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owyo精彩絕倫的小說 第九星門 ptt-第四百一十三章 你親愛的是誰呀?讀書-npemo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这时候,凌逸看着老者问道:“你也想从这条路上解脱吗?”
老者哈哈一笑,摇摇头:“我跟她不一样,我在这里挺舒服的。”
李青忍不住问道:“您之前不是说无法脱离……”
拳力異人 谷域
老者点点头:“无法脱离,不代表我想要脱离,这条路自有属于它的妙处。”
李青理解不了老者的心态,也不想再问了,反正她不想这样孤零零的留在这里。
凌逸看了她一眼:“我传法给你。”
李青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事到临头,反倒有些忐忑起来。
“真的可以吗?”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凌逸点点头:“自然是可以的。”
鹹魚在幻想鄉
随后,他直接将从轮回路上领悟的无上法,直接传给了李青。
老者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依然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
什么担心轮回路秘密曝光之类的……在他这儿完全不存在。
许久之后,李青一双眼中,绽放出无尽光芒,看着凌逸,缓缓跪下–
“师尊传法之恩,青儿永世铭记!另外,若无师尊允许,这段法,青儿不会传给任何人。”
凌逸受了她这一拜,因为这段法,也的确当得起她一声师尊了。
随后,李青运转无上法,身上的无尽死气,竟在瞬间转化为浓郁生机,跟这世界……格格不入!
轰!
须臾间轮回路尽头处风云涌动!
场域剧变!
一股无形的磅礴伟力,朝着李青当头镇压过来。
但下一刻,李青便找到了那种平衡。
身上既无生机,也没死气。
就像站在一旁的凌逸一样,给人一种超然的感觉。
那股无形的可怕能量,瞬间消失。
她的脸上,露出无尽惊喜,看着凌逸,欲言又止。
“去吧。”凌逸冲她笑笑。
李青点点头,又看了眼那老者。
老者淡淡道:“不用看我,老夫只不过是个看门的,既然得到了你的机缘和造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好了。”
说完又忍不住嘀咕一句:“年纪轻轻,该谈恋爱就谈恋爱嘛,没事儿往这鬼气森森的地方溜达什么?”
李青白他一眼,转身走了。
说的好像她多喜欢这里,这鬼地方,她早就呆够了!
仕途三十年 溫嶺閑人
也没有对凌逸说以后如何。
这种恩情,当记在心里,用言语感谢,太过苍白。
这里只剩下凌逸跟那老者。
手到擒來:總裁的獨寵新娘 畫塵
凌逸一双眼死死盯着周棠当年选的那条路,试图从中寻找一点她留下的痕迹。
大道丝丝缕缕,无量无尽,根本找不到。
哪怕凌逸施展出全部神通,也是不行。
老者在一旁提醒道:“别太冲动,那扇门背后的世界,太过庞大,而且你本尊的肉身能量太强了,如果真的以本尊肉身穿越过去,瞬间就会毁了那个世界。”
凌逸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随即分出一道分身,朝着那个世界走去。
最后,他回头看了眼这老者:“你真愿意永远留在这里?”
老者点点头:“我无牵亦无挂,既有灵智,又无甚私心,留在这里是最适合的。跟鬼接触久了,就不愿跟人打交道喽!”
说着,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句大实话:“更别说,再有你们阳间几百劫,我也可以真正脱离这小世界,去到那个传说中的仙界了。”
對不起,我想要你
说出这句话,老者看着凌逸微笑道:“虽然比不得您,但至少……也算修成正果,说不定将来咱们还有见面机会。”
仙界?
凌逸对此,一无所知,心中也没多大感觉。
他只是洞悉了这条路的规则本源而已,并不代表他一下子什么都知道了。
进入那些真灵往生世界的入口只有这一个,但从那些世界归来,却各有各的路。
而且肯定不是这条轮回路。
天絕劍仙 昊辰
这条路,是给真灵走的。
如今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凌逸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也没有了。
于是,他跟这老者告别。
随后本尊离开轮回路。
眨眼间就消失在这里。
就像同样得了轮回法的李青一样,可以瞬间离开这里。
以后想来的时候,同样可以瞬间过来。
等他走后,老者在这里伫立良久。
黑暗中,传来一道有些不满的声音,充满了抱怨——
“你说轮回路上没有第十个守关人?”
“你还要装作不认识他,并且不让我出来?”
老者嘴角抽了抽,然后有些无奈的道:“什么叫装作?我本来就不认识他好吗?对这种大爷,见面之后我要怎么说?见过上仙?”
这时候,从阴暗中走出一道朦胧模糊的身影,浑身上下,仿佛都由大道法则凝结而成,强大得不可思议!
“即便只是一道历劫身,我们多接触一下,又有什么不好?”这道朦胧而又模糊的身影抱怨着。
老者却摇头:“不知他来历,不知他身份,连轮回路上的本源法都能一眼破解掉的人,真跟他产生交集,未必是一件好事。”
说着,老者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朦胧而又模糊起来。
身上,同样释放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切,你帮了他那么多忙,那些不算交集吗?”那朦胧而又模糊的身影嘲讽一句,然后有些抓狂的道:“这鬼地方……太无聊了!我都想去轮回了!”
老者呵呵一笑:“那你就去啊。”
“算了,算了……我可没有那些历劫身那么能折腾,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很好奇这人身份呀……”
老者都懒得搭理这神经病。
探知一个神秘未知的无上存在本源,那才是真正的大忌!
