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5ve8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 我要……禍亂宮闈閲讀-vxb9c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林跃看徐海满头大汗,摘下腰里的水袋丢给过去。
“先别急,喝口水再说。”
咕嘟咕嘟~
徐海一阵牛饮,差不多给干下去一半,看得出为了找到他没少费力气。
“今天四小姐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厂公大怒,讲她最近管的太多了,要她这几天在家呆着,好好冷静一下。”
魏廷被训斥了?
林跃想到魏忠贤可能听不进去劝,但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连一向信任有加的义女都要禁足。
“厂公赶走四小姐后要人找你去衙门问话,我看气氛有点不对,就立刻赶了过来。头儿,这事儿……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
没成想这小番役还挺有心的,林跃拍拍他的肩膀,说声“干得不错”,不待魏忠贤的人找他,径直往东厂衙门走去。
小半个时辰后,魏忠贤喊他进饭堂。
之前赶上饭点,都会问他吃没吃,没吃的话坐下来吃点,这次直接省略了。
“魏廷说的那些话,是从你那里听来的?”
“是。”林跃说道:“属下以为厂公能听进四小姐的劝谏。”
天價逼婚,總裁蛇精病 問題兒童
“行啊你,害怕惹我不快,就拿魏廷当枪使,到手的权力就那么不愿意放弃吗?”
林跃心说你特么还有脸说我,要你让出东厂提督的位子,你愿意吗?
“厂公,属下也是一片好意。”
“好意?”魏忠贤说道:“你以为很多人叫我九千岁,我就真能活九千岁吗?我已经告诉过你,宝船案不许再查,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呀。”
“……”林跃沉默不语。
魏忠贤放下筷子,面无表情说道:“衙门里的事你先别管了,我听说你算数不错,去巡检清查司礼监库房的书籍字画吧。”
“是,属性应命。”林跃表情如初,双手抱拳答应一句,小步走出饭堂。
他确信魏忠贤不会听从魏廷的劝谏,因为像魏忠贤这样的老狐狸,对于新皇登基后可能面临的情况肯定做过最坏的设想,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身为宦官,必须仰仗皇权这颗大树才能呼风唤雨。
现在大明朝内忧外患十分严重,一旦政局不稳,搞不好会天下大乱,万一大明朝亡了,身为宦官,又几乎得罪整个江南富绅、文官集团,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在新朝继续享受荣华富贵,所以只能赌一把,赌朱由检需要他来平衡朝廷里的党争。
在他授意下面的人为朱由检会登基做皇帝造势的时候,林跃和魏廷明确表达自己的反对,这无疑是不知进退。
一来为了杀鸡给猴看,免得东厂衙门出现人心涣散的情况,二来也可以给信王传递一个信号——你看我为了扶你上位,又是呵斥义女,又是惩罚干将,等熹宗驾崩,你上台后可要善待于我。
许是有人听到了饭堂里的谈话,把林跃遭贬的事告诉了衙门里的同僚,他从里面出来时,一些人看他的目光很复杂,同情者有,鄙视者有,面无表情者有,幸灾乐祸者也有。
去库房巡检物资可以说是最没油水的活儿,而且事务繁重,易出纰漏。
赵靖忠的人在冷笑,林跃也在心里冷笑,一群短视的渣渣,现在谁跟魏忠贤走的近,谁以后就是被优先抓捕的阉党一员。
何况他正要去宫里搞点动静呢,魏忠贤就派了他司礼监的差,这样一来帮他省去很多功夫。
……
只两天时间,曾经风头无二的林掌班被“打入冷宫”的消息就传遍京城大大小小的衙门。
不消说,这又是魏忠贤的人在后面推波助澜的结果。
宫外的流言蜚语林跃不关心,宫里的各色目光他也不关心,即便被派去巡检库房,那也是太监巡检,品秩待遇不是一般宦官可比。
“林公公好。”
迎面来的宦官跟他打招呼。
“林公公好。”
“林公公好。”
后面跟着的两个新人也恭声问候。
林跃点点头,让过三人走向坤宁宫,跟当值宦官说了几句话,对方进去里面禀报,没一会儿带着“皇后娘娘让你进去”的消息走出来。
进了坤宁宫,林跃见到了熹宗的老婆皇后张嫣。
