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近衛亮失蹤分享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当然了,如果御影一加入战场的话,那么刘星等人想要打败新暗柳帮还是有些难度的。
不过说到御影一,刘星就忍不住问道:“对了,话说御影一现在有消息吗?我们还是得确定他在名古屋的落脚点在哪,这样我们才能掌握主动。”
“还没有,不过留守在拍卖行附近的人已经确定御影一是和大湖隼人一起离开的,目前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坐着聊天,看样子御影一的住处应该是由大湖隼人安排的。”
说到这里,张景旭也是非常疑惑的说道:“不过我现在还是搞不明白御影一为什么会对《玄君七章秘经》的残页感兴趣,难道他在另一个时空的时候也接触过类似的法术?或者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战士的这条路上已经走到底,所以为了提升自己就只能魔武双修了?”
“有可能,但是这总感觉有些不靠谱,毕竟御影一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这《玄君七章秘经》上的法术是一个比一个坑爹,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用的,所以我觉得御影一对《玄君七章秘经》可能有些其他的想法,比如作为交易的筹码。”
说到这里,尹恩突然换上了一副很认真的表情,“怎么说呢,《玄君七章秘经》的存世量可不少,而且语言版本也挺多的,所以《玄君七章秘经》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名气非常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能够作为一般等价物,因此《玄君七章秘经》也是目前市场上流通程度最高的魔法书,也是普通人最有可能得到的魔法书,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在任何一个对神秘学感兴趣的富豪家里,看到一套《玄君七章秘经》。”
“不过《玄君七章秘经》的数量虽然不少,但是想要成套可不容易,原因还是《玄君七章秘经》的语言版本实在是太多了,而这其中作为原版的华夏语版本肯定是最有收藏价值的,因为华夏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在成书不久之后,就被华夏道门给视为了眼中钉,所以大部分华夏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都被付之一炬。”
作为华夏道门的成员,张景旭点头说道:“没错,《玄君七章秘经》在华夏成书不久之后,华夏道门就发现在黑市上流传着这么一本魔法书,并且已经有人开始利用《玄君七章秘经》上的法术做。。。呃,怎么说呢,当时《玄君七章秘经》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就流传开来,主要还是因为《玄君七章秘经》中记载了复活术。”
“在一开始的时候,复活术的副作用还没有被大家所熟知,所以很多人都对《玄君七章秘经》惊为天人,因此《玄君七章秘经》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华夏,但是我们华夏道门最看重的还是《玄君七章秘经》中记载了与奈亚拉托提普有关的法术,所以我们华夏道门开始不顾一切的销毁《玄君七章秘经》,还好在这个时候,复活术的弊端还是浮现。”
“因此除了一些走火入魔,非得使用复活术的某些人之外,华夏道门在收缴《玄君七章秘经》的时候都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所以华夏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很快就十不存一,不过在这之前已经有一些《玄君七章秘经》流传海外,而这已经是华夏道门所管不了的;于是乎,如今市面上的《玄君七章秘经》以英语版为主,华夏语版本最少。”
张景旭话音刚落,尹恩就接着说道:“没错,正所谓价格受到市场供需的影响,一套华夏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可以顶一百套英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至于残页的话,那怕是价值最高,也就是记载了与奈亚拉托提普沟通的那一页,也就值整套《玄君七章秘经》价格的十分之一。。。”
尹恩的话还没有说完,高柳明音就惊讶的说道:“等等,这《玄君七章秘经》总共就只有七页而已,怎么价值最高的一页才值整套价格的十分之一?这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
“这的确是挺离谱的,因为《玄君七章秘经》的七张残页如果分开卖的话,总价值也就全套价格的一半左右。”
尹恩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不过这也很正常,原因是因为《玄君七章秘经》的收藏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实用价值,这就像一套古董茶具,如果只有单独的茶杯或者茶壶的话,其价值肯定会大打折扣的,毕竟对于收藏界而言,有时候一加一可是等于三,甚至是等于五的。”
“有一说一,确实是成套的古董才更有收藏价值。”
丁坤看着尹恩,继续说道:“所以尹恩你的意思是,御影一之所以会购买那张《玄君七章秘经》的残页,实际上是为了送或者卖给某个想要这张残页的人?”
