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288章 2把左輪手槍【今天1.2萬更】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因为从一开始就不抱希望于“谈判”上,所以在这名青年的话还没有说完时,一个如碗口般大的拳头便直接印在了这名青年的脸上。
被牧村给一拳揍飞、身体倒飞出去的同时,这名青年的手下意识地一松,手中捏着的金平糖从掌心中掉出。
牧村抬手一捞,精准地捞中这颗都还没来得及下落的金平糖。
“小姑娘,快走吧。”牧村一边说着,一边将这颗金平糖扔还给了那名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也是被面前的这突发情况给吓到了,接住牧村扔来的金平糖后,便白着脸快步逃离了此地。
目送着这名小女孩离开后,牧村将视线重新转到了这6名青年的身上。
牧村的那柄大太刀现在正背在他的背上。
为了不引来类似于“官差们上前来盘问”之类的麻烦,牧村身后的这柄大太刀用厚厚的布包着。
在这层厚布的遮盖下,外人根本看不出牧村身后所背之物乃是大太刀。
如果牧村现在将他背后的大太刀给露出,毫无疑问将能震慑并吓退这6名手无寸铁的青年。
但牧村并不想这么做。
牧村现在只想用自己的拳头来好好教训这6个连小女孩都欺负的人渣。
按捏了下双手十指的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骨头“喀吧”声,随后如冲入羊群的猛虎一般,牧村主动朝这6名青年扑去。
从这6名青年的身手来看,他们也并非是在徒手格斗上一窍不通之人。
从数量上看,他们也占了绝对优势。
但他们仍旧是被牧村给迅速压制住了。
望着和这6名青年扭打作一团的牧村,一旁的岛田面露焦急,完全不知自己现在该干嘛。
待在这干看着——感觉有些不妥。
冲上去帮忙——也感觉有些不妥,因为牧村已经占了绝对上风,即使不需要他的帮忙,牧村也能将这6名青年全部放倒。
而且他若是想冲上去帮忙的话,就必须得把怀里的这堆东西放下——若是放下了这堆东西、冲上去帮忙的话,这堆东西说不定会被人给偷走。
就在岛田犹犹豫豫着、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时,已经有不少市民围过来看热闹、看这场1对6的群架。
然而,就在这时——围在牧村和这6名青年周围的人群最外围突然响起了极其嘈杂的人声。
“让开!都让开!”
“统统都让开!”
“是谁在打架!是谁在打架!”
……
随着这些嘈杂人声的落下,人群被分到两边、露出了一条可供人穿行的小道。
1名与力领着十数名腰间别着十手的冈引快步顺着人群分开的这条小道,进入到这场1对6的战场最中心。
此时的牧村刚好将最后一人放倒。
这6名青年此时都以各种各样的姿势躺在地上、发出着痛苦的呻吟。
将最后一人放倒、抬起头来,牧村便看到已将他给团团围住的这十余名冈引。
牧村用平静的目光瞥了一眼围住他的这十余名冈引。
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惧色。
绝大部分的冈引都只是普通人,不懂任何的武术,所以即使被十余名冈引包围,牧村也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脱逃。
移动着目光从这十余名冈引的脸上扫过一遍后,牧村的目光定格在了那名负责领头的与力上。
“秋山?”瞳孔微微一缩的牧村发出惊呼。
在听到身前的这名壮汉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后,这名与力先是稍稍一愣。
定睛仔细打量了牧村的脸几遍后,这名被牧村唤作“秋山”的与力发出兴奋的高呼:
“牧村大人!您回京都了?”
“嗯。”牧村轻轻地点了点头,“在差不多1个时辰前回来了。”
“……牧村大人。”秋山低下头,看了一眼躺在牧村脚边的那6名青年,“您刚回京都,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真不亏是您啊。”
秋山瞧了一眼围在周围、朝这边指指点点的市民们。
随后缓步走到牧村的身前,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牧村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说道:
“牧村大人,我知道您若是想逃的话,我这点人拦不住您。”
“所以——请您给我个面子吧。”
“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您跑掉,我之后可是要挨骂的。”
“您只不过是与人斗殴,关你几天就会把你放出来。”
“在你被关入牢中的那几天,我也会让那些狱卒们多多关照您。”
“所以——帮帮我,别让我太难做,好吗?”
