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yq4x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起點-932.內閣定論展示-nvff7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932、内阁
此番论道,对刘浩而言,也是一个莫大的收获,等到完结之时,他还一副意犹未尽之意,心中想着日后有机会当多多找人论道才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论道就是典型的例子,刘浩本就缺乏系统的教导,换言之,在修行世界之中,刘浩顶多算是一个散修,和玄都这样名门大派出身的修士相比,还是缺乏相对应的底蕴,哪怕在洪荒补充了许多,但也不是一两次就能将这些选修课填补完全的,眼前论道却成了一个绝好的方法,心里头,刘浩已经有了绝佳答案。
只是这事也不着急,今日和庄周论道,也所得颇多,待返回家中也需要好好消化一番才行,等消化完全了,再去寻找无当圣母论道,此外白泽和新来的镇元子都是绝好的学习对象,这一番论道下来,根基也能稳固弥坚许多。
在刘浩看来,所谓修道,其实就是一个知识量的积累,特别是踏入准圣之后,更是如此;
就好比同样是能量的使用方法,以往一拳打出,是燃烧,看起来铺天盖地,特效满满,熊熊烈烈,其实杀伤力也就那样,伤而不死;
如今呢,一拳打出,就好比爆炸,或许只不过是闷声一响,然却是从内部疯狂破坏爆开的杀伤,但凡波及,几乎就是有死无伤。
隱天子 江上陌
家養小首輔
这也是大罗金仙面对准圣之时,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缘由。
一个准圣,已经在借用天地之地,直面之时,如面对浩瀚天地威压,根本没有抵抗的可能性。
想要借用更多天地之地,唯有通晓天地,也就是传说之中的悟道,这些,都是知识量的积累,懂得了才能正确的运用。
禦醫 夜的邂逅
和玄都相比,刘浩本就在修炼时间上有了天地一般的差距,一个不过是区区几十年,一个却是亿万年岁月的积累,几乎可以说通晓了天地之间一切运转,底蕴的深厚,根本不是刘浩能够媲美的。
好在如今有了另一条道路,也就是从这些底蕴深厚的修士身上学习,途径,自然就是论道,将自己最擅长的部分讲解给他人,同时也从对方身上得到更多,相互借鉴,相互提升。
“今日和道友论道,方知道之广阔,却是多谢道友了!”
“哈哈哈,道友无需客气,本就是论道,再者说,贫道也从道友口中所得颇多,又何须感谢?”
庄周这话也不算谦虚,从刘浩身上,他同样所得不少,地风水火之道且不说,光时间、空间两大法则的感悟就足以让他受益匪浅。
这些大道,庄周也不是没有从自家师尊老子身上听闻,然老子毕竟是圣人也,开口讲解的大道却高深许多,就好比一个院士在讲课,对玄都这样的大学生而言,却是太过深奥了,一通下来,能听懂个一两成就十分不错了。
换做刘浩呢,虽然讲解的比老子要浅显许多,可耐不住庄周几乎都能听懂不是?结合此前所得,更上一层楼那就变成了理所当然,他高兴还来不及,心里头也同样希望刘浩从他身上获得受益,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会欠下刘浩因果。
一番论道,二人都十分高兴,一碗茶喝完,原本还想着聊聊其他,如今却都没了心思,现在赶紧沉静下来参悟才是王道,故而,茶水喝完,两人也十分默契的分别,庄周闭门谢客,刘浩则一步跨越返回家乡,在后山三清小观之中盘膝而坐,细细参悟起来。
这一参悟,便是几日功夫,待刘浩醒来,双眼之中更加深邃,原本磅礴外露的气息也被收敛了许多,咋一看,似乎一个普通凡人,一旦散播开来,那才是惊天动地。
这几日里,京城内阁得了刘浩传讯,会议不断,直到今日也没有一个准确的限制方法,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使然,没有对等的压制,一切皆成空妄。
四個人的愛情
“大阁老,龙国如今除去刘浩之外,最强者乃是武当山前任掌门道凡,龙虎山新任天师,若是将‘一人之下’世界张之维老天师算上,也不过三个大罗金仙;
面对三十多佛门罗汉,根本力有不逮,哪怕算上军方和国府培养的大罗修士,数量上依旧不过对方三分之一而已。
正面对抗,绝非可取之道,况且,道凡和两大天师是否愿意还是一个问题!”
