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mcd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第0604章禍水東引分享-ogqu0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现在赌坊的事情,可不好办。
直接让孙权陷入了危局当中。
关平的这招可谓是杀人不见血,直接就转移了自身矛盾,置身事外,让江东内部去相互争斗。
这同样是江东众人,第一次见识到赌坊的危害。
它不止会让你赚的盆满钵满,同时也会让别人倾家荡产,为之丧命。
财富不会消失,只会从手中转移另一个人手中。
赢家通吃,败者食尘。
关平同样是在江东割韭菜,属于慢慢割,润物细无声,他更加懂得长期收益比短期收益要强。
买卖想要做长久,就不能割的太狠,本就是暴利行当,不用那么急,完全可以把口碑打出来。
关平规定店中不许赊账,就算输了,也不碍事。
大家要输,也只是输了今日所带的钱财。
并不会涉及家产,都在这些人的可接受范围当中。
以前赌坊又没有出现集体作弊的情况。
大家有输有赢,但总体赌坊才是最赚的那个。
就算他们赢钱了,赌坊里面还有许多花活,刺激他们花钱。
让他们把赢的钱,在赌坊这里消费掉。
可孙权急于见到成效,直接把不少人管理层给踢出了赌坊分钱团队,让人敞开了玩。
羊毛可劲的薅!
再加上孙权拒绝了关平和气生财的计划,关平直接开启了砸盘子计划。
朱家暗中有意推波助澜,让孙权在短时间内赚的更多,被巨大的收益迷失了双眼。
街面上已经有许多人来还账的时候,就闹的风风雨雨。
自从吴侯接管赌坊后,说什么谁都未曾赢过。
已经有人觉得不对劲了。
作假之事一经爆出,江东民间整个舆论瞬间就炸了。
在新鲜事物的冲击下,赌坊的消息可谓是久经不衰,人人讨论。
一掷千金的故事,谁都喜欢听。
甚至是有人以小博大,赚到万金的故事,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遐想,认为自己也能行。
谁不想一夜暴富?
如今赌坊就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
江东赌坊真有这种运气好的人存在,然后就被关平顺势做成榜样,大肆宣扬,来吸引更多人来玩耍。
你觉得我会亏,可最赚的还是我!
可今日江东赌坊出了这种作假之事。
有人站出来,怀疑蚩尤血也是假的了,现在的没有以前喝的味道醇正。
蚩尤血也就是淡盐水的销量久居不下,手里有钱的人都愿意尝试,后来就是争面子的基础手段了。
可现在,他们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欺骗。
以前他们看着孙权把关平等人踢出去,皆是冷眼观看,无动于衷,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但如今赌坊作假的事情一经爆出,那孙权便与他们这些人有了极大的利益纠葛。
现在就算想要赖,孙权也赖不到关平的头上。
没看见人家被驱逐出去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默默的筹备新的赌坊。
如今发现作假之事。
孙权恼羞成怒,徐祚慌慌张张,不知要如何处理。
鲁肃在一旁规劝,此事急需平定下去。
主公与江东世家的矛盾加深,这绝不是一件好事!
财帛动人心,为了钱财,有些人连曹操他爹都敢杀!
这些被坑害的江东世家聚起来,也不是股小力量。
最重要的是主公在这件事上,根本就不占优势。
寻常百姓不清楚,他们只会知道一些可以知道的事情。
但孙权把关平等人踢出去的事情,强宗豪右却是门清。
如今又闹出了这么一出!
孙权极为恼怒,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被关平给下绊子了。
最让他气愤的是,之前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才是最操蛋的。
“关平,我定不会轻饶了你!”
孙权掀翻矮案,今日才看见山一般的铜钱,可没过多久,就出现了这种事情。
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孙权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主公,如今不是主公与关平之间的矛盾了。”鲁肃只能硬着头皮提醒道:
“如今是主公和江东世家子弟之间的矛盾了。”
孙权攥着拳头,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鲁肃,随即反应过来了:“好一招祸水东引!”