秋山的语气中充满了恳求的色彩。
牧村看了一眼矮了他近2个头的秋山,随后轻叹了口气:
“……行吧。我们两个也是老相识了,我也不让你太难做。”
说罢,牧村朝秋山伸出了双手。
见牧村愿意给他个面子、不令其难做,秋山像是如释重负般长出了口气,随后扭过头朝身后的冈引们高声道:
“来啊,把他捆上。注意点,动作不要太粗鲁了。”
用麻绳将牧村的双手给捆紧了后,秋山像牵头牛一般,牵着牧村分开围观的人群、朝围观的人群外走去。
岛田本还以为以牧村的身手,定能轻轻松松地从这些官差的包围中脱身而出。
没成想——牧村竟然就这样丝毫不做抵抗地任由这些官差将他给捆上。
就在岛田焦急万分,打算冲上前去将牧村给救回来时,牧村便像是提前猜到了岛田的所思所想一般,扭过头用眼神示意岛田不要妄动。
读懂了牧村眼神的意思的岛田顿住了双足,傻站在原地。
就这么一脸呆愣地望着不让他过来搭救的牧村被官差们给带走……
……
……
听完岛田讲完“牧村被捕”之事的前因后果之后,垂着脑袋、阴沉着脸的琳,其嘴唇疯狂上下翕动着。
琳:(艹皿艹)“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那混蛋……”
“主公……”一直跪坐在琳身侧的浅井此时轻叹了口气,“您这情绪一不佳就喜欢碎碎念的坏习惯,请务必想办法改正了……”
“……七兵卫。”
浅井的全名是“浅井七郎兵卫”。
为了念起来顺口些,琳一向都是称浅井为“七兵卫”。
“我在。”
“你有鼻屎吗……”
“主公……您这喜欢给惹你生气的人吃鼻屎的坏习惯也请务必想办法改正了……”
“那混蛋究竟在想什么啊……”琳现在的表情非常地恐怖,“明明可以逃,为什么非要傻站在那让官府的人抓?”
“我有听到牧村喊那名领头的官差‘秋山’。”岛田补充着他已知的情报。
“秋山?”浅井重复了一遍这个人名,“我好像有听牧村说过此人。”
“此人似乎是牧村以前还在京都当差时,牧村为数不多的好友。”
“牧村之所以选择让官差将他给抓走,可能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老友难做吧。”
说到这,浅井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笑声。
“为了不让朋友难做,所以故意让朋友将自己给抓走吗……真像牧村的作风啊……”
“主公……”岛田现在用一副小心翼翼的口吻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去想办法将牧村前辈给救出来吗?”
“怎么办?当然是无视弥八了!就让这笨蛋自个在监狱里面吃个几天的牢饭吧!”
“真的不去把牧村前辈救回来吗……?”岛田忍不住追问道。
“其实没什么好救的。”一旁的浅井补充道,“在大街上与人斗殴只是一件小事,在牢里面被关个几天就能被放出来。”
“就算无视牧村,过个几天牧村他自个就会回来了。”
“就这样决定了!”琳站起身,抢过岛田怀里的一把刷子以及一根专门用于洗去污垢的药剂,“就让弥八他在牢里面蹲几天吧!我不管他了!”
