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1wi0u人氣都市异能 《我要做超級警察》-第八百零一章:鎖定根據地展示-trc8s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此刻。
在钟文泽的脑海里,一个大的虚拟空间里,无数种场景构成了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就如同浩瀚的宇宙里面众多星球一样,密密麻麻。
数字化的钟天正此时无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操控着这里面的一切,快速的穿梭在众多不同场景的小空间宇宙当中。
每个不同场景的虚拟空间里,此时都在重复着一个画面:匿名者坐在座位上,边上有人走过来,然后在他的身边说了一句:先生..
有酒吧、电影院、高端会所、书店…
钟天正眯眼看着不同场景里重复的画面,结合着王逸群刚才说说的特征特点,快速的在里面筛查了起来。
此时的他。
内心也是无比震撼的。
这就是宗师级构想力的强悍之处么?
虽然宗师级构想力升级已经很久了,但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构想力的这个功能,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助力,极大的加速了他利用线索进行筛查排除。
最终。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子一顿,看着眼前的酒店,纵身跃入,出现在了一个高端私人娱乐会所里面。
这个空间还原出来的不过是一个私人娱乐会所的场景还原而已。
之所以选择这里。
因为王逸群提到的那句:在跟匿名电子音通话的时候,有人来到匿名电子音的身边说了一句先生。
现实生活中。
人与人之间一般都是用帅哥美女等等普通常见的称呼而已,而用到先生二字,要么就是老一辈的大妈大爷,他们叫陌生人的时候会这么称呼。
还有一个场所,那就是对外营业的高端场所。
往往也只有这种场所,服务生对外声称的时候,才会是称呼别人先生女士的。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形一闪出现在会所里,看不清脸的匿名者坐在座位上,正在用手机打着电话,正说着呢,一个穿着西装的服务生走到了他的面前:“先生…”
地面上铺着软软的地毯,服务生走在上面,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本就不大的声音,如果再通过电话,那么此时在跟匿名者通话的王逸群压根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服务生的话刚刚说出口,匿名者立刻伸手示意他闭嘴,捂着话筒对他做了一个甩手的动作,服务生很是尴尬的点了点头,快步退开了。
“对,应该就是这个调调。”
数字化的钟天正靠着复古的窗户边,右手忖着下巴摩挲着,琢磨起这个画面来:“对,应该就是这么个画面,他应该就在这种场所里…”
就在钟天正准备下定论的时候。
末日之重生崛起
会所外面。
想起了汽车路过的声音跟车喇叭的声音。
“不对!”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子一顿,听着外面的声音,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里,会所的话,私密性很差,而且不能完全隔绝外面的声音,应该不是这里…”
想到这里。
数字化的钟天正直接从这个场景里消失了。
意识从脑海里退出。
钟天正迈步来到王逸群的跟前,再度跟他确认了一下:“你确定,整个通话过程,你们的对话都非常的安静,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你只听到过有人说“先生”二字?”
“有没有其他的声音?比如车子路过的声音啊或者按喇叭的声音或者一切其他的外界环境的声音,哪怕是下雨天下雨的声音也算。”
“是的。”
王逸群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顿了顿略作回忆以后,再度说到:“还有我好像听到了一点点沙沙的声音,但是又好像没有,我也不确定。”
“不过,你要说到下雨的声音,我倒是记起来了,我们通话的这么多次,有一次好像正好是下雨天,而且是大暴雨,但他那边依旧是非常的安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当初丫丫案件时候自己做出来的推断。
人处在不同的位置,下雨天回馈的声音也是不一样的,你的站立位置不同听到雨声就是不一样的,但是这次却没有。
下大暴雨,但是他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啊香一直站在边上凝眉思考着王逸群说的话,自己也做了无数个假设,她斟酌着说到:“你说,匿名者会在哪里跟他通电话呢?我觉得,他通话的时候,应该是在他的据点。”
妄悚形想第三季最後季
钟天正挑眉:“你觉得在哪里呢?”
“不应该是公共场合吧?”
啊香琢磨了一下子,做出自己的推断:“虽然他的边上出现了别人的声音,但是你想想,匿名者这么谨慎的情况下,怎么会在公共场合呢?他应该在自己的据点。”
“而那个所谓的叫他先生的人,会不会是他的下属?”
“有可能。”
钟天正打了个响指,歪头看向王逸群:“叫他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虽然声音可以通过软件来处理,但是男女性的声音还是正常的,除非是用的变声器。
“女人。”
王逸群立刻就给出了回答。
“那就对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做出自己的判断:“跟王逸群通话的时候,匿名者确实是在自己的据点,但是他的据点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外面。”
“怎么会!”
啊香睁大着眼睛,表示了反对:“不能吧,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性质,怎么可能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怕被别人听到?丝毫没有私密性可言。”
“我坚持我的判断。”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我做出这个判断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他如果在自己家,肯定是独处的性质,咱们经手了他这么多的案子,对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了,他是幕后人,他喜欢操控一切。”
“而且结合王逸群刚才说的那些,可以判定:匿名者他本身就喜欢藏在黑暗中,哪怕是自己要用的人,他也只会用自己的手段来把对方抓牢,牢牢掌控住,但是不会让自己出现在别人的眼前。”
“一旦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如同王逸群一样,一旦被抓,那么见过他的人就有可能把他给招供出去,以他的性格来说,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
“他喜欢掌控别人,根本不会留下机会让别人来威胁到他的存在的。”
说到这里,钟天正微微停顿了一下:“第二点,第一点确认以后,基本上就可以排除这是在他自己的家或者他的据点了。”
“第三点:环境,通话的环境,他们通话的时候没有多余的声音,说明匿名者处于高层,所以才听不到外面的车子的声音。”
“环境?”