他还想去仙界,还想好好活着呢。
豪門老公:前妻別太壞
可不想这么作死。
作为多年的老友,他都懒得说身边这位。
因为这个看起来好奇心爆棚的家伙,在发现一尊可怕的历劫来到这里寻找那个叫周棠的女人之后,有点怕了。
至于为什么怕?
这事儿一旦说出来,绝对会被人笑掉大牙。
紫藤花戀
堪称作死的典范!
凌逸苦苦寻找的周棠真灵,正是被这家伙给扔进那神秘未知的世界中去的!
当年周棠真灵经由这条路,来到轮回盘这里,那道真灵一看就特别不凡,散发着不平静的波动,真灵上还残存着一种极为强大的特殊能量波动!
很显然,这是一个来头极大,然后对死亡有所准备的人。
面对轮回盘的分配,周棠真灵直接抗拒,然后……成功了!
看那样子,是想自己选择未来的路。
对守关人来说,最烦的就是这种。
因为这种行为,简直是在当面侮辱他们!
这就好比学生在监考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拿出小纸条,公开作弊!
然后这个学生又看不出有什么天大来头,这就更让人不开心了。
简直狗胆包天!
你的愛情有溫度 我是白蓮花
真有天大来头那种,要么真灵之上会有顶级符箓封印……保证记忆不失。
要么就是有阳间顶级大能一路护送。
邪佛恐怖
无论符箓封印还是大能护送,来到他们这里,都是要给些好处的。
符箓封印那种,他们会取走符箓,那上的能量,对他们这群使者来说,很香。
大能护送的就更简单了,直接会把他们需要的东西交给上来。
比如凌逸之前焚过的那种香。
这些都是令人喜欢的作弊者,而周棠的真灵,既没有符箓封印,又无大能守护……啥啥都没有!
然后还敢跟个二愣子一样,横冲直撞来到这里,面对轮回盘,当着他们这些“监考老师”的面,肆无忌惮的公开作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第十位守关人,毫不犹豫就把周棠真灵扔进了那个连他们都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世界中去。
反正进了那个地方的人的真灵,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都是再也没遇到过。
所以,在守关人的内心深处,那地方代表着的,不仅仅是未知。
更是死亡!
是那种真灵都再也回不来的彻底死亡!
所以知道凌逸来寻周棠的老者,才会阻止同伴出现在凌逸面前。
虽然那件事除了他们两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即便那周棠有朝一日能够大觉醒……也未必会记得轮回路尽头的事情。
毕竟真灵状态下发生的一切,想要记起,太难了。
几乎就不可能!
但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
不见面,以后真出了事儿还有回旋余地,好歹此时他也算帮了凌逸的忙。
若是现在就见了面,那可就等于是当面戏弄了……
老者为了同伴,也算煞费苦心。
……
凌逸的道身以活人方式进了轮回盘,本尊是受到巨大影响的。
所以虽然离开了轮回路,但他也没有直接回去星门世界。
而是找了一颗巨大的恒星,进入到星辰中心,开始闭关修炼。
关于轮回路上领悟出的轮回法,也得再好好感悟一番,让这种法,更好的跟自己的道融合在一起。
鸿蒙星域。
魔都。
大量飞行器忙碌的穿梭在城市上空。
几乎每一秒钟,都有飞行器起降。
作为鸿蒙星域里最繁华的一座超级大都市,魔都在世人眼中,是一个真正绚丽多姿、纸醉金迷的地方。
大量高等级的鸿蒙星域人都很喜欢这里。
星际旅游,在如今这时代早已成为家常便饭。
人类的寿元也得到巨大延展,各种超大型虚拟世界不计其数。
人甚至可以将自己的意识上传,实现另类永生。
所以呢,走过轮回路的真灵,一旦进入到这个轮回使者口中的“混乱之地”,就没有能够再回去的。
这是一个真正的困境,是末法之地。
然而活在这片星域的生灵,却完全不知道。
或者说,就算知道,他们也不会在意。
都可以实现另类永生了,还会在意转世轮回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儿?
魔都这座城市里,身家巨富的超级富豪数量众多,身家亿万的成功人士也如过江之鲫,至于那些追梦之人,更是不计其数。
当然,这样的地方,肯定少不了那些不愿付出任何辛苦和努力,却想要一步登天的人。
此刻穿着一身爱马仕高定的周棠正坐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她在等人。
身为一家星际五百强公司高级总监的周棠女士,如今已经基本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财务自由。
这么说,如果休个长假,她甚至可以去猎户座星系旅个游,这对她完全没压力。
约好的人大概还有十几分钟才会过来。
那是个LSP,竟然还想PUA她,要不是看在那一单生意的提成非常高,可以让她买一艘心心念念已久,能在太阳系内自由穿梭的飞船面子上,她早就一杯茶泼在对方脸上了。
当然,如果这次还谈不拢,那就去他奶奶个腿儿,老娘不伺候了!
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就在周棠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酒店门口突然涌进来一群年轻漂亮的姑娘,穿着入时,气场强大。
虽然走的很急,但却都昂首挺胸,努力做出一副:我很忙,但我依然从容优雅的样子。
周棠扯了扯嘴角,勉强让自己不要笑出来,然后拿出最新款的手机,点开一个群,运指如飞——
“亲爱的,我看见传说中的名媛了。”
“你亲爱的是谁呀?”
一道温和声音,霍地在周棠耳畔响起。
接着,一个剑眉星目的英俊年轻人,坐在了周棠对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