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txt-第737章 決死之人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交州天外洞天遗迹之中,寇冲雪身负幽雪剑,负手而立于观星台遗址。
在其所面对的方向,正有一面虚空光幕浮现出星空深处之景,无量的星辰闪烁,隐约间有一缕缕星光垂落而下,从遥远的星空渗入这片光幕之中,而后又被他身后那一株无风而动“沙沙”作响的星辰树所吸引,最终大部分被那一片片摇晃的树叶所吸收。
尚有一小部分未来得及吸收的星光,而融入到星辰树那一滩浅水之中,令那一小滩缩小了许多的星辰之水缓缓的恢复着。
寇冲雪目光深沉的观摩着这片天幕之上所浮现的无量星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微微轻叹道:“原来前辈先贤早已在寻找进取之路,只是不知这座洞天之主究竟出了什么缘故,以至于使得整座洞天崩塌荒废,往日秘辛尽无丝毫记载流传下来。”
“唔,要说没有丝毫关于这座洞天的记载流传下来倒也不尽然,毕竟在老夫之前,苍宇界各大圣地宗门早已不知探索了这座遗迹多少次,纵有些许记载也必定早已被收刮干净,特别是那未央、神都两大洞天宗门,说不定便知晓这座洞天的来历。”
“还有便是那元辰派,刘景升既然敢让襄阳福地晋升洞天,也必然是因为他们在这洞天遗迹当中找到了什么,由此也可知,他们必然对于这座洞天有着极深的了解!”
“不过今日之后,对于这座洞天底细真正了解的人当中,便要再加上我通幽一脉了!”
寇冲雪心念所及,这座充斥着虚空缝隙、空间断层的洞天深处,隐隐有深沉厚重的嗡鸣之声隐隐响应,连带着这片崩塌的秘境都跟着在微微颤动。
便在这个时候,整座洞天虚空又跟着重重一颤,大片的虚空开始崩塌,空间断层又增添了许多,令这座洞天遗迹当中可供立足之地瞬间缩小了小半儿。
寇冲雪神色微变,然而透过自身与星皋鼎之间存在的感应,他在第一时间便已确认是位面世界的天地本源在萎缩。
作为这座洞天遗迹原本的本源圣器,星皋鼎本身便有吞吐天地本源之能,而这座洞天遗迹之所到到现在都不曾彻底湮灭,星皋鼎便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
而位面世界天地本源的骤然萎缩,直接使得星皋鼎所吞吐元气量的大减,原本就不堪重负的洞天遗迹再次出现虚空塌陷自然不是意外。
寇冲雪见状眉头微皱,暗忖:看样子元辰派已经开启了襄阳福地晋升洞天之路,如此说来灵裕界侵攻也必然到了极其危急时刻,否则三大洞天宗门未必愿意看到会另外出现一家能够与他们比肩的六重天势力。
看来自己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寇冲雪有些遗憾的再次看向眼前这片倒映着无垠星空的虚空光幕:谁又能想到,在这片无量星光的深处,竟然会隐藏有一副星图?而这一次他出得这座遗迹之后,再想要进来恐怕就要等到这座洞天遗迹彻底崩塌湮灭的那一刻了。
从观星台遗址离开之后,寇冲雪竟然未曾前往洞天遗迹入口所在的那片虚空,而是手持幽雪剑随手在身前一划。
一闪而逝的剑影之上,隐约有金、青、绿、黄四抹罡气之影闪烁,而在那剑影消散的一瞬,虚空之中仿佛又有一点赤影留存,仿佛如同幻觉一般。
随即身前的虚空被轻易划开并渐渐撑开形成一道门户,寇冲雪身形一闪没入其中消失不见,而这一道门户在支撑了几息之后彻底崩塌,由此再次在本就脆弱的洞天遗迹当中引发一连窜的空间塌陷,仅剩下几处禁绝之地还能勉强维持空间的稳定性。
…………
苍宇、苍灵两界所有圣地宗门、五阶高手都明白,元辰派裹挟了所有的圣地宗门,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将自家晋升洞天所需的底蕴积累尽数分摊在了各家头上。
尽管每一家圣地宗门此时心中怕是都恨得元辰派要死,然而面对整个位面世界即将被入侵的危机,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耗损着自家秘境虚空当中的底蕴积累,将大量的本源元气凌空送往荆州襄阳福地。
而灵裕界一方同样知晓一位六重天存在的出现,会对他们的计划产生怎样的阻碍。
于是即便是三十余位两界武者分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灵裕界一方又有源源不断的生力军作为补充,却也还是先置这些武者于不顾,而是遣人先行冲击位面世界,试图阻止襄阳福地和刘景升的晋升。
两界圣地宗门当中那些无法脱离州域而只能留守的五阶高手,联手在天外穹庐之外给了这些入侵者一个下马威。
然而灵裕界一方很快便又有六位五阶高手通过虚空通道赶来支援,其中更有两位练就了四道本命真罡的高手。
留守的两界五阶武者虽各有地域限制,然而在天外穹庐之上倒也不妨碍彼此联手,借助地利与人数的优势,倒也仍旧能够抵挡得住。
然而灵裕界此番对于新世界图谋良久、势在必得,在这六人连同第一批次的几人被抵挡之后,四条虚空通道之中再次有玄光拂动,眼瞅着似乎马上就有下一批五人高手降临。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深沉而疲倦的声音忽然在天外穹庐之上响起:“诸位同道,我等于秘境虚空当中苟活于今日,岂不就是为了此时此刻?”
