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dsdn精品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剪水II-67.面板,宿定,異變,合作(第一更-5192字)讀書-s4rzo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为了方便,便是利用功法为自己做了一个呈像面板,这样既可以一目了然,也方便思索。
如今的他掌握了不知多少秘法,做出这样一个小东西实在是简单无比,此时,他只需要心念一动,就可以清楚的在脑海里呈现出自己的状态了。
【夏极】
【境界】:14境
【道韵1】:观天地万物,领会出十层技能珠。
【道韵2】:未知,但疑似已经生效,但却并不清楚。
【道韵3】:夺一界的天地神通之力,据白烛说人最多只能融合2条道韵,而这却是第3条,有待后续查看。
【第一梯队攻击手段】:夺天双界神通之力,微秒速,口含天宪,三瞳十炎刀
【第一梯队防御手段】:阴阳业箓之轮,七十二变
【第一梯队法宝】:冥地刀,定海珠
【第二梯队手段】:五百一十六万法相,魔夏极吞噬
【第二梯队宝物】:大暗黑天戟,雷火刀,不计其数的丹药、法器
【需维持之物】:
1.观书,观天地万物。
2.为各族开启灵智。
3.促成一个顺着自己初心的世界,即人人只需付出努力就该有回报,善则该赏,恶则当罚。
【需做的事】:
1.对道韵、黑潮、宇宙入侵之事有更多的了解与认识。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这是今后需要一直做的事,如果没什么意外,这件事会一直伴随到自己死亡,亦或是彻底的超脱。
2.穷奇的后续信息,以及其他怨主的情况。
戴萌应该也是怨主吧?
只是云洲并没有穿越者,她又该如何做?
3.可否有办法让妙妙在五百年内不死去。
虽然她都是同一个她,但这一次出现的她却显然没有了作为自己妻子的记忆,甚至还会不时的说“千年前的她如何如何”。
这样下去总归不好。
而妙妙身上缠绕着三股意志,又是自己的果,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关于这最后一个问题,夏极问过白烛,可是没有能够得到答案,因为白烛也不知道。
这世上所有的信息,都是一千五百多年前,吕家老祖曾经在江畔对夏极说过的那些话。
妙妙身上的三股意志之一是已经合道的太上,太上合道之后就已经灰飞烟灭、再不复存在,可夏极偏偏又是妙妙的果,这其中因果关系错综复杂,就如一张看似透明、但却精密的网把他包裹在其中。
夏极也曾经想过。
其实,自己与妙妙之间的姻缘是注定的,甚至其中藏着几分棋子的味道,若是等到真相揭开了,却又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但他是一个注重情谊的人。
妙妙和他一起这么久,这些感情都是真的,他怎么可能把她抛弃?
既然寻不到答案,夏极就在布道讲课的时候,拉着妙妙一起去听。
只要妙妙能够突破十一境巅峰,她就可以拥有千年寿元,就可以打破五百年一次的轮回。
如果不能突破,那么总会有原因吧?
