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yok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一百七十一章 道貌岸然讀書-b8m4j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长安君惊讶的看着忽然闯进宴席的大臣,又看着他与赵豹争吵,实在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宴席之内,忽然就变得剑拔弩张,长安君并不认识面前这位唤作虞卿的假相,可是当今国相魏无忌他还是知道的,这位魏国的宗室,与他也是远亲,他在齐国,就常常听到有人议论魏国的信陵君。
在齐国,好事的人将自家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楚国的春申君并提,称为四公子。齐人对于孟尝君,总是有种复杂的心情,孟尝君为人豪爽,结交宾客,而他结交宾客,从不在意宾客的身份。当初孟尝君前往秦国担任国相,秦国大臣反对这件事,秦王只好将他软禁起来。
孟尝君托人找到秦王的妃子,她却想要孟尝君的一件值千金的狐白裘,可是孟尝君已经将这件宝物送给了秦王,在这个时候,他的一位门客像狗那样的打洞,从秦王那里偷出了这件狐白裘。妃子劝说秦王,秦王这才放走了孟尝君,当时孟尝君来到函谷关,已经是半夜,根据规定,只有鸡叫的时候才能开门。
孟尝君害怕秦王反悔,这时,有另外一位门客学公鸡打鸣的声音,竟引起附近的公鸡都鸣叫了起来,把守关口的官吏这才打开了门,孟尝君得以逃脱。
因为这件事,天下人都知道,就连鸡鸣狗盗之人,都能得到孟尝君的赏识,故而跟随他的人就更多了,在齐国,孟尝君算是道德标杆,虽说他联合其他国家击破了齐国,可这并没有影响他在齐国的威名,就连齐襄王在上位之后,依旧是恭恭敬敬的对待这位逼死了父亲的罪魁祸首,保持着与他友好的关系。
长安君在齐国,自然也是听说了很多关于孟尝君的故事,不过,最近这段时日,四公子又渐渐变成了五公子,赵国马服君的事迹,忽然就在齐国传了起来,那些从前为难长安君的人,都不敢再羞辱他,恭恭敬敬的向他询问马服君的事情,长安君也不傻,假意诉说自己与马服君的友情,又告诉众人,马服君将我当作幼弟来看待。
这才让长安君不再受到欺凌。
就在长安君还在回忆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又冲进来了一位圆滚滚的大臣,这位大臣很肥胖,看起来便很喜气,可是,跟着他前来的,还有很多的士卒,这些士卒刚刚走进来,就包围住了整个宴席,长安君心里一颤,脸上也满是惊惧。赵豹愤怒的站起身来,看着免去的董成子。
“您想要谋反吗??”
董成子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信陵君遇刺,上君责令我查清此事,劳烦您前往王宫,亲自与上君解释。”,赵豹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信陵君遇刺,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極品重生
“您在赵国散布流言…”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北溟兔兔
“哦?有人亲眼看到我散布流言?还是说,是您看到的?”
龍組之神
董成子并没有回话,一声令下,士卒们就要押这些贵人前往王宫,赵豹等人大怒,纷纷拔出剑来,对准了那些士卒,士卒们一时间却不敢靠近,赵豹逼退了那些士卒,这才看着众贵人,说道:“跟我前往王宫,我要向上君指责董成子对宗室无礼的罪行!”
王宫内,赵王坐在上位,脸色涨红,双拳紧握,看向那些贵人的目光也是非常的凶狠,众人从不曾看到过赵王如此愤怒的模样,这让方才还在狂妄的叫嚣着的贵人们,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长安君也是悄悄混在这些人当中,抬起头来,看着暴怒的兄长,自己年幼的时候令人勒死了兄长最喜爱的犬,兄长都不曾如此愤怒啊…
木葉之忍武士 景行X維賢
他记得,兄长那时候也只是哭,嚎啕大哭,还找母亲诉苦,结果被母亲轰出了后宫,长安君不禁笑了笑,年幼的时候,总是容易做一些冒失的举动啊。
赵王愤怒的盯着赵豹,赵豹目视前方,脸色依旧很平静,赵王咬牙切齿的说道:“是谁在赵地散布谣言,诬陷信陵君?!”,这些贵人都只是低着头,并不开口,赵王又说道:“寡人听闻,地位尊贵的人,能够因为的过错而感到愧疚,能够不躲避自己所犯下的错,二三子都是赵国最为尊贵的人,难道连承认过错的勇气都没有吗?”