他本以为关平在江东没有什么根基,就算夺了赌坊,踢出局,关平能有什么反制的手段?
可如今的局面,却是孙权没有料到的。
关平竟然真的有手段。
这就属于,你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啊?
都是无法预料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鲁肃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竹简,那里有关平曾经写过的话,吴侯,我们和气生财呀。
主公没有理他!
如今看来,这小子是话里有话。
鲁肃还在想着,以他对关平的理解,绝不是个容易吃亏的主。
就算吃亏了,也会想法子找补回来。
鲁肃还在疑惑关平听到主公拒绝他的消息后,他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原来从主公拒绝他的和气生财后,关平便已经开始了行动。
蹬蹬蹬。
校事跑进来,拱手说道:“主公,赌坊有人拿着他儿子的牌位,前去哭诉。”
孙权有些愕然,怎么会死人!
“说是输光了家产,无颜面见祖宗,自杀了。
可是现在听说赌坊作假,他儿子是被人下套了,死得冤。”
鲁肃有些心惊,未曾想还有更绝的!
“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了,吞吞吐吐。”孙权看着校事,一脸的不爽。
多久没给他带来过好消息了。
“兄弟们打探到,关平在长沙郡的赌坊已经在醴陵县开业了。”
这件事,孙权早就派人盯着了。
尤其是关平重新开赌坊,更是让孙权笃定了,关平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对付他。
“主公,此事需要赶快解决。”
鲁肃急忙提出谏言,此事绝不能拖延,否则会愈演愈烈,对主公的威信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导致双方开始对立,此事于主公是非常不利的。
孙权看向鲁肃:“子敬你说,此事该如何解决?”
鲁肃喉咙耸动了一下,艰难的开口道:“退钱!”
退钱!
孙权的瞳孔当即就变了。
不可能!
那是他拥有十万大军的基础,才刚刚开始聚财,现在要退出去,怎么可能!
这是他的命根子。
“主公,如今不是钱的事情,名声更重要。”
鲁肃又进谏了一句,如今聚集在赌坊外的人,皆是大喊着退钱的要求。
孙权甩了下衣袖道:“绝不退钱。”
“主公。”
“子敬,你知道他们在赌坊花费了多少?赌输了多少?”
“这!”
鲁肃闭口不言,虽然不知,但总归是要退钱的。
他甚至在想,若是主公留一丝的底线,从关平手中买来属于他那份的分红。
重生之雲綺
想必关平也不会做的如此决绝。
主公赚取江东豪族子弟的钱财。
关平则是赚取荆州豪族子弟的钱财,两家都能赚钱。
互不打扰,毕竟出去另一州玩耍,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没有必要的。
尤其是去陌生的地方,带着如此多的钱财。
很容易被地头蛇盯上,到时候尸体往河里一沉,钱财卷走,你怎么查?
鲁肃叹了口气,他才明白关平所言和气生财的意思!
“张公,除了退钱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
孙权看着一旁的张昭问道。
从刚一开始他就不言语,自己不问他,张子布就不说话,想置身事外?
想都不要想!
张昭拱手说道:“此事老臣还在斟酌,主公若是想听。”
“速说。”孙权更是没客气,都火烧眉毛了,还斟酌个屁啊!
他要的是解决方法。
“莫不如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关平身上,反正也是他干的。”
孙权的嘴角抽抽了几下,被关平他给算计了,这个仇,且先记下,迟早要找回来。
这件事在他看来,比臧霸打的他溃不成军还要丢脸。
谁让百姓传播的如此迅速,要知道孙权在江东普通百姓当中,名声还是很好的!
打了败仗可以压下去,但这件事他压不下去。
张昭可以肯定,此事必然出自关平的手笔。
誘捕呆老婆 安靖
只不过人家抽身及时,赌坊的消息传播度又高。
现在连寻常百姓都晓得赌坊,已经不再关平的掌控之下了。
“可是,不退钱这无法平息。”鲁肃看向张昭。
“什么无法平息,此事主公乃是受害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关平在暗中谋划,败坏主公的名声。”
张昭义正言辞的道:“鲁子敬,你不会觉得这一切都和关平无关?”
