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34hj引人入胜的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笔趣-第九百五十三章 村子的希望閲讀-gnhlf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公会冠军战,每一家公会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总共就只能使用不超过七份用于提升自己的魔法道具。
这些道具可以是恢复状态的,也可以是提升自身能力的。但是,不管怎么用,都只能使用七样。
战歌公会的魔法道具储备量的确很强,在过去的几场比赛中他们拿出来的魔法道具就从来都没有重样过。
可是也只剩是因为如此,到了现在和人鱼之歌的这场比赛,他们能过使用的魔法道具也仅仅只剩下最后一项了。
等到最后一份道具使用完毕之后,他们就再也不能使用任何的道具。这对于一个公会成员本身实力并不是很高,纯粹是依靠魔法道具撑起来的公会来说,这是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有一種信仰叫足球 刺客柔情
当然,这并不代表艾罗认为这种公会的运营方法有问题。
拥有大量的魔法道具之后,就可以用比较低廉的价格雇佣更多的冒险者,甚至分红也可以稍稍少一点。毕竟有了魔法道具之后就不需要冒险者本身的能力有多么突出,这仅仅只是一种方法上的探索而已。
可是现在,面对人鱼之歌的时候,他们又能够怎么做呢?
所以说,战歌公会如果今天输掉了,那么他们其实并不是输给了人鱼之歌。而是输给了比赛的规则。
要怪,也只能怪他们的运气不好吧。
“看起来今天的战歌公会实力实在是大为减弱了呢!他们的战斗现在毫无章法,也没有什么战术性,之前依靠道具而产生的灵动感现在全部消失了!他们会用出来吗?他们这场公会冠军战的比赛中最后能够使用的一次道具!”
真的很可惜,他们并没有。
自然,这场战斗也毫无意外地以人鱼之歌拿下第二场,作为结束。
很快,第三场比赛开始。远处的战歌公会成员的脸上已经浮现出近乎绝望的表情。看起来他们也知道,现在面对这么一支身经百战的冒险者公会,在不使用任何道具的情况下,究竟是多么的困难了吧。
“艾罗会长,我能坐在这里吗?”
但,就在第三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战歌公会的会长现在却是走了过来,向着艾罗缓缓地行了一礼,十分有礼貌地问了一声。
艾罗看了看这名战歌公会的会长,想了想后,这才起身面带微笑,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您现在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难道不怕场上你的公会成员心中不好受吗?”
鬼壺 魯班尺
狗斯特哈哈哈地笑了起来,随后,脸上带着些许的无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公会能够走到这一步就已经算是奇迹了。在老家的乡亲们甚至都没有想过我们可以进入决赛圈,以为我们会在上半场的时候就被淘汰呢。所以,大伙儿心中都有数。”
艾罗轻轻点了点头,转过头望着场上的战斗。果然,战歌公会人的脸上都有着些许泄气的感觉。看起来他们自己也觉得,这场战斗应该不会有什么悬念了吧。
“那……狗斯特会长,您是来提前祝我晋级的吗?”
狗斯特笑了笑:“算是吧。另一方面也算是来消磨一下时间。顺便,和艾罗会长您聊聊。艾罗会长,你是哪里人啊?”
既然这个战歌会长想要聊天,那么艾罗也可以和他聊天。反正是他自己跑到自己这边来的,而且相信在场的观众也都明白战歌公会在没有了那些魔法道具之后的实力就会一落千丈,所以也犯不着去拒绝。
当下,艾罗开始和狗斯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他当然不会说出多少自己的事情,所以半句真半句假地敷衍着。至于狗斯特说出来的话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艾罗也不会去在乎了。
“公会冠军战,还真的是有意思啊~~~!”