赵勋猛地推开了面前的几个人,走了出来,看着赵王,认真的说道:“上君,这件事,是我做的。”
“您…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魏无忌是魏人,他来担任赵国的相,定然是先思索对魏国有利的事情,再来思索对赵国有利的事情,您如此的信任他,他却想要让您失去自己的亲信,在赵国安排他自己的心腹,若是他犯上作乱,您要怎么办呢?他若是一个高尚的人,看到百姓来刺杀他,为了避免让这些人死去,自己就该离开赵国了…”
“可是他不离开,我听闻,他甚至是饮着酒,看着赵国的百姓们无辜的死在他的府邸之外。这样的小人,难道值得您重用吗?”
高大的顶梁柱让王宫显得格外肃穆,那精致到了骨子里的衣着更是增添了些庄重,赵王坐在上位,脸色阴晴不定,赵勋傲然哦的抬起头来,挥动着双手,衣袖如凤凰展开双翅,表现出赵勋此刻的激动,这位正直的国中大贤,斥责着魏无忌的小人举动,声音铿锵有力,说起那些惨死的无辜者,情不自禁的洒下了热泪。
桃運神戒 不是蚊子
“给他一柄短剑…”,赵王对左右说道。
迷糊小妞兒魅惑眾生 落漣漪
赵勋并不畏惧,他先是谢过了赠与他宝剑的赵王,又依依不舍的与诸贵族们告别,这才跪坐在地面上,颇有仪式感的结束了自己“高尚”的生命,看着赵勋倒在血泊里,贵人们痛哭了起来,赵王看着他们,因为赵勋的身死,大概也是消散了些怒火,董成子和虞卿,站在了远处,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
“上君…我听闻,有很多杀了人的盗贼,受到国中贵者的庇护,成为他们的门客,供他们驱使,这次也是这些人在各地散布流言….”,虞卿再次开口,赵王答应了他,下令这些人不许再庇护那些罪犯,更不能留下他们来担任自己的宾客。赵豹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一些。
显然,只是一个赵勋的身死,并不能完全的消除赵王的愤怒,赵王命令这些贵者在三日澄清所有的流言,若是做不到,那就等着接受赵王新一轮的怒火,赵豹等人领命。不远处的董成子死死盯着赵豹,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这些时日里,所有的变法寸步难行,死了很多无辜的人…可是,他们还是那正义凌然的模样。
这些人的死亡,都落在了魏无忌的身上,就好像,他们什么都没有做。董成子想要跟上君诉说,可是赵王没有理会他,只是让他继续调查这件事,他便离开了,董成子目送赵王离开,心里却已经明白,即便是再愤怒的赵王,也不会处罚这些亲近,他就是抓来再多的人,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众贵人离开王宫的时候,董成子挡住了赵豹,其余贵人坐在马车离去,赵豹看了看远处的马车,长安君就站在他的身后,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董成子,毫不在意的询问道:“您有什么事情?”
“你这个畜生…你知道这三天死了多少人吗?你害死了几十个赵国最优秀的官吏…你还害死了八百六十三位赵国的勇士,你借用他们对马服君的敬仰,让他们无故的死在了士卒的手里…他们之中,很多都是老实本分的农夫,不少人是从长平的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你..你怎么忍心?!”
赵豹的脸色渐渐变得肃穆起来,他认真的说道:“身为赵人,就该有为赵国而死去的觉悟,您,我,都是这样,如果赵国需要我的死亡才能强盛起来,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死去,就如今天的赵勋,您当初跟马服君死战在柏仁,难道不也是如此吗?我们都可以死,为什么那些平民就不能死?”