尹恩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没错,据我所知现在有不少人在收购《玄君七章秘经》的残页,因为他们都想要把自己手上的残页给凑成一套,这就有点像是一种集卡游戏,不同的残页由于其珍惜程度而被分成了ssr或者n卡;但是,这个集卡游戏在最近这些年可是没有抽出一张新卡来,所以玩家们就只能交换或者购买已知的这些卡片。”
“结果可想而知,最珍惜的那些ssr卡自然是玩家们留在了自己的手里,所以这么多年以来还没有听说过有玩家可以凑齐新的一套,毕竟除非是某个玩家因为某些原因而退游,否则卡池里就只有一堆n卡在不断的流通;所以我估计御影一是为了投某人所好,才买下了这张《玄君七章秘经》的残页。”
说到这里,尹恩还是忍不住吐槽道:“不过我现在还是搞不明白那些人怎么会想到把《玄君七章秘经》当成一般等价物,前段时间我从泽田弥音那里有听说过这么一个消息,那就是欧罗巴那边有个秘密教会准备出售一本《黄衣之王》,对外的报价就是三套英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当然这里并不是真的要三套英语版本的《玄君七章秘经》。”
“那还是因为《玄君七章秘经》的存世量比较多,而且其本身也是有一定的价值,所以被选出来作为价格单位也很正常,不过我们应该可以顺着这条线索去确定御影一打算和什么人进行交易。”
就在张景旭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渡边流星突然走进了食堂。
在看到渡边流星的一瞬间,刘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跳直接漏了一拍,毕竟骨川小夫现在下落不明,而自己又是骨川小夫的担保人,所以骨川小夫如果真的出事了的话,那么刘星觉得自己还真不好向渡边流星交代。。。而且自己给自己一个交代,这听起来也是挺奇葩的。
不过还好的是,渡边流星并不是为了骨川小夫而来。
“近卫亮失踪了。”
渡边流星带来的消息让食堂里的众人都是一惊,“刚刚负责监视近卫亮和原天然气罐装厂那些工人的野比大雄给我发来一条短信,他说在刚刚借着送夜宵的名义查寝的时候,发现吃晚饭时还在近卫亮不知所踪,而且近卫亮可是在进了宿舍楼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要知道宿舍楼那边的监控可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当然了,这套监控系统也就能对付普通人。”
“看来近卫亮这老爷子的身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张景旭皱着眉头,继续说道:“我专门给近卫亮安排了一个套间,这个套间和其他人的房间隔了一层楼,而中间这层楼的房间都是上了锁的,不过在近卫亮的房间楼下是安装了各种监听装置,可以保证近卫亮在房间里发出的所有声音都会被录下来。”
“录音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目前只能确定近卫亮是在九点左右的时候就没有发出什么声响,而之前的录音则显示他已经洗漱完毕,上床睡觉了。。。”
渡边流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星就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等等,张景旭你不是说近卫亮请假回家了吗?怎么他现在又出现在宿舍里了?”
“呃,那是我忘了说,原本近卫亮的确是请假离开了,但是在晚饭时间又直接到了我们给天然气罐装厂那些老员工安排的新工作地点,所以我就以为近卫亮是从厂子里带了什么东西回家藏着,藏好了就直接回来上班了,因此我就没有太在意,反正到此为止也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张景旭想了想,继续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近卫亮应该是主动失踪的,所以他这是图个啥?如果要玩消失的话,他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来新场地?”
“嫁祸。”
刘星想都不想的说道:“如果近卫亮是在家里失踪的话,那这件事情和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我们连他家住那里都不知道,但是近卫亮如果在我们的地盘上失踪,那么我们就得负一定的责任,除非我们可以拿出证据证明近卫亮是自行离开的,所以我估计在明天的时候,就可能会有人来问我们近卫亮在那里,到时候我们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就会找我们的麻烦。”
“能找什么麻烦?”
丁坤有些不解的说道:“这在普通人看来就是一个神秘失踪的事件,而像这样可以被称为神隐的事件在岛国可不少,所以我们大不了也就停了那边的新业务,让那些工人回去带薪休假,反正我们也不差那么一点钱。”
“不,我们需要担心的并不是那些工人,而是近卫亮的哥哥。”
刘星摇头说道:“近卫亮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主要原因还是他替自己的哥哥挡了灾,所以近卫亮的哥哥,也就是如今近卫家的家主对近卫亮肯定是抱有感激之情的,因此近卫亮的突然失踪很有可能会引来近卫家的注意,到时候近卫家十有八九会来找我们要一个说法。”
“如果是近卫家的话,那要应付起来的确是挺麻烦的。”
渡边流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有时候,失踪的人可比死了的人还要麻烦,因为家属会对其抱有最后的希望,那怕这样的希望非常渺茫。。。如果近卫亮是死在我们的地盘上,那么我们最多也就赔偿一些东西给近卫家,但是现在的近卫亮是失踪了,那我们就有些尴尬了。”
“如果近卫家来找我们的话,那我们也就只能说帮着一起找了,当然也可以实话实说,反正我们是武家派系的人,也不需要和属于公家派系的近卫家太客气。”
张文兵摇头说道:“对了,其他人现在怎么样?”
“一切正常。”
渡边流星认真的说道:“我已经派人去进行了清点,可以确定其他人都没什么问题,现在都在自己的房子里做自己的事,而且我还安排了更多的人手去进行巡逻,不过近卫亮那边我只是让野比大雄检查了一下附近的情况,在确定附近没有任何线索之后就放弃了,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近卫亮应该是已经跑远了。”
“那有人接应近卫亮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渡边流星看了一眼说话的爱丽丝,摇头说道:“没有,附近的监控设施基本上都被我的手下给黑了,所以在方圆一千米内的监控摄像头中都没有发现近卫亮的身影,同时也没有看到疑似要接应近卫亮的人活着车辆。”
“那这个近卫亮还是有点厉害啊,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这么远,难道在他的手上也有岛津家的那种剑吗?”
刘星想起了岛津长野曾经使用过的那把剑,在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突然灵光一闪。
“等一下,从那些关于近卫亮的都市传说来看,他的能力其实和岛津家的那把剑有些类似,都是将一段时空单独截取出来!”