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hxcj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蘇廚-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否認閲讀-otsux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否认
霸道淩少的小妻子
而且这还只是基本,而最好的军马需要能够负重一百四十公斤,一天之内行进一百六十公里。
崇祯二年,皇太极绕道蒙古喀喇沁,从蓟镇长城破口入关。后金军于当年十月初二从沈阳出发,十月二十七日破龙井关,共计日程二十五日,中间休整六天,实际行军十九天,平均每天行程均在五十公里左右。总路程接近一千公里。
破关之后皇太极专门下令,除了羸弱病马以外,不准给战马喂精料,只能只草。
这当然不是皇太极爱护百姓,而是怕豆料里面被人下毒。但同时也可以看出,长途行军对马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不仅能够坚持作战,还可以坚持吃草。
所以马儿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娇气,但是苏油舍不得。
抵达兰州对岸的时候,苏油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求李宪给马儿提供精料。
兰州现在还是靠牛皮筏子过河,李宪给苏油拖来了几千斤豆子,干苜蓿。
兰州被大宋拿下,与熙州、河州就形成了一个防守三角,大宋对青唐的防御态势立即大为改观。
青宜结鬼章和笃乔阿公已经匆匆忙忙的回去了青唐,这也导致了大宋第二阶段的战争大红利,阿里骨一点都没有享受到。
因为董毡已经病危,阿里骨担心大军在外出变故,将两军撤回了青唐,和宋军保持距离。
现任熙河路转运使的赵禼赵老儿,心肠不一定就比王韶白一丁点,不得不防。
赵思忠和包顺也回了岷州,带回去了大量的战利品。
不过温溪心与蔺逋比却没走,此次平夏战争,他们也算是很大的受益者,万多部属现在变成了三万多,李宪将他们安置在了卓啰城,那里位于黄河,湟水,喀罗川三川汇聚之处,在兰州西面百里,是青唐进出河湟的必经之地,正好与阿里骨打对台。
那里也会是青唐和大宋新的榷市所在,对于长袖善舞的温溪心来说,是绝佳的发挥之地。
队伍在兰州修整了三天,新军的秘密现在已经不再是秘密,如李宪、王中正等其实是最早一批接触新军的内官,听说如今正在和赵顼打报告,要求在兰州和九原,自己的麾下,必须有一支新军。
赵顼原则上是同意的,不过大军中新军是否归中官掌握,朝中还在博弈。
苏油倒认为这个要求其实是挺合理的,新军掌握在皇帝最信任的人手中,没有什么大毛病。
大宋的文官们自在得太久了,干的事情也太多了,忘记了他们的老本行其实就是行政。
不过这些跟现在面前这群人也说不着,李宪手底下还有旧军将领,也是老相识老部下了,王文郁。
当年铁门关上被县尉穿小鞋的苦逼巡检,因为能够左右开弓,颇具胆略,被苏油发现,推荐给了王韶,后来治渭州时又有了诸多交集。
陛下亲自褒谕,皇宋军人中武德的代表,王文郁,现在也成了西军中的传奇人物。
两人的关系完全不用遮掩,这和种诂是不一样的。
苏油几度在西北担任帅臣,要是和将领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才真正的不正常。
两人间的话题也多,苏油扶起大礼参拜的王文郁,说道:“钟儿我已经送去皇家军事学院了,你也是,事事顾忌,真当自己是圣贤了?看看人家老田,那是有门路就钻。你这样会耽误孩子的。”
王文郁嘿嘿傻笑。
苏油将孙能招呼过来:“让干臣带你去看看新军,试试器械,今后西疆的战事规划,肯定是以新军为骨干,旧军为协从,相互配合,这次平夏之役就是例子,战果也非常辉煌。”
“所以你虽然是旧军将领,但是对新军必须要了解,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知道它怎么打仗,这才说得到配合上去。”
说完低声道:“今后新军的规模肯定要扩大,前两批肯定要从旧军将领里边提拔,一会儿去我营帐取两套书,你争取搭上这趟车。”
王文郁连连点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苏油忍不住打趣:“你这么高兴干啥?搞不好和钟儿还能做同学。到时候考试考不过他,可丢了当爹的脸。”
王文郁:“……”
将王文郁打发出去,苏油才和李宪叙话。
中官是皇帝夹袋里边的人,虽然有了大功,但是赏赐渠道和外官有所不同,这次李宪得了个宫观使的头衔。
那是内廷的晋升渠道,如今的内官级别最高的就是和苏油平起平坐的李舜举,第二梯队现在变成了李宪和王中正,李若愚因为没啥军功,如今都成了第二梯队末班,风头比不上这俩货。
苏油这回带了童贯当监军,童贯是李宪的徒弟,因此见面又是一番礼节。
李宪现在一身的丘八气息:“咱跟老王都是因为办差勤谨,半路出家到的军中,全靠国公爷不嫌弃一路辅导,现在料理起军务,也勉强支应得下来。”
“道夫你就有福气了,可以到军事学院系统学习,如果陛下问你志向,你就一定要说操炮!”
童贯表示不服:“可是我更喜欢骑军,霍骠骑他……”
“我揍死你个小狗日的……”李宪气得抬脚就踹:“天山童姥的名号都叫出去了,叫老子想在陛下那里纠转都费力……国公你不要拉着我,看我打死这不长进的东西……”
内官中的师徒,因为师父不能生儿子,其实更类似父子。
所以李宪对童贯,就类似老子揍儿子,没毛病,完全不用客气。
苏油拉着李宪坐下:“人家道夫也是当襄统的人了,正带一万新军,这回我带的两军,人家带得好好的。”
“今后襄统所带的一万新军,称作一师,必然配备一个炮兵团。我们这一路过来,其实就是练习轻重协同,车骑协同,炮骑协同,所以你放心,指挥炮团,也是师级统帅的必修课。”
李宪顿时乐了:“这科目是新的吧?之前没听说过啊。”
魔法白癡
苏油说道:“这是此次平夏大战之后,根据战争需要总结出来的新科目。”
李宪拱手:“朝廷当中,能不将咱中官当做外人的,大抵就只有国公爷了,童小子不知国公爷是在培养他,还傻不愣登的呢。”
苏油笑道:“军人嘛,科目熟练,听从指挥就行了,有时候想太多了反而是坏事。道夫其实很适合当军人。”
星際農民 三少的刀
几人说笑了一场,李宪才道:“西夏这盘棋,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戏法是怎么变的,家梁……巢谷那十万大军,简直就是一通瞎忙。”
“事后我复盘,越琢磨越不对劲……国公你看啊,我大军出泾原,家梁先是退往凉州,让出兰州,让我们得以轻易渡河,是吧?”
“后又借口驰援兴庆保障后路,退往休屠,再次让出了凉州,对吧?”
“之后又留在白马强镇,一直等到国公爷取了兴庆府,大局底定,他才南下处贺兰山,围了摊粮城,对吧?”
霸寵小悍妻 滄江續
“这老小子,打我们出兵起就憋着投降呢!围摊粮城,不过是增加要价的筹码而已!”
苏油哈哈大笑,李宪能从战略大局看到这些,说明他的眼光也已经很高了。
笑完之后,苏油却摆着手否认:“太尉没有去兴庆府,没有看到伪枢密院的文书,因此才有了这番推断。”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