致神力的消耗加剧,频繁多来几次的话,不等战争结束,「天堂界图」的神力就得先耗尽,导致星图殿不攻自破。
所以梅菲斯虽然有些急切,但并无太多的担忧。他就不信,自己在彻底耗尽力量之前都找不到这次的目标。
梅菲斯不知道的是,星图殿那边,古德米拉确实是并未察觉到异常,在按照规定照例帮拉文劳德完成了一次侦测之后,他确实是对圣灵殿那边放松了些戒备。
然而,却耐不住安洁丽可的直觉实在是过于敏锐了。哪怕实际上并无任何的依据,但安洁丽可依旧是莫名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此刻,星图殿内,面对着安洁丽可再一次加重语气的询问,出于谨慎,古德米拉再度地仔细回想了一下,依旧是摇了摇头。
“至少就我个人所知的范围内,并无任何可疑的异常情况发生。”
顿了顿,古德米拉又继续补充道:“但要说值得在意的事情,也就是也就是圣灵殿那边在前不久接受了一位濒临半堕落化的六翼大天使级别的战士,需要紧急进行净化这件事了。”
“嗯?!”听到这里,安洁丽可秀眉一抖,美眸里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看到安洁丽可的这个反应,古德米拉微微一惊,立刻又再次补充道:“安洁丽可大人,您也知道,像这种事在这场战争开始后就不算罕见了,因此我对此也没有太过敏感。”
“不过请您放心,按照您的吩咐,就在几分钟前,那位需要净化治疗的大天使刚被送到圣灵殿的时候,我就跟拉文劳德取得了联系,调用「天堂界图」的神力对那边进行了一次额外加强的侦测,根据「天堂界图」当时的反应,我可以确定并无任何的异常发生。”
古德米拉本以为,得到了解释的安洁丽可应该会放下心来,但他却看到安洁丽可依旧紧锁着眉头。
她沉声说道:“古德米拉,再对圣灵殿进行一次最高阶神术侦测。”
“这……您确定吗?”古德米拉微微一愣,有些迟疑地追问道。
每一次额外的最高阶神术侦测,都是对「天堂界图」神力的一次大额消耗,哪怕一次两次还看不出太大的变化,但如果滥用的话,累积起来可就会演变成极为严重的损耗了。
“别废话。”安洁丽可冷声道:“以『主』的属神、「至高天使长」之名,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是!”古德米拉内心一凛,顿时再也没有了迟疑的心理。
安洁丽可刚才的那句话,便等于是说,如果事后证明了她的命令不过只是小题大做的徒劳之举,那因此而导致的一系列负面后果,她这位下达命令的「至高天使长」会担起所有应得的责任。
而反过来,要是安洁丽可的判断是正确的,那如果因为古德米拉的迟疑而导致了圣灵殿那边真的出现了问题,事后需要被问责的可就变成古德米拉自己了。
上级都已经如此明确发话了,古德米拉自然只能遵从,别看他们彼此都是八翼大天使,但就如同三级第七阶的境界跟准神级的境界之间有着极为明显的实力差距一样,安洁丽可的实力,在天堂所有的八翼天使长阶层之中,也是最为顶尖的那一个。
圣灵种的实力,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在天堂内的地位和权柄,安洁丽可所背负的「至高天使长」之名,便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没有再耽搁,随着古德米拉的行动,星图殿里的所有人都再度忙碌了起来,开始不顾自身消耗,将他们的能量一股脑地一起注入到「天堂界图」内。
虽然「天堂界图」的权能之理要想发挥出来,主要还是依靠于其内部事先由耶辛储存进去的神力,以及高品质的信仰之力。
但就跟梅菲斯可以用自身的力量来催动『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效果一样,星图殿这边的古德米拉等人,同样也可以用自身的圣光之力来给「天堂界图」提供运转所需的能源。
只不过,这种方式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若是目力足够,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发现,那夜色晶体球内,被缩小的无数倍的亚伦正漂浮在中央的深邃夜空之中,从下方的杯底开始涌现出了大量的金色光点,不断地渗透进了亚伦的身体里,一点一点地帮助他祛除、净化他体内的那些近乎已经与他本身融为了一体的魔种之力。
肉眼可见的,亚伦身上的那些魔化堕落的特征,开始一点点地衰退着,背后的半黑半白的六片羽翼也在一个缓慢而又稳定的速度蜕变回归到纯净的白金色光翼形态。
然而,不论是近在咫尺的拉文劳德,还是在净化开始之后就自觉退到旁边的修女和士兵们,都未曾注意到,那晶体球内的亚伦的体内,有一团极为不起见的黑色丝线悄然飘了起来,跟晶体球本身的材质完全让融为了一体,然后钻出了晶体球,最后贴着地面石板的缝隙迅速移动,开始往着圣灵殿的深处前进,很快就离开了这座大殿。
至高大教堂内。
前不久才刚去了圣灵殿那边巡查了一遍,刚刚回到了至高大教堂不久的安洁丽可,才对着耶辛神像跪下进入祷告状态没多久,就被一股冥冥之中传来的异样感打断了祷告的状态。
她重新睁开了那双纯净无暇的金色美眸,秀眉微微蹙起,回味着内心里的这股不适感,再看着面前的充满了圣洁与威严的耶辛神像。
安洁丽可站起身来,喃喃道:“有些奇怪,从刚才开始,就有股不安的感觉……莫非,这是吾主赐予我的启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