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u76mn火熱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 txt-第二百三十一章 未來的皇后相伴-axkpy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三请三辞已毕,事及今日,再推诿就会显得虚伪了。
一身玄黑色衣裳的李信,双手背在身后,看向跪啊一地的文武大臣,沉默许久之后,才缓缓开口。
“事及今日,李某人再要推脱,未免有些小儿女之态,不过今日朝廷易姓,我有三条章陈,与诸位约法。”
網遊之幻想騎士
赵嘉等人皆恭敬俯首。
“臣等,恭听陛下旨意。”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太后,陛下,吾皆北面事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
这番话,主要是说给西南一系的人听,但也是说给旧朝廷的官员听。
西南军入主京城近两年,一直有严格禁令,不得扰掠京城,但是那时候是姬姓朝廷,如果以后变成了李姓朝廷,这些西南一系的武将官员,会不会肆意妄为,谁也说不清楚。
当然了,把这些规矩提前说出来,也是要安旧朝廷官员的心,意思是哪怕新朝将立,他们也不会有太多伤损。
说到这里,李信声音低沉:“如有悖逆者,以大罪论诛!”
赵嘉与沐英李朔等西南官员,纷纷跪伏在地,叩首道:“臣等,自当遵奉陛下圣意,约束属下,不敢违背。”
李信微微点头,扭头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延康天子,沉声道:“今日之后,姬氏为新朝郑王,世袭罔替,吾有宗庙,尔无绝世,如何?”
延康天子点了点头,上前走了两步,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天子冠冕,拜倒在李信面前,恭声道:“臣姬盈,拜见陛下。”
系統之校長來了 修身
李信伸手把他扶了起来,微微摇头:“姬氏曾是天子,可以见我不拜。”
李大都督面色肃然。
“我今当着文武百官与姬氏盟,姬氏一日不反,便永为新朝郑王。”
历来前朝宗室,一般下场都颇为凄惨,不过像李信这种要受禅让的,相对来说就要和平一些,一般会善待前朝末帝,不过按照规矩来说,向延康天子这种末代帝王,即便可以安然过完一生,但是子息通常不旺,最多也就是两三代血脉而已。
这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有人故意为之。
一切,都要看李大都督称帝之后,到底会如何想,如何做。
说到这里,李信转头看向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面色严肃。
“三日之后,我将在未央宫祭天受禅,诸卿立即颁发文书,昭告天下。”
赵嘉等人,统统面露喜色,低头叩首道:“臣等,遵命!”
李信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上了自己的马车,声音低沉。
“回城罢。”
延康天子犹豫了片刻,对着李信说道:“姑父,乘朕……乘我的车否?”
他出城的时候,坐的是天子辇驾,李信这会儿已经走到自己马车旁边,闻言停住脚步,回头对延康天子笑着说道:“眼下陛下还是天子,且等三日之后再说罢。”
说完,李信上了靖安侯府的马车,当先回城去了。
跟在李信身后的赵嘉沐英等人,很是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聚集在了一起。
赵相面色严肃,对着两位掌兵的大将军说道:“二位,这三天京城内外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漏,诏书张贴出去之后,一定会有人生乱,劳烦龙武卫与神武卫,派人日夜巡逻,如果有人造次,可以就地正法。”
沐英拍了拍胸脯,咧嘴笑道:“赵相放心,有我们在,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老子就不信了,到这个当口,还有人敢跳出来作死!”
性格相对内向一些的李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如今京城是在我神武卫的控制之中,不会有什么问题,关口是一定要保护好延康天子的安全,诏书贴出去之后,可能会有有心人想要刺死这位旧朝的天子,然后栽赃给大都督头上。”
李朔顿了顿之后,默然道:“也要提防着延康天子自戕。”
赵嘉点了点头。
“李大将军说的不错,宫里的宫人要全部轮换一遍,延康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奉之人,也要换成我们的人,防止他……想不开。”
西南出身的三位巨头,聚集在一起,开始商量着三天的安保工作,以及三日之后的章程。
…………
另一边的李信,已经坐着马车回到了靖安侯府里。
他下了马车之后,先是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番筋骨,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迈步朝着自家的后院走去。
后院里,一身淡青色秋裳的九公主,正在院子里带着两个孩子,一个是李信的幼子李世,另一个是元昭天子的子嗣姬承。
对于后者,九公主极为上心,基本每天都带在身边,生怕一不留神就被别人给谋害了。
李信咳嗽了一声,示意自己进来了,他搬了把椅子,坐在了九公主对面,先是看了看两个在摇篮里熟睡的孩子,然后对着九公主笑了笑:“孩子睡了?”
几个月下来,夫妻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九公主点了点头,开口道:“刚睡下没有多久。”
李信坐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有些讷讷的说道:“方才在城外,又有人劝进……”
这几个月来已经有两次劝进,九公主自然也是知道的,她听到了李信的话之后,抬起头看向李信,开口道:“你应承下来了是不是?”
仙俠小廝 姜小五
李信默默点头,笑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
“不是我聪明。”
九公主语气平静:“三请三辞的把戏,史书里写的多了,猜也猜的出来。”
機戰新時代
魔王殿的幸福生活 楓中鈴亂
她虽然语气尽量平静,但是声音里还是隐隐带了一些颤抖。
“你要做皇帝,我这种前朝宗室不适合做你的皇后,你还是另娶一个西南之女,作为皇后罢。”
九公主自小生活在皇室,熟读史书,对于这种皇室更迭的剧本,自然再熟悉不过,这个时代的皇室还是颇为注意血统的,她是前朝公主,生下来的儿子就有前朝皇室的血,对于新朝来说,不干净。
李二之子李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永远也无缘帝位。
李信摇了摇头,把椅子搬到九公主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九公主挣了一下,发现没有挣脱,便闭上眼睛不再动弹。
这位三日之后的皇帝陛下,语气坚定。
“当初如无你们母女,我不会走上如今这条路,如今这条路走到了终点,岂能忘却本心?”
李信握着自己夫人的手,轻声道:“夫人是我原配,我是靖安侯,你就是靖安侯夫人,我做了皇帝,你自然就是皇后。”
“此天经地义,任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