找到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
夏极在深冬里讲道,每周一次,座无虚席。
妙妙就坐在讲道第一排第一个,一副大师姐的模样。
然而,这个大师姐实在是有够学渣,她对于夏极讲的这些东西完完全全不理解,所以强撑着眼皮开始玩平板电脑,而她那宽大的袖子刚好可以微妙的遮挡住平板电脑。
又因为她坐在第一排的缘故,所以她玩这种平板电脑,后面的人是不会看到的,毕竟在夏极的课程上,没有存在敢去探查。
所以,妙妙要做的就是给夏极留个面子,然后悄悄摸摸地玩游戏。
史前女尊時代 姽婳輕語
听着夏极讲课的其他学生大多都知道这位“半道混入的大师姐”就是师娘,而老师对于这位师娘是真的够用心了,上课时过去都会看着远处,或是神守虚和,作古井无波之状。
但自从有了这位师娘,老师时不时就会看一眼师娘。
妙妙当然知道夏极看她是什么意思,就是提醒她别玩平板电脑了呗。
起初,她还装模作样地用袖子挡一挡,抬头好好听课,时间长了,她根本就不管了,你要看老娘就看呗,我管你干嘛。
于是,每次讲道结束了,夏极都会带着妙妙去周围旅游,也算是开启“补课模式”。
就两个人,然后谁也不知道两个人会去哪里。
两人就好似从人间消失了,就算小苏也不会知道。
如今的末日教皇已经隐约知道了“夏极和妙妙”之间存在着极大因果,而妙妙只能活五百年的事,她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冰雪国度时,就听许铃铃说过了。
妙妙只能活五百年,只有五百年的记忆,不会爱上别人,只能重复地、轮回一般地与兄长相遇,相知,相恋,相守,再离别,再遇见。
这是幸福,却也如同诅咒。
而兄长也在努力地改变这一切,如是在对着诅咒的宿命挥刀,但一千多年前兄长失败了,如今兄长却还在努力。
她也有自己的事需要做。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黑潮”存在,以及“黑潮与穿越者联盟”了的人,所以,她和夏极有着同样的目标。
得到穷奇更多的信息,对道韵、黑潮、宇宙入侵之事有更多的了解与认识。
这件事,会持续到她死亡,或是超脱。
所以,她每天的日常,就是修行,然后寻找可以炼化为自己躯体的对象,同时让王烬教皇一边努力扩展死亡教会,一边打听穷奇的动态以及下落。
小苏不会掺杂到兄长和嫂子的两人世界里去,所以她都是单独出行。
但她不知道白烛是一直在参入的,一直是那两人之外的“第三者”…
因为,夏极和妙妙外出时,都会带着白烛。
夏极需要从白烛身上获得信息,妙妙觉得一个人穿着“穿越者服侍”会挺怪的,但是多了白烛就不怪了。
于是,两人穿着现代款式的衣裙,踩踏着绒绒的内增高雪地靴,常常结伴走在一起。
妙妙激动喊着的“小无姐”也变成了“小烛姐”,但不变的是依然元气满满。
燕洲非常大,如果按照面积来说,大约就是夏极前世整个儿地星平摊下来的大小。
这样大的地方,无论是凡间国度,还是宗门都是极多的。
因为夏极一周要讲一次道,所以三人大多是结伴游玩个五六天便返回了。
三人装作凡间富家公子小姐的模样,在名山大泽,亦或是繁华都市、寺庙之间游玩,却也是有趣。
过年时,三人便是在一个凡间的小王国都城里一起简单地度过了,也就是在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酒楼里包了一间雅座,然后点了些凡间的菜。
反正无论到哪儿,妙妙都是侧着头和白烛一同玩平板电脑,又或者是走过街头繁华区时会去买些衣服。
虛擬網遊之戰爭
夏极则是不时拉着妙妙补课。
但妙妙总是建议能不能睡前补,这样一来可以提高睡眠质量。
夏极也是无语了。
而另一边,他也偶尔抓住妙妙,试图通过气流贯通的方法帮她把任督二脉给先打通了,只要一通,这就是第八境了。
然而,他根本无法做到,妙妙的经脉就如一个无底洞,无论你灌多少真气进去,都不会产生半点回应。
就算丢一粒石子入大海至少还能反馈涟漪,但妙妙这边便是涟漪都没有。