啊香挑了挑眉:“商品房不就是最好的说明么?商品房的位置就很高啊,而且在小区里,夜里的时候也就听不到声音,这很正常。”
“你这么说是有自己的道理,但是你得把王逸群说的参考进去,就是那个下大暴雨的天气,所以我确定他不是在自己家中。”
“既然不是在他自己的家,那么他肯定是在外面,既然他是在外面,那为什么整个过程没有听到其他任何的声音?”
钟天正侃侃而谈,分析着王逸群刚才说的话:“王逸群他刚才提到过的,他们之中有一次通话的过程中是下大暴雨的,但是王逸群却丝毫没有听到一点的雨声,非常安静。”
“试问,即便是你待在家中,即便是你待在商品房的高层当中,但是下大暴雨的天气,你还是能听到外面倾泻的瓢盆大雨的雨声的。”
“那地下室?”
啊香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鼻翼:“地下室的话,完全就听不到声音。”
“我更倾向于高层的对外的营业高端场所,这种场所,人不是很多,而且一般都是生活品质很高的人出现的场所,私密性有一定的保持,而且还给自己添加了安全性。”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按照我们一般的推断来说,印象中这种见不得光的人或者团伙,往往都会把自己隐藏在最黑暗、最隐蔽的地方。”
“但是你忽略了,匿名者应该是跟我们身边的人,或者跟陈蓉关系非常好的人,他的生活品质并不低,而且他也是警校出身,思维能力未必比咱们弱。”
说到这里。
钟天正意识一晃,再次进入了构想力的大空间中,这一次他的目的性非常明确,直奔一个小空间而去。
数字化的钟天正闪身进入这个空间,出现在了一栋高楼的酒店当中,这栋高楼是上南市的地标性建筑,酒店更曾经是世界上最高的酒店。
農家俏王妃
只有这个酒店才符合所有的条件因素:安静、高端场所、也只有这种高层才能完美的隔绝掉来自大楼外的各种嘈杂的声音。
絕地迷戀電競 冰小江呀
站在这里的高楼,你可以俯瞰整个脚下的场景,厚厚的玻璃能完全把外界的声音给隔绝开来。
场景再一次上演。
一身黑色包臀短裙职业装的女服务生服务生,踩着地毯来到匿名者的身边:“先生..”
匿名者扫了她一眼,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
超級全能學生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流,若有所思,身影逐渐消散。
片刻。
钟天正停顿了一下,思绪从宗师级构想力中退了出来,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眯眼看着王逸群:“只要王逸群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在给咱们提供消息的话,那么基本可以确定匿名者的位置方向了。”
是的。
钟天正做出来的这些推理判断,全部都是建立在王逸群提供的线索上来做出判断的。
如果。
王逸群已经被匿名者彻底掌控,他今天对自己说的这些所谓的线索,如果都是匿名者安排他这么说的,那么自己的方向就完全错了,匿名者再次下了一手高棋,诱导他们。
所以。
重生之縱橫蒼穹
判断的正确与否,在于王逸群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所以我很想问你,你对我们说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钟天正裹着香烟视线落在了王逸群身上:“如果是假的,那就有意思了。”
“呵呵。”
王逸群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没有过分的去解释:“怎么说呢,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些,我就算怎么去解释也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说的话,你要是相信那肯定就信了,你要是不信,那么我怎么说,也都是难以让你相信的。”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吐了口细长的烟雾:“我觉得你说的都是真的,虽然你跟匿名者之间有着合作或者说交易,但是相比起来,你并不想在监狱里面待那么久。”
“因为你还有个女儿,你事业倒下以后,你老婆带着大女儿跑了,留了个小女儿给你,你很喜欢她,就连你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对她说过。”
“她一直跟着你的父母生活,这些年在外面虽然你从来不回去看她,但是并不代表着你不爱她,虽然你已经混到了非常落魄的地步,但是每个月还是会准时往家里打钱。”
“算起来,她现在应该也有十六岁了吧。”
钟天正眯眼看着王逸群。
“你..你…”
王逸群的语气一下子哆嗦了起来,指尖微微颤抖:“你调查过我?”
“你紧张什么?你现在是嫌疑人,警方把你所有的资料都调出来不也很正常么?”
钟天正吐了口烟雾,摇了摇头:“再说了,我们是警察,又不是绑架团伙,情况不对就要绑架你的女儿威胁你。”
王逸群面色变幻,好久,他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我说的确实是真的。”这也间接性的验证了一句话:他确实很爱他的女儿,他不想自己一直待在监狱里。
“不过,如果我觉得,你要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爸爸的话,你就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烟雾把他笼罩在里面:“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的话,我就一定要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去图一时之快。”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