“你们讨论的正面对抗,此事还是不要散播为好,洪荒佛门来客虽多,但也没有表现出敌意,贸然结仇,只会让龙国陷入险境;
如今龙国和其他国度相比,虽最为安稳,但也四面受敌,内部和妖兽争夺也一日不停,在洪荒佛门还没有表现出野心之前,该低调的还必须低调!”
大阁老一锤定音,这几日来,他都在仔细聆听,下面所有人的态度,也被他摸得一清二楚,再不能继续争论下去了。
“大阁老所言甚是,我们都知道洪荒佛门来了这么多高手,对龙国国府而言是一个定时炸弹,可实力不如人,该忍耐的还得忍耐,与其去想这些,还不如好好的修炼自身为好!”
“大阁老,我们是否要将龙国在澳洲基地的高手调回几个?”
“不着急!刘浩还在武夷山坐镇,也和文殊有了约定,短时间内问题不大,现在召回他们,还不如让他们在外加紧磨练!不过李傲天却不能让他在外了,国土安全他需要承担起来才行!”
“是!大阁老!会后,我就将李傲天召回来!”
“大阁老,洪荒佛门一下来了这么多修士,道门也不会落下吧?”
“道门来客要比佛门好不少,那杨戬和哪吒现在不是在中海大学读书教学吗?”
“那是因为他们是刘浩招来的,换做其他人,可不定这样!”
“也是,三清圣人门下我感觉还好些,就怕天庭昊天派遣人马,他们可不会乐意被人间王朝趋势,高高在上惯了!”
“那也不一定,只要昊天自身没来,刘浩好歹有着紫微大帝的尊位,怎么也能压制一些吧?”
“难说!跟昊天一起来的,只可能是昊天的嫡系人马,刘浩只不过刚刚得到紫微大帝尊位!”
“卫星显示,妖族已经在阿三国征讨,西南边境也不得不防!”
“洪荒佛道进入龙国,对妖族而言,也是一大威慑,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呵呵,这个好消息怎么听起来总不得劲?”
陰陽抓鬼錄 掃九幽
“好了!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在这里怨天尤人也没有丝毫意义,我们太乙等级的修士现在统计出来没有?”
“除去民间之外,军方加上国府下辖的太乙修士,有近四百人!”
“那还好!总算是一个好消息,后备梯队必须重视才行!”
“这件事,我们一直很重视,优中则优,一个个都不是怂货!全是从厮杀之中崛起的!”
“终南山还是没有动静?”
“目前为止是的,被一层迷雾遮挡,应该是被云中子布下阵法了,我们也派遣了人员前去试探,但走来走去至今也没有一个进入其中的!”
“刘浩也说过,阐教对选取弟子十分苛刻,对资质看得很重,这种事看运起吧,多盯着点,一旦有人进入,我们必须知晓这个人一切资料!”
“明白!”
“如今是多事之秋,据我们所知,不仅仅是洪荒一个世界大规模进入地球,地球之中许多通道都有了变化,根据卫星侦察结果,北美洲白头鹰那边,更是恐怖,已经不是高手到来,而是族群规模的迁徙!”
“哦?莫非他们在打‘周国’的主义?”
“还真让大阁老猜对了,两国边境上人马越来越多,虽然现在还十分克制,但根据参谋部预测,双方大战是迟早的事情!”
“哼,白头鹰还以为自己是世界警察不成?”
“不要小看他们,白头鹰境内链接的那方世界也不简单,据说也是一方仙神坐镇的世界,方运那边我们需要多沟通,一旦有事,我们在澳洲的基地也就近支援!”