她似乎和修行完全绝缘。
每次,夏极为妙妙小心翼翼地灌输真气时,妙妙都在玩游戏,而等他结束了也不会问结果,因为她已经接受了这是她的宿命,她自己也努力过许多许多次,但却从来都无法改变一点。
无法改变,她就开始学着接受了,挣扎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而反抗…总会让她不自觉地有些热泪盈眶,恍惚间,她又能见到一些沉浸在记忆海洋深处的东西。
时间一天又一天过去,夏极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变强,也在承受着越来越多的业力。
妙妙却始终停步不前,甚至如同一千五百年前一样,她身体开始出现微妙的虚弱,但现在还好,只是偶尔会感冒发烧,怎么吃药都没用。
可这些小病,只需要过上几天就会自己好转。
夏极可以医死人、肉白骨,但却无法治疗妙妙这小小的感冒。

时光流逝,转瞬到了深春。
而这一次,夏极在游历后终于确定了一个奇怪的事件——宗门异常。
白烛也发现了这一点。
两人默契地觉得这非常古怪。
似乎,宗门里有人暗中操纵着,使得修士们变得暴戾起来,而开始了彼此厮杀。
这一点可谓是特别明显了,三人出外游玩,但凡经过有宗门的地方,几乎都会看到宗门之间,甚至宗门内部的厮杀,一问原因,大多是宗门之间的陈年旧账,又或者争夺宝物,再或是抢掠机缘,亦或是从私人恩怨过度到了宗门之战,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但夏极在这一次出行前,已经调查过了,他发现整个燕洲,成千上万宗门之间都开始了这种厮杀,再联想到之前在云洲时候万剑宗的一些古怪情形,他便是心底微微一凝,把这事儿上心了。
他一边让教会普通修士持了自己信物,从北地的秘密航道港口坐船去往魏洲,了解魏洲的情况。
一边便是准备出手了。
因为无论他还是白烛都觉得此事可能与黑潮、以及那销声匿迹的穷奇有关。
穷奇是黑潮里的怨主。
他天生强大无比,比睚眦要强,可比开了三瞳、再夺一界之力、然后再出九炎冥地刀的夏极。
要知道,无论是夏极开三瞳再夺一界之力,或是祭出九炎刀,再或者直接用冥地刀,都是可以轻松秒杀十四境里的强者的。
寵姬 余宛宛
但这三大力量复合使用,居然堪堪能和穷奇对敌,可见这穷奇之强确实不愧怨主之名,大概就是一千五百年前众人都还在十一境初期时、黑皇帝的水准了。
但穷奇,显然比黑皇帝要恐怖。
夏极若是要灭他,配合口含天宪,再或者阴阳业箓之轮,再或者配上定海珠也许就能做到了。
可问题的关键是,穷奇不死不灭。
你无论把他砍成多少段,他几乎瞬间就会重生。
而且这穷奇作为怨主,可以吞噬怨念变强,如今还能吞噬道韵,实力自是又提高了不知多少。
所幸,他是存在地域限制的,白烛说这个范围应该是方圆五千里、直径万里左右。
所以,只要在开安城方圆万里、直径两万里的范围之外,那是一定不会遇到穷奇的。

夏极既然发现了不对,便是准备出手。
他在诸多宗门里挑选了一下,然后确定了一个在开安城以南的宗门。
这宗门名为落月宗。
之所以选择这个宗门,是因为这宗门是最早发生混乱的宗门之一,然后在其他宗门开始发生混乱时,落月宗已经平定了下来,俨然一副尘埃落定的模样。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就是落月宗可能已经“完成”了。
夏极出发之前,把妙妙放在了死亡教会,小苏陪着她。
然后,他又让雪夫人坐在距离落月宗较近、但依然维持着在开安城万里之外的一处,利用元神出窍进行高空观察,与他视觉共享。
至于白烛则是被他带着一起,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白烛完全是可以和他进行配合的。
做完这一切,他就让娑罗树妖齐觉把他和白烛土遁传到了落月宗所在的山脚下。
夏极和白烛提前戴上了简制的痛面具,然后就出手了。