……
……
有了琳、浅井、岛田3人的帮忙,打扫风魔宅邸的速度快了许多。
将风魔的宅邸清理完毕后,绪方和阿町便与琳一行人分道扬镳。
不知是因为屋子被打扫地非常干净,还是因为有人愿意帮助他这样的老骨头的缘故,风魔非常得高兴。
在送绪方和琳他们离开时,满面笑意的风魔拍着胸脯跟他们说:3天后他一定能查清玄仁被关押在何座牢狱之中,让绪方他们3日后再来他这儿。
绪方和阿町并肩走在京都的一条不知名的街道中。
在与绪方并肩而行时,阿町突然冷不丁地说道:
“想不到竟然还会有那么无耻的人啊……竟然去抢小孩子的糖……”
绪方知道阿町所讲的,是牧村刚才帮一小女孩出头、教训了那6名无耻的雅库扎的事情。
“嗯。”绪方轻轻地点了点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会有。”
绪方的话音刚落,便瞅见前方街道的角落处,有3名身上纹着乱七八糟的纹身的雅库扎在那闲聊着,不知在聊些什么。
周围的路人们都像是避开什么正向外冒着恶臭的大型垃圾一般,纷纷绕着这3名雅库扎走。
绪方瞥了一眼这3名雅库扎后,绪方便用严肃中带着几分玩笑的语气朝身旁的阿町说道:
“阿町,在像你现在这样什么武器都没带的情况下,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可记得要像那些路人绕开那3个雅库扎一样——一旦瞅见了,就远远绕开。”
“这种道理,不用你讲我也懂啦。”阿町没好气地说道,“而且——我现在也不是什么武器都没带好不好?”
“嗯?”绪方挑了下眉,“你有带武器吗?”
绪方上下打量了阿町数遍,除了阿町手中的团扇之外,绪方没有在阿町的手上看到任何像是武器一样的东西。
“我现在身上所带的武器可非常地厉害哦。”阿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同时也非常地珍贵,因为太珍贵了,所以当时在去蝶岛时,我都不敢带过去,怕被官府给没收。”
“什么样的武器?”绪方此时的好奇心也升了起来。
“这里不方便给你展示。”阿町看了看四周的人群,“跟我来。”
阿町拉着绪方的手,奔进不远处的一条没有人经过的小巷中。
这些小巷的位置很偏僻,既没有人在此经过,街道上的人也看不到小巷内的景象。
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外人后,阿町将手中的团扇递给了绪方。
“来,帮我拿着。”
将团扇递给了绪方后,阿町用空出来的双手抓住自己浴衣的两襟。
然后轻轻一分……
线条分明的锁骨、雪白的肌肤、以及一条……若隐若现的、很深的沟出现在了绪方的视野范围内……
绪方的脸“唰”地一下红了。
“你敢凑过来看的话,我就把你的脖子拧断。”脸同样有些微微泛红的阿町,朝绪方说着不痛不痒的警告,“给我把头转过去。”
乖乖遵照阿町的话将脑袋偏过去后,绪方用开玩笑的口吻朝阿町问道:
“……你所说的武器,该不会是你的肉体什么的吧……”
“怎么可能啊!”阿町急声道,“都说了我是战斗型女忍!才不会做那种事情!”
没好气地这般说了一通后,阿町将右手顺着被拉开的衣襟伸进浴衣内。
在浴衣内摸索了一番后,阿町才将自己的右手从浴衣内缓缓拉出。
待阿町的手从她的浴衣内拉出后,阿町的右手中多了一样东西。
望着阿町右手中的这样物事,绪方的瞳孔因惊愕而猛地一缩。
“这是……?!”
如果绪方的眼睛没有坏掉、脑袋中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的错落的话,此刻正被阿町握在右手中的物事应该是——一把左轮手枪。
一把枪柄是黑色、枪身为红色的左轮手枪。
将自己的衣襟重新合上后,阿町用空出来的左手去拉浴衣的下摆。
浴衣的下摆被一点点上拉,将阿町她那光洁、纤细的双腿一点点地展示出来。
将浴衣的下摆一直拉到可以露出大腿的位置后,绪方赫然发现——在阿町的左大腿处也挂着一把同样是黑色枪柄、红色枪身的左轮手枪。
这把左轮手枪插在一个类似于枪套一样的东西中、然后绑在阿町的腿上。
因为有浴衣的遮盖,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到阿町的腿上还绑着一柄手枪。那混蛋
用左手将绑在腿上的这柄左轮手枪也拔了出来后,阿町把玩了一下握于双手的这2把左轮手枪,然后用自豪的语气朝绪方说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就是我父亲最得意、最引以为傲的发明——转轮短铳。”
“顺便一提——这2把转轮短铳是一对、而且都是有名字的哦。”
“我左手的这个叫素樱。”
“我右手的这个叫霞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