“明白,这方面我们一直不断,这些年相互之间派遣的留学人员就超过十万,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到底是一个文化文明,说来说去,能信任的还必须是血脉!”
“这话不错,哪怕我们现在在担忧洪荒世界,但内心之中还是平稳居多,若是换一个世界,早就大肆开打了吧?”
“是啊!说到底,还是血脉相连,黄帝的‘轩辕剑’还在大阁老身上,说来说去,都是自己家的事!”
“正理!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佛门和道门之间,我内心深处,已经不可置否的偏向道门,究其缘由,我想你们也知道!”
“这种事,以后不要贸然去说,心里有数就行!我们这里念叨他们,保不齐人家心里头已经有了感应!”
“大阁老,可别吓唬我们?”
“真不是吓唬,此前刘浩也告诉过我,圣人不可言,一旦涉及圣人,只要开口,就必定会被圣人感知!
或许准圣还做不到,可一旦距离不长,我们又如何保证?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明白!”
“哎!修行世界发展太快了!每一次灵气潮汐,我都胆颤心惊,唯恐跟不上时代!”
“谁说不是?我们这群老头子最多也只能镇压几年了,后续上来的,我感觉修为也必须有一个靠量才行!”
“这事,我们再论吧,不过,这基本也是趋势使然,修为不到,日后威望很可能会受损,那样的话只会更糟糕!”
“大阁老!‘轩辕剑’能否传承下去?”
“我倒是想!只不过‘轩辕剑’也是轩辕皇帝借给刘浩的,当初是为了在洪荒能够保护刘浩,如今刘浩自保有余才想起借给我们镇压气运,但到底不是我们自己的!而且,我感觉也只有轩辕皇帝能够驾驭,我们还是死心为好,也不知道能不能炼制属于我们自己的气运灵宝!”
“这事,还得询问刘浩才行!”
“是啊!我准备过些时日空闲了,再去找刘浩聊聊!”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关于佛门罗汉日后散开龙国各地寺庙,我们需要做好登基,派遣人员在当地记录上报,有一条红线必须谨记,其他的都可以暂缓,但干涉地方执政绝不能发生!”
“明白!”
“散会吧!首辅留一下!”
随着大阁老一声令下,众多阁老也没有停留,待众人离去,会议室大门再次紧闭,大阁老才和首辅开口说道:
“这几日你手中事情先放一放,我这里走不开,需要你走一趟才行!”
“行!大阁老是想让我到下面去走一走?”
“没错,太行山‘亮剑’世界需要你去和对方多沟通一番,那边已经完全将澳洲占据,耕地不缺,我感觉日后地球战事会越来越多,到了那时,我们耕种土地的人口会越来越少,粮食问题,必须确保才行!”
“明白,这事是重中之重!”
“秦林那边的‘魔法世界’,出现了变故,以刘浩的说法,那一方世界似乎在提升等级,这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我已经让军方集合了人马,如今也都跨界而去。
我需要你过去看看他们是否提升,是在那边提升快一些还是和地球相当?这个数据你需要摸清楚才行!”
“明白,如果那边提升快一些的话,后续我们派遣的人马也需要跟上!”
“对,是这个道理,我们也知道,因为灵气潮汐的缘故,地球提升的速度不小,但最近也到了瓶颈期,没有再一次灵气潮汐的降临,就需要磨合了,这对我们而言,却不是好事,洪荒来客一个个都是高手,我们没有自己人对抗,终归要看人脸色,这绝非好事!”
“这事我记下了!”
“再之后,你转道去中海,特别是中海大学,看一看效果如何,如果好的话,日后洪荒道门来者,我们哪怕付出再多,也要聘请他们到大学讲道一段时日才行!”
“这事能成?我们付出的,人家可不定看得上!”
“这事却需要和刘浩商议才行,或许有些东西我们不在意的却是人家很重视的呢?”
“也对!这事交给我吧!我明日就出发!”
“幸苦你了!”
“应该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