夏极出手很顺利,可谓是直接画地为牢,圈定了一整个宗门。
他圈定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动用气势和力量,逼迫对方宗门开启“护山大阵”。
大阵一开,就是宗门内外都隔开了。
外面的人无法进来,里面的人无法出去,这个过程至少持续十年,且不可逆转,不存在还能再关闭护山大阵的说法。
然后,夏极左手直接拍出阴阳业箓之轮,这业箓轮的手段很是特殊,可以直接在护山大阵上“转换出一个口子”。
阴阳业箓之轮原本的作用是黏住敌人的力量,再糅杂自己的力量进行攻击。
而此时,却是黏住了“护山大阵”的力量,然后与这大阵本身进行了一次对冲抵消,从而达到了平衡。
所以,他既没有毁灭大阵,也没有再被大阵挡住,就直接在那宗门修士们目瞪口呆地目光里,带着白烛走入了阵中。
他收回阴阳业箓之轮,护山大阵就又恢复了。
因此,整个宗门被圈住了。

落月宗又进行了一次象征性的抵抗,便是彻底缴械了。
夏极与白烛这一对奇异的搭档,已经完全不是靠着“人数”能够抗衡的存在了。
夏极直接金刀阔马地坐在了落月宗的宗主之位上,白烛站在他身后,两人便召集了所有落月宗的人来到大殿。
落月宗并不算个大门派,合计是两千六百五十四人。
这些人,惊惧而又肃穆地站在大殿中,等待着他们未知的命运。
然后夏极与白烛两人进行了询问探查,结果竟是什么异常都没有,落月宗之前之所以发生混乱,完全是因为宗门存在新旧掌门的更替、而又有外面门派想要插手,所以才爆发了混乱。
又是合情合理。
于是,夏极让白烛在大殿守着,他自己则是在落月宗所在的护山大阵区域里,进行了一番搜查探索,甚至在一些夹层里寻找到了普通弟子写的日记,并直接翻阅。
但即便是日记,也只是记载着那些弟子的一些修炼感悟,再或者是在这宗门群体里的喜好厌恶,亦或是对于某个师兄弟敌视,再或是对于某个师姐师妹的爱慕。
這蕭瑟的流光,一瀉千裏「網王同人」
他翻了许多本,大多如是。
然后,他又发现了不少密室,于是又是一番探查,结果虽有些小秘密,但对他来说完全是不具备任何价值的。
许久…
当夏极回到大殿时,白烛看向他,夏极摇了摇头,示意毫无发现。
这一次,白烛也是微微皱起了眉,两人明明都察觉了有问题,可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那问题可就大了。
白烛本来是已经搜集完了“穿越者数据”,准备返回了,此时便是准备等这事稍稍清楚了,她再返回。
于是,两人又花费了数日时间,进行了各种测试,但落月宗里的修士们都表现很正常,完全都是一副“落难修士们面对两个恐怖存在,生死不由己”的模样,有异常,但这些异常都是基于以上的心态而做出的异常,而这反倒是正常无比了。
七日后。
春柳如烟。
山溪上游送来糅杂花香的风。
老公,快關門!
禁愛:霸道王爺情挑法醫妃 誰家mm
白烛和夏极站在溪边,两人对视一眼,知道这么查下去没什么意义。
白烛道:“在过去,黑潮对宗门修士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所以根本不存在秘密。”
夏极想了想道:“难道是怨主在制造怨恨?”
白烛摇摇头。
夏极想了想也摇摇头,这天下怨恨其实是极多的,根本不需刻意去制造,而且如果真要制造,那只需要让黑潮大肆破坏就自然会带来许多的家破人亡,带来许多灾害。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夏极又道:“若是存在一个‘污染源’,也不是太合理,因为不少教会的人未曾被感染。”
白烛道:“黑潮从不会精神污染…”
两人沉默了下来。
夏极道:“那我们隐瞒身份,扮作普通修士,悄悄加入一个宗门,花费些时间去试试。”
白烛神色变了几变,考虑到这事儿事关重大,必须得查个水落石出才能返回,便是点了点头,“那行,只能这么做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