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二百八十四鑒賞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我正在追剧,当下最火的一部剧。我和女主有着相似的出身和相似的原生家庭环境,但是我却没有在一毕业的时候遇到我事业上真正的伯乐。可能,我不是千里马吧!女主的哥哥又在欺负女主,我恨得咬牙切齿,“还击啊,打他啊!”我竟然从沙发上坐起来,我竟然对着电视机说话,说出我心里的愤怒。她太像我,不是软弱无能,是太顾及亲情,不愿还击。
“我把小宝送回来了,”萧邦在电话里说,“你下来接他还是我送他上去?”
“我下来。”
我慌忙披上防晒衣,穿着拖鞋就出来了。初秋的午后,虽有阳光,但还是火辣辣的晒人。许久不曾见到这么炙热的光了,有些不适应,我用手挡在眼睛上方,望,小宝呢?
“妈妈!”小宝突然从一棵树后窜出来,他见到我,极度兴奋、开心。“妈妈,我回来了!”
无限之当系统碰上十世善人
“这么早啊?你吃午饭了吗?”
“吃了,不好吃,肚肚还是饿。”
“那妈妈到家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那爸爸呢?他肚子也咕咕叫。”
我看了一眼一旁的萧邦,对小宝说,“爸爸一会儿还有事,咱们先回家,走吧!”
“爸爸没事,妈妈,爸爸说他下午都有时间的,你就给他也做一份好吃的吧。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小宝哀求我,我知道,这一定是萧邦让他这么做的。
“那好吧。”我答应小宝,他兴奋的与萧邦击掌,“耶!爸爸,走吧!我要走中间,你们牵着我,飞高高!”多么幸福的一家三口,此时看到我们背影的人,一定会很羡慕我们吧?有时候,眼见的也不一定是事实,就像现在。
“还保留着周末大扫除的习惯?”萧邦四处打量着一尘不染的居室,“挺好。”他叹气。
“你以为我会因为你一蹶不振?整日哭天喊地?”我从冰箱拿了西红柿和鸡蛋,“小宝,妈妈给你做西红柿鸡蛋面好不好?”
“好。爸爸,你喜欢吃吗?妈妈做的西红柿鸡蛋面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美味呢!”
“爸爸喜欢,去玩吧,爸爸跟妈妈聊会儿天。”
“那好吧,妈妈,面条做好了记得喊我,爸爸,你不许偷吃哦!”
“好,爸爸和你一起吃。”
电视机里还播放着我刚才看的那部剧,只是声音调小许多。只有我小宝在的时候,电视机就是摆设,我们都不看的。“你去看电视吧!别在这儿杵着了。”
“没事,我不爱追剧。”萧邦立在厨房门口,“小宝马上三岁了,生日怎么过?”
“我自己给他过。你不适合经常往这边跑,省的你的那位起疑!”我挖苦萧邦。
“我过来看我儿子,谁敢有意见?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是吗?”我呵呵一笑,将切好的西红柿装盘备用。“去跟小宝玩吧,这儿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说了不算,她说了也不算。”
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心平气和的与萧邦说话了,之前,每次见到他或者看到他发来的信息、打来的电话,不是吼他,就是直接拒绝沟通。那时候,我的心里应该还是有他的吧,现在,心里除了自己、工作和小宝外,真的没地方再去装其他的了。
他还是老样子,说话斯斯文文,或许他的日子过得正欢吧!人,最难得是春风得意时。我仔细回想,我们之间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候,就算是在苏市安家了,那时候,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还贷,并未感受过真正的快乐。
女人,结婚还是要找物质条件好一些的家庭,至少没有爱的时候,物质的充裕也能带给人安全感、愉悦感。当然,如果有爱,那最好。我是真的傻,当初应该找个大自己许多岁的所谓成功人士,他爱不爱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小小年纪就一直替物质发愁,我可以尽情享受生活,享受美好。
人生几十年,一步棋走错了,没关系,后面,当心点,谨慎点,将错的那个棋子拿掉,好好下剩下的棋就行。我可不是那种因为犯了一个错而整日忧心忡忡、忏愧到睡不着的人。
“小宝,洗手吃饭啦!”我将西红柿鸡蛋面端上餐桌,这是我最拿手的,也是最好做的食物。
“来啦!”小宝当真在我面前最开心。
“小宝在你面前就像个孩子。”萧邦看着小宝说。
“他本来就是孩子啊,三岁还没到,你想要他像成年人那样怎么可能!”
“也是啊,吃饭,托儿子的福,今天能吃放到你做的饭。”
“不合你胃口,你将就吃吧。”我朝洗手间走去,“怎么了,又在玩水啊?快擦手,吃完饭了妈妈陪你睡午觉。”
“还要讲个故事,然后脱光光睡。”
“那看你表现哦,如果吃饭很棒的话,可以考虑。”
我将小宝抱到宝宝椅上,他有自己的专属儿童餐具,所谓的儿童餐具,就是那些掉地上摔不碎的。“香!”小宝最喜欢夸奖别人,尤其喜欢夸我,各种夸得那种。无论我做什么,他都觉得好、不错、可以,行。
“你好,哪位?”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打进来。
“你好,请问你是温贝吗?”
“是我,您是?”
“我是邱水派出所的,你认识苟艺慧吗?”
“认识。”
“麻烦你尽快到她家来一趟。”
“我再陪儿子吃饭,是有什么事吗?能不能电话里说?”
“找个…不太方便,您还是尽快到她家来,请配合我们办案。”
“办案?她怎么了?”
“是这样的温贝女士,苟艺慧于今日凌晨一点三十分左右死于家中,她的右手腕有伤口,经我们初步判断,她是割腕自杀。她在生前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您的,所以,我们需要向您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我马上到。”
魔尊千千岁
我的心砰砰直跳,手脚发抖,浑身发冷,我哆哆嗦嗦的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转身进卧室换衣服。“小宝,跟爸爸在家,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苟艺慧,苟艺慧她…自杀了,”我看着萧邦,他满眼里都是不可思议和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