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一品梟雄 起點-第421章 江州商界風向標鑒賞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一品枭雄
“陈哥,话不能这么说。”
狼牙说道:“没有你的资金,我们根本谈不下来,这一切大家心里都明白,谁才是最大的功劳,这钱就跟我们白得一样。”
看着手机短信显示的两千五百万,狼牙苦笑道:“说句实话,这钱我拿的违心。”
金山也点点头,“是啊陈哥,这钱的确给太多了。”
虎爪的辛苦费最多,足足有三千万,因为太初资本是他在管理,罗峰的事情也是他发现的,罗峰虽然掌控两家银行股份,但是全部是不公开的,他找了一个白手套,他是幕后隐藏的黑手。
三千万啊,这么多钱,全国百分之八十的人一辈子都可能挣不到这么多钱,而他轻松得到了。
而且我还给了他们公司的股份,一年下来,分红也是九位数起步。
笔下生花的小說 一品梟雄 皖南牛二-第421章 江州商界風向標熱推
孤鹰道:“经我手的钱很多,但是专属我的,却还是第一次。”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一品梟雄 起點-第421章 江州商界風向標鑒賞
阿晨没有说话,他知道我定下的事情不会更改。
三子更是感激的不行,一千万啊,那可是一千万。
“大哥,太多了,我……”
他话还没说完,我摆手打断他说道:“这些是你改得的,要不是你,北地那边也不可能那么安静,他们也不能顺利接管地下拳击场和地下赌场。你的努力和付出我都看在眼里,所以不用谢我,谢你自己。”
“谢谢大哥!”
三子眼泪刷刷流。
秦墨叹了口气,本来想说的话,也全都咽了下去。
见大家不再说话,我说道:“只要是跟在我身边的弟兄,我都会照顾,我从来不喜欢讲虚的,画大饼,也不喜欢算计。”
“没有大家的帮衬,我陈骁什么都不是。”
超棒的都市小說 一品梟雄 愛下-第421章 江州商界風向標讀書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眼里都闪烁着光芒。
我看到了虎爪眼里的光芒,他咬咬牙,说道:“陈哥,我虎爪不会说话,反正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孤鹰这时候也开口道:“我们的出身,陈哥都清楚,我也不想在猜疑来猜疑去了,我也知道你的想法,只要不做违法的事情,我都愿意。”
我点了点头,他说的张老和军部,我明白。
“你们放心,我明白。”
他们两个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那八成是归心了,有些时候,钱的确很重要,他可以打开一些很难攻破的堡垒。
“来,陈哥,我敬你一杯。”
“我也敬你一杯。”
这一夜大家轮番给我敬酒,我喝的也很尽兴。
银行拿下来,魏家也好,何家也好,老子再也不受你们的威胁了。
还有孤鹰和虎爪归心,更是让我高兴。
张老这算不算为我做了嫁衣?
躺在床上,我原本有些昏沉的脑袋越来越清晰,有些亢奋了。
我摸了摸兜里的碎片,心想:给别人化验还是不安全,最好自己投资掌控一个高科技实验室,这样最稳妥,未来也可以往高科技的方向去发展。
现在的高科技公司很吃香,是未来的发展主流,虽然有技术壁垒,但是一旦开发出来,就能够制定规则。
这种层次,不是一般人可以触及到的,虽然我现在离开那个层次还很远。
但是人总要有梦想不是?
翌日,我早早的起床了,秦墨也起来锻炼身体,“骁哥,早。”
“你也早。”
我走到他身旁的跑步机,“今天是不是要开股东大会?”
“嗯,没错。”
秦墨点点头,“骁哥,我今天要搬出别墅。”
“好,以后回来悄悄回来。”
我笑了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这是最好的办法。
等到这次股东大会之后,我们就可以召开大会,把这件事宣布出去。
“到时候,我把两家银行的高层换掉,中层警告,下层员工涨薪。”
“这个办法不错。”
我十分赞同秦墨的提议。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梟雄笔趣-第421章 江州商界風向標相伴
有他坐镇,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是齐叔打来的电话,电话接通,就传来了齐叔焦急的声音,“魏家,何家,退会了!”
什么?
我愣了愣,“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我也是刚才收到的消息,他们甚至连退会申请都没有打。”
齐叔无奈的说道:“但是他们两家退会的消息传来,已经有不少人申请退会了。”
我想了想,说道:“好,全部同意,让他们退会,尊重他们的选择,不过发表一则声明,退会之后永不再收。”
“但是这么下去,三江商会恐怕……”
“齐叔,没关系的,且让他们,看看还有多少人跳出来,这些人走了我一点也不心疼,到时候他们会后悔的。”
见我如此自信,齐叔道:“好,那就这么办。”
挂了电话,秦墨走过来,“骁哥,发生什么事了?”
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秦墨忍不住笑道:“呵呵,我估计这两家进入商会拉拢了不少人,但是后面有他们后悔的。”
“魏家,何家,是两个大家族,他们也不能掌控江州银行,但是我们可以,他们可以给一些人好处,但是绝对没有我们的力度大。”
“而且我们还有几十亿的可挪用资金,随时可以发展起来,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可以让两家银行市场占有率达到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二十,这是一个很高的概率,绝对是江州第一。
“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们的走的路子和别人不一样,他们走大企业路线,我们走的中小微企业,两家银行也可以相辅相成。而且我们还有太初资本这个放贷端口,推向全国,到时候就是强占全国的份额了。”
秦墨点点头,“骁哥说的对。”
“对了,这些日子,你也培养一些人才,你一个人总有分身乏术的时候。”
“好。”
秦墨答应了。
等到秦墨离开后,我测试了一下自己的力量,比之前又提高了一点,离一吨也不远了。
与此同时,魏家何家同时宣布退出三江商会,整个江州商界再次变得风起云涌,暗流涌动。
商人的本质是逐利的,魏家贺家从某种程度代表了江州商界的风向标,两家的退出意味着他们抛弃了三江商会。
之前奔着两家来的,现在也跟着两家离开了。
还有一些人,也跟着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