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oo9m好看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六十一章 轟走鑒賞-dn3sl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大殿里咳咳声,夹杂着陈丹朱的声音“陛下您怎么了?别怕,我是大夫——”“站着,站那里别动——”的喊声,听起来一片慌乱,站在殿外的阿吉倒没有什么惊慌,哪一次也是这样,陛下见了丹朱小姐,都是这样,先是嘈杂,接着再发脾气,最后把人赶出来就结束了。
等着吧。
皇帝深吸几口气停下咳嗽,又将在身边拍抚的进忠太监推开,瞪眼看着殿内站着的两人——一男一女,安安静静,两双亮晶晶的眼,满面关切。
关切?皇帝顿时气的站起来:“小混账,你干什么呢?”
陈丹朱下意识的要跪下来:“臣女有罪——”屈膝后又迟疑的抬起头,“陛下,臣女没干什么啊。”
这次可真冤枉啊,她刚进来还什么都说呢。
道士的無限之旅
楚鱼容也忙不解的道:“父皇,我也什么都没干啊,我也刚到。”
看到两人这样子,皇帝气的又坐下来,喝道:“你们都给朕跪下!”
既然是们,那就不只是她惹怒了皇帝,陈丹朱便安心的跪下来,这边楚鱼容也跪下来。
“这是陛下担心你吧。”陈丹朱小声提醒楚鱼容,乍一见这个儿子出现,担心他的身体,太惊喜了所以生气吧?
就像那些偷跑出去玩,家人以为丢了的孩子,回来后,欢喜的想哭的家人,还是会先打孩子一顿。
重生悠閑小地主
他們說我是害蟲 來不及憂傷
楚鱼容一副我明白了的神情,对着皇帝叩拜:“父皇,儿臣进京偷偷来见父皇,是想给父皇一个惊喜,请父皇息怒。”
惊喜,皇帝坐在龙椅上呵呵两声,他见他进京有什么好惊喜的,这个小混账分明是给另一个人惊喜吧,皇帝的视线落在陈丹朱身上——
“怎么回事?”他冷冷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难道一进京就把秘密告诉陈丹朱了?不至于疯到这种地步吧?
“陛下,我是在铁面将军墓前偶遇到六皇子(丹朱小姐——”
殿内响起两人的异口同声。
皇帝拍了拍扶手:“闭嘴。”
两人都闭嘴了。
但两人都闭嘴,也不行。
你若相隨,我當許汝一世年華 南晨
“陈丹朱你来说——”皇帝道,话出口又后悔,陈丹朱的嘴里能有什么可信的话,立刻指着楚鱼容,“还是,楚鱼容,你说。”
陈丹朱对谁先说没有意见,乖巧的跪着没有半句反驳争辩。
楚鱼容也乖乖的说道:“父皇,是这样,您让人接我来,我因为身体不好走的慢,今天才来到京城,路过将军墓,儿臣想要去拜祭一下,正巧遇到了丹朱小姐在拜祭将军——”
巧?皇帝冷笑,鬼才信这个巧呢,你是不是在京城外盯着呢,就等着遇到陈丹朱来拜祭将军。
进忠太监此时也在皇帝耳边低语“丹朱小姐从来没有去祭拜过将军,今天,应该是第一次——”
看看吧,皇帝狠狠瞪楚鱼容,真是巧啊,第一次就让他遇上了。
楚鱼容面不改色,似乎看不懂皇帝的眼神,继续欢悦的说:“儿臣与丹朱小姐结伴进京,儿臣想要给父皇一个惊喜,就请丹朱小姐带着我来见父皇。”说完又委屈又哀求,“父皇,您不要生气,儿臣只是,能这样见到父皇很开心,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網遊之無人可擋 獄血魔神
他在这样两字上加重了语气,皇帝明白他的意思,这样是指以六皇子,以楚鱼容的身份走在人前,这么多年了,也是怪可怜的——但是!皇帝又冷笑一声,是能这样见到父皇开心呢?还是这样见到陈丹朱开心?