孙权听到这话,才觉得是真的有道理。
他对于部下是不吝赏赐的。
只不过这些江东世家子弟醉生梦死花费的钱财,凭什么要他退回去?
更何况这一切都是关平给他下的套,想让他补偿,孙权绝不答应。
燕子傳奇
“一定是关平以前就运用此法赚钱,只不过大家全都被他一人给蒙骗了,直到现在才发现。”
张昭越说,孙权就越满意。
他也是一个受害者。
只不过并不会让人同情,反倒会觉得你这个主公有些蠢罢了。
对于江东百姓,孙权还都是正面形象,只要此番说辞抛出去,定能够重新洗白。
家鬥:沈香娘子 聞佩
動物聊天群 熱帶雨夜
有了这个说辞,至于其余江东世家是如何想的,孙权就管不了那么多,先把舆论掌握在自己手中。
“张公,此事抓紧处理!”孙权吩咐了一句。
“主公,臣还未说完。”
张昭吭哧了一声,又拱手道:“主公还是需要退钱的!”
孙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就不能不花钱解决?
张昭深知,江东世家为了利益,可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就算把关平给推出来顶锅,主公他也是背锅之人,但总得有些表示。
这些人不是差钱,可被戏弄一番,心里的怨气很大。
有人觉得是主公他在坑害江东世家钱财的言论,并不在少数。
如此长久下去,不利于江东的稳定,必须要把这个事也给解决了。
张昭只是觉得关平这招祸水东引,实在是太阴损了。
就算他拔出了双方之家的刺,可是刺的痕迹还在。
“退钱?”孙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主公,此时不是惜财的时候。”张昭摸着胡须说道:
“此间都是关平的诡计,方才听到消息,说有人为此而亡。
主公可说赌坊的钱财,全都被关平卷走了,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种事。
主公拿出一部分自己的钱财,来退给他们一点钱财,死了的那个要着重赏赐。”
张昭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把所有的锅都推到关平身上去。
好人由主公来做,表示他也是受害者,反正是真的受害者!
“不出钱是不行的?”
“不行。”张昭笃定的道。
“当真不行?”
孙权有些心痛,折了名声,还折了好处。
“我的主公啊,都什么时候了,绝不是惜财的时候。”
孙权叹了口气道:“就依张公的意思处理。”
“喏。”
鲁肃瞥了一眼张昭,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此等推手,可以帮助主公从旋涡当中离开。
而方才自己的法子是想的有些简单了。
就算真的退钱,可名声却无法挽回了。
鲁肃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急智方面,还是有所不足。
~~
长沙郡醴陵县,位于湘江支流渌水流域,地理位置良好,通过水道四通八达。
北接长沙郡治所临湘县,东临零陵郡,南接桂阳郡,西接庐陵郡宜春县等等。
现在周瑜领兵训练,驻守在庐陵郡的巴丘,这里是他的老地盘。
建安四年,周瑜随孙策讨江夏,还定豫章,庐陵,留镇巴丘。
对于周瑜的位置,关平一直以为是岳阳的那个巴丘呢。
原来重名的地方有好几个。
按照历史进程,周瑜会率军出发,等到了岳阳巴丘才会病逝。
自从交换南郡后,现在他在庐陵巴丘整军,只等着他家主公,同意他的计划,便领军出发攻打益州。
此时,已经开张好几天的醴陵赌坊,客人并不是很多。
荆楚讲武堂已经在益阳规划开始动工,至于新建一座江陵城的计划被暂时搁置了。
关平还在等着江东赌坊的消息,以及确认醴陵赌坊的生意是否火爆后,再开始建造江陵城。
“平哥。”糜威跑进来大声嚷嚷着。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