“他们的死,是无理由的死,他们没有死在敌人的手里,他们的死也不能让赵国更加强盛…”,董成子说道。
“不,您不懂,魏无忌的变法,对赵国没有好处,官吏们为什么要愿意为赵国效死?这是因为他们身上都流着与赵王一样的血脉的缘故,赵家因为排斥同族,所遭受了什么样的灾难,您是不知道的,魏无忌所选出的官吏,的确是有才能,可是,他们会将赵国当作是自己的家吗?没有道德空有才能的官吏,难道不是更可怕吗?”
“您知道魏无忌所提拔的那些官吏做了什么?他们赶到地方,为了魏无忌所许诺的赏赐,为了自己的政绩,不顾疲惫的百姓,要带着他们去修建道路,还有的想要挖掘水渠,您知道他们累杀了多少的百姓??”,赵豹的脸渐渐变得狰狞起来,他看着董成子,愤怒的说道:“您也是赵人!您的父祖也是赵国的将军!您知道您该做什么?!”
“碰~”,董成子猛地用剑柄打在了赵豹的腹部,赵豹身子弯曲,捂住自己的肚子,他身后的长安君被吓了一跳,猛地拔剑,却被赵豹拦住,赵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董成子,董成子收起了短剑,冷笑着说道:“您不要将自己说的如此高尚,您只是担心信陵君变法,会让您,您的这些亲戚失去如今的地位与财富而已。”
赵豹大笑着,他说道:“我如今可是没有任何的官职,我也不是什么郡守…魏无忌的变法,难道还能夺走我的封号吗?也罢,也罢,您可以如此恶毒的猜测我的想法…但是,我要告诉您,赵国永远是赵氏的赵国,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一点!”,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月系魔法師 夕蕊
长安君急忙跟在他的身后。
幸孕少奶奶:Hello,男神大人
別約陌生人
“伯父..他是什么人?”
“司寇董成子,本是地方官吏,因军功升到如今的位置上。”
“呵~”,长安君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他说道:“我认识几个齐国的朋友…他们可以杀掉他,并且不会…”
“住口!”,赵豹训斥道,长安君一颤,急忙低下了头,赵豹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长安君,他说道:“董成子精通律法,担任司寇之后,他的判决都十分的公正,不因为与自己有亲而放过恶人,也不因为与自己有恶而惩罚好人,他与魏无忌不同,魏无忌的举动是在损害赵国,可是董成子对赵国是有功的。”
“你要知道,赵国,是赵氏的赵国…我们,是最不应该做出危害赵国的举动的,而那些谋害赵国的恶人,哪怕是身死,也要将他们铲除!”,赵豹叮嘱着,长安君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赵豹快步离去,长安君又深深的看了远处的董成子一眼,他还记得,年幼的时候,也有个肥胖的玩伴,被他曾推进矢池里,也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活下来。
长安君笑了笑,年幼的时候啊,总是会做出些冒失的举动啊。
都市全能奇才 冷潮
果然,由这些贵族来澄清谣言,就是要比虞卿他们要快的多,只是用了两天,韩王并没有挟持赵括的事情,便传了出来。因为信陵君受伤的缘故,他与贵族们的直接斗争也就消停了一段时日,只是,信陵君的追随者们,还是在继续与这些人争斗。地方官吏不断的变换,导致赵国各地的政事混乱,甚至是要影响到今年的春种。
赵豹亲自去找虞卿,请求在春种这段时日,暂且停手,不要为难地方的官吏,免得影响赵国今年的收成,双方这才暂时停手,赵王看到没有人再来找自己互相弹劾,非常的开心,他每天都会去看望信陵君,信陵君的身体也在好转,这就值得赵王再次召开宴席来庆祝了。
而在这个时候,乐间如愿以偿,终于遭遇到了来自白起的攻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