不得不说确是一位有倾国之姿的女人,身着红色大袖衣,上覆霞帔,头戴一顶凤冠,流苏点翠,光彩照人。
掐着手指头算算,她今年才21岁,放在现代社会可能还是个在读大学的小姑娘。
说起来张嫣也够可怜的,四年前怀了熹宗的孩子,结果被魏忠贤的对食夫妻客氏谋害,孩子没生下来就死了,自那以后就再没怀过孕。
我成了一個神 劍名好養活
更可气的是那个木匠老公非但不给自己的孩子报仇,反而对客氏、魏阉宠信有加,作为一朝皇后,活得不可谓不憋屈。
“当值太监说你在养心殿捡到了我前些日子丢失的玉簪?”张嫣端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嗓门压得有点低,似乎情绪不高。
想想也是,她男人都快死了,能高兴才怪。
21岁就死了男人,在这深宫大院里一直守寡十几年,直至李自成攻入京城,当天晚上自缢而亡。
沒有主角光環的世界
林跃叹了口气,多么可怜的女人,自己地多多关爱她才行。
病夫有責 焦尾參
既然系统给出一个杀了朱由检自己做皇帝的任务目标,如果真能做成,接盘江山的同时也笑纳三宫六院未尝不是这些女人的一条出路,不然像李自成进京那样,宫里的女人死的死被强暴的被强暴,多造孽啊。
在他看来,不为百姓谋福祉,只为家族长久统治的皇帝,怎么整都不过分。
当然,小太监祸乱宫闱什么的,想想也挺带劲的。
“是,臣在巡检库房的时候拾到一枚玉簪,有相熟的宫女告知见皇后娘娘戴过。”
说话的同时,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支通体莹白没有丝毫杂色的玉簪捧在掌心呈上去。
张嫣低头一瞧,发现确实是日前遗失的玉簪,她让坤宁宫的太监宫女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不成想竟被这个五官看起来特耐看的小太监找到了。
“你做得很好,叫什么……”
她这刚要问他叫什么,猛听得屋檐下扑簌簌直响,一道绿影飞进大殿,径直落在旁边一人多高的铜架上。
巴黎聖母院 [法]維克多·雨果
旁边侍立的宫女似乎已经习惯眼前一幕,别说动,连眼睛都不见眨。
“啊,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那个有些尖刻的声音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啊,你也有今天,啊,你也有今天。”
这该死的傻鸟!
林跃在底下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为了自己的+++++1CM大业,还有祸乱宫闱的普世男人梦,他早就把那个贱货拔毛去皮炖成一碗鸟汤去喂大黄了。
张嫣正觉奇怪,不知道飞天将军后面那句话说谁时,那鸟扑棱棱飞下铜架,落到林跃的肩膀上。
“一千两,一千两,啊,一千两。”
“什么一千两?”
张嫣看向林跃。
“启禀皇后娘娘,飞天将军是臣在城南花了一千两银子买给魏公公的。”
她听到“魏公公”三个字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这年头不给魏忠贤及其党羽进贡的太监宫女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要知道连袁崇焕那样的良将也给他修过生祠呢。
这时大反派又说话了:“拿来,拿来……”
林跃抬起头,望张嫣一脸无奈地笑了笑,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打开盖子放到旁边的木几上。
那鸟儿蹦跳着攀上木几,把头探入木盒,明黄色的喙一下一下啄着里面的东西,不时兴高采烈地扬起翅膀,发出“好吃,啊,好吃”的声音。
张嫣和宫女们看魔怔了,皇宫什么地方?在吃这件事绝对称得上得天独厚,这位飞天将军进宫后,各种糕各种饼各种羹各种酥那真是任它吃任它选,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一副鸟生足矣的样子。
“你这木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到底是个21岁的小姑娘,就算贵为皇后,也绝耐不住好奇心。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