话音未落,一道璀璨而决绝的元罡华彩在天外穹庐之上爆射而起,纵三万里虚空之遥都无从遮蔽其夺目之光。
一位试图进攻天外穹庐的灵裕界五阶第三层高手突然间神色大变,反手凌空斩出一道弧形罡气,同时整个人向着星空深处急速飞退。
然而在那道璀璨而决绝的元罡华彩之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却是面带死志,任那一道弧形罡气斩落在己身之上,一具元罡化身就此报废,而其本尊非但没有受到丝毫阻碍,反而向前扑击的速度越发的迅捷。
到了这个时候,那位灵裕界五阶第三层的高手哪里还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心知已经躲闪不过后,立马迎着扑来的老者大骂道:“疯子,就凭你也想托着老夫同归于尽,做梦?”
瞬息之间,两团五阶护身罡气于天外穹庐附近的星空之中相撞,浓缩到极致的罡气瞬息之间爆散开来,绚烂的光华绽放,如同星空之中再造一颗大日,浩瀚的元气波动向着四面八方的虚空当中扩散,在天外穹庐方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凹面,也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缓缓恢复。
天外穹庐之外数千里的虚空当中,一道破衣烂衫一般的身影从虚空当中狼狈跌出,却心有余悸的回头望着之前那绚烂光华绽放的中心处,此人正是刚刚那位灵裕界五阶第三层的高手。
在刚刚那般近乎同归于尽的一击当中,此人居然并未身陨,甚至连伤势似乎都极轻,然则看此人单薄而起伏不定的气机,赫然还不如进阶五重天不久的商博、姬文龙等人。
此人虽然在刚刚苍宇界一位五阶高手的决死一击下逃得性命,然而却连损两具元罡化身,自身修为从五阶第三层跌落到了初入五重天的地步。
此人大为懊恼沮丧,同时心中也不免迁怒于其他同伴,没有在关键时刻助自己一臂之力,哪怕稍加阻止,也必然能够给自己争取到转圜余地,损失必然不会如此惨重。
然而当此人游目四顾之际,这才赫然发现,刚刚有此遭遇的又岂止是他一人?
刚刚至少有五位五阶武者从天外穹庐当中跳出,而后舍生忘死一般扑向灵裕界武者。
这些武者要么寿元将尽,勉强维持;要么前路断绝,心如死灰;要么本源失衡,依托宗门大量资源消耗勉强吊着性命……
往日里这些人多是隐藏于自家圣地宗门的秘境虚空之中苟延残喘,外界早已不知其存在,就连自家宗门内部的后辈子弟都已经忘却了他们的存在。
然而在整个位面世界即将被攻破之际,这些位命不久矣,且还仅仅保留着最后一战或者仅最后一击之力的武者,却齐齐选择了慷慨赴死,并在死前尽可能的给予灵裕界入侵武者以重创。
这一次决死一般的突袭,直接造成了灵裕界一方二人身死,一位五阶第二层的武者损失了一具元罡化身,一位五阶第三层的武者损失了两具元罡化身。
还有一位原苍灵界的高手则是时运不济,他在试图拉着一位对手同归于尽之际,却正巧碰上一位五阶第四层的灵裕界高手从星空深处赶来,径直祭起一只元罡巨掌将其拍飞,并救下了那位灵裕界高手。
灵裕界高手前番八人冲击天外穹庐,被两界留守武者伏击,一举折损两人,另有三人损失一、两具元罡化身不等。
此番又有六人前来,却不料紧跟着再次折损二人,另有二人修为径直跌落至五阶第一层。
此时汇聚在天外穹庐之外的灵裕界高手仅剩下了十人,除去两位五阶第四层的高手之外,剩下的八人居然有四个仅剩下五阶第一层的修为,两位五阶第二层和两位五阶第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