狗斯特的身子仰靠在座位上,望着场上的战斗,嘴角带上了一抹自嘲一般的笑容,继续说道——
“新成立三年以内的公会,都仰仗着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比拼,战斗,互相提升自己的实力。其实在我刚刚成立这个公会的时候还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个比赛。我的公会在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啊,当然不会如同艾罗会长的鹈鹕镇那么远,不过也差不多了。”
他翘着脚,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那地方是一个山区,路非常的不好走。有的时候你站在这个山头看对面那个山头上的人,两个人之间可能仅仅相隔七八百米,甚至是喊句话双方都能够听到。可偏偏是这样的距离,光是走路的话可能就需要走上一天才能够到对方的村子。”
庶女歸來:邪王的廢柴狂妃
“山区嘛,没有办法。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路也难走,所以甚至就连领主都没有。每年的税金都需要我们村长自己统计好之后亲自花个几天时间走到山脚下的县城里面去上缴。至于税务官?呵,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税务官长什么样子。”
艾罗别过头看着这个男人,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你……想要说什么?”
狗斯特微微摇了摇头,笑道:“不好意思,可能我的话语让艾罗会长产生了些许的误会。我仅仅只是在发发牢骚,并没有想要通过我的身份来表达什么。”
是吗?
繁花多情繞人心 縉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战歌会长不是一个闲得无聊的人,就是一个太过喜欢聊天的家伙了。
“不过呢,我们的家乡里面也算是有一些好东西。那就是魔力结晶的产量还算不错。”
狗斯特晃悠着脑袋,呵呵笑了笑,继续说道——
“产量不错,质量上就算稍稍差一点那也没关系。我们村长总是想着能不能因为有魔力水晶矿这件事情,而让帝国注意到我们这个小村子,从而过来帮忙进行开垦。这样的话我们村子说不定也能够发展,大家也都可以有钱拿。”
“可是啊……人的确是来了,可是来的勘探官算了一遍之后,反而说我们这个山区实在是太偏僻了,根本就没有路。一些所谓的路也就仅仅只是砍柴的人上山下山踩出来的泥泞地而已。在我们这样的地方开采魔力水晶后再带出去,收益和成本几乎也没差多少,根本赚不了什么钱。所以,人家也就干脆不来了。”
“艾罗会长,我和你说啊,当时我们村长的那个眼神简直就快要绝望了。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一直都忘不掉我们村长的那个眼神。”
事实证明,艾罗的确有被这个男人所说的话给吸引到。现在的他也不看场上的比赛了,反而看着狗斯特,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后来呢?”
娛樂天王 府尹大人
狗斯特耸了耸肩,苦笑一声:“后来?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后来。大家都这样过了几百年了,我的爷爷,我的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是在这么一个个的小山村中过来的。日子虽然穷,但也可以勉强生存。如果说唯一有什么麻烦的地方,那恐怕就是经常会有魔兽来袭吧。”
狗斯特靠在椅背上,抬起头望着天空,苦笑着说道:“其实有魔兽来袭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死几个人,然后整个村子的村民怀着恐惧和害怕地等待魔兽离开,再重新把村子附近的篱笆扎进,重新开始生活。我们祖祖辈辈就是这么过来的。居无定所,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不过,我或许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家伙吧。”
这个战歌会长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笑着道——
“那个时候我刚刚搭建好了我自己的鸡圈,不想被那些魔兽祸害。所以拉拢了村子里面的一些兄弟,提议干脆一起创立一个公会。”
“刚刚好,我们村子里面出了一个稍稍有那么一点点魔力亲和的家伙,看,就是那个家伙。”
顺着狗斯特的手指望去,艾罗就看到一个手中抓着长枪,浑身覆盖着木甲的青年现在正咬牙切齿地战斗。
“他勉强算是个法师吧,可是我们也没有什么人教,所以他的魔法力量还远远比不上拿着长枪直接捅来的杀伤力更大。”
“不过,既然他是个魔法师,我们就想办法要成立一个公会。然后利用我们那随随便便找个地方挖两下就能找到的魔力结晶,构建起一个可以保护我们不受那些魔兽侵扰的地方。”
这名战歌会长双手枕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云淡风轻地笑着,一边说道:“还算是幸运,魔力结晶管够。所以我们可以用一种现在看来近乎奢侈的方式来制作各种各样的魔法道具。我们研究的土办法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终究还是保护住了我们免受那些魔兽的侵扰。所以,我也想过了。”
“这次来参加公会冠军战,与其说我们公会想要拿冠军赚钱回去,不如说我们就是想要来给我们村子打广告,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村子有许许多多的魔力结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开发出更便宜,更简单的方法来我们村子那边开采,可以给我们村子钱。”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