在一旁乖乖的陈丹朱此时再也忍不住,悄悄打量皇帝:“陛下,您见到六殿下,不开心啊?”
怎么看起来好生气?为什么啊?好奇怪。
进忠太监在一旁忙轻咳一声,呵斥:“郡主不许无礼。”
这一声咳也是提醒皇帝,陈丹朱鬼机灵的很,别让她发现什么不对。
楚鱼容也再次哀求的喊声父皇:“是儿臣胡闹了,父皇不要生气。”
皇帝心里哼哼两声,知道这小子没有把秘密告诉陈丹朱,嗯——要是陈丹朱知道自己口口声声要认的义父是六皇子的话,会怎么样?
是惊吓?羞耻?也不对,陈丹朱哪里知道什么羞耻,只会狂喜吧,原本以为靠山铁面将军死了,结果又活了,还是个皇子,她肯定要扑上来抓住不放——
三皇子已经是个例子了。
绝对不能让陈丹朱知道!
“你既然知道朕会生气会担心。”皇帝坐直身子,伸手指着外边,“现在立刻马上去歇息。”
呃?楚鱼容忙道:“儿臣还好,儿臣再跟父皇说说话。”
終極大神進化論 微雲疏影
霸情:龍少,你太黑
“不用现在说,你先去歇息。”皇帝不容拒绝,转头吩咐进忠太监,“先将他带到朕的寝宫,外边的车驾你安排一下。”
进忠太监应声是:“太子殿下他们应该会去接,老奴先拦着,让车驾进宫,等陛下再安排大家见六殿下。”
皇帝懒得说话摆手,示意快点走。
楚鱼容还想说什么,进忠太监下来拉着他向后门去:“快走吧我的殿下。”一边似笑非笑的问,“这一路辛苦了吧,哎呦,看看这身子骨虚弱的,走路都不稳,老奴扶着您。”
楚鱼容跟着他走了,不忘回头看陈丹朱,对她一笑摆手“丹朱小姐,谢谢你,改天见。”
陈丹朱跪着对他笑着摆手:“不客气啊,殿下,下次见。”
见什么见!皇帝喝道:“陈丹朱,你还不退下!”
陈丹朱看向皇帝:“陛下,臣女这就退下啊?”
皇帝呵了声:“朕还留你吃饭?”
陈丹朱看了看天色:“现在吃饭有点早。”
皇帝将茶杯砸向她:“你还真敢说!陈丹朱,朕还没问你罪呢!”
茶杯并没有砸到陈丹朱身上,只是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
“陛下。”陈丹朱也没有多害怕,委屈的说,“臣女有什么罪啊,还以为陛下要赏臣女呢,臣女把六皇子带进来,给陛下一个惊喜嘛。”
当然,皇帝果然惊大过喜,陈丹朱心里暗笑两声。
絕品狂仙
皇帝冷笑:“这是功劳?你明知是六皇子,为什么还与他哄骗朕?”
我拿幸福當賭註 青山等雪來
陈丹朱轻叹一声:“陛下,臣女今日拜祭将军,在墓前思念将军悲伤不已,这个时候看到六皇子来,由臣女与义父的父女之情,感念六皇子与陛下父子之情,所以臣女亲自带六皇子来见陛下。”说着抬袖子拭泪——
陈丹朱的眼泪皇帝连看都不用看,摆手:“快别装哭了,陈丹朱,你分明只是看到了六皇子的身份,要是换个人在拜祭将军,你还会这样?”
陈丹朱不哭了,委屈的看皇帝:“陛下,换个人不是六皇子,就不是陛下的儿子啊,臣女当然不会带他来见陛下。”
皇帝抓——身边已经没有了茶杯,只能抓起一本奏章砸下来:“滚滚滚。”
…..
…..
差不多了,听着殿内的动静,皇帝又是骂又是摔东西,站在殿外的阿吉转向门口,听到内里传一声“来人——